澳男涉嫌多次跟蹤某女子 留情書、酒,還短信轟炸

法院聽聞,維州本迪戈Bendigo一名跟蹤狂在被保釋後的幾天內又「重操舊業」,向一名女子發送大量令人毛骨悚然的、表達愛意的信息。

據先驅太陽報星期五(4月30日)報導,羅比-伯德(Robbie Bird)周三在本迪戈地方法院受審,他被指控在4月份獲准保釋後的幾天內給一名女子留情書,還發送了80多條臉書信息。

法庭得知,Bird之前就面臨着對女性跟蹤、襲擊、騷擾和性侵犯的指控,而且受害者是同一名女子。

警方Travis Dole告訴法庭,在Bird獲得保釋的第二天,他去了這名女子的家,在她家門下留了一封信,信上說,「你不用擔心,我愛你。」 時間是4月15日星期四。

「在接下來的12天裡,這名女子被80多條信息和多個電話轟炸,據信,僅在一天內,Bird就向她發送了36條臉書信息,還撥打了多個電話,」 Dole說,「這名49歲的男子經常向該女子施壓,要求她刪除他發送來的信息。」

Dole指出,在4月23日,這位被指控的跟蹤者出現在該女子住所的前門,遞給她一瓶酒,然後離開。

據稱,第二天他繼續給她發信息,即使她讓他停止,他還是回到了她家。

Dole說,這名女子對他按門鈴的行為置之不理,長達五分鐘,直到據稱這名跟蹤狂闖入她家後院,試探性地打開門,進入室內。

事後,Bird告訴警官,他不相信自己的行為會引起別人的恐懼。Bird還解釋說,自己很容易受騙,他愛她。

(但是)Dole和這名女子談過話,這名女子表示自己很害怕,也很恐懼。「該女子被嚇得不輕。」

Bird的律師Luke Docherty說,這名女子刪除了她發送給Bird的一些信息,兩人之間的電話通話持續了80分鐘之久。Docherty認為,Bird有孩子,還在運營着運輸公司(從Bendigo到Kerang),因此Bird應該被批准保釋。

然而,Dole說,受害者覺得自己需要先去「安撫」這名男子的情緒,因為該男子曾威脅說要自殺。「這名女子害怕,她接電話和發短信是因為不想他到自己家裡來。」

法官帕特里克-蘇蒂(Patrick Southey )說,該男子對受害者使用了操縱性的情感勒索,他利用了令人可怕的、討厭的、自我憐憫的自殺威脅。

Southey拒絕了Bird的保釋,因為Bird有較高再犯罪的風險,他將在5月5日再次提堂。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