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变、疫情、武汉病毒所 孙力军双开通报引发的猜测

9月30日,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公安部前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公职。通报中罗列孙力军多项罪行,其中几条措辞极为罕见,如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等。同时指控他在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大量机密资料。而“私藏大量机密资料”与坊间一些传闻不谋而合,也引发广泛猜测。

中共中纪委国家监委通报称,孙力军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政治品质极为恶劣,权力观、政绩观极度扭曲,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制造散布政治谣言,阳奉阴违,欺上瞒下,捞取政治资本;

为实现个人政治目的,不择手段,操弄权术,在党内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控制要害部门,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政治安全;

狂妄自大,恣意妄为,大搞特权,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长期搞迷信活动;

使用公安侦查手段对抗组织审查,大肆卖官鬻爵、安插亲信、布局人事,严重破坏公安政法系统政治生态;

生活腐化堕落,毫无道德底线,大搞权色、钱色交易;极度贪婪,大肆进行权钱交易,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中纪委还称,开除孙力军的党籍,公职,终止其党的十九大代表资格,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孙力军落马原因扑朔迷离 或涉惊天大秘密 

2020年8月初,香港实业家袁弓夷曾爆料说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是因他送往澳洲给其妻子有关北京隐瞒疫情和实验室泄露武汉病毒证据,被澳洲当局截获,令北京高层勃然大怒。 

据指,孙力军在COVID-19疫情爆发后被派往武汉督导防疫工作,主要目的不是防疫而是封锁消息。特别是当时武汉的死亡人数远远高于当局公布的人数,孙力军到了武汉后“横行无忌”,控制了整个武汉,包括当地和中央的电话通话,全部被他录音;他也可以自由出入P3、P4实验室,期间收集了所有病毒证据。 

有关孙力军把掌握到的武汉病毒证据通过途径交给在澳洲的妻子,被澳洲情报部门截获一事,也无法证实,最后不了了之。但去年3月末已经有澳洲昆士兰州独立议员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提出要求中共就疫情赔偿澳洲,并调查病毒源头。4月时,澳洲政府公开表示要求独立调查武汉病毒来源,成为首个提出调查的COVID-19源头的国家。 

有关孙力军秘密进行的一些收集材料动作,《华尔街日报》今年2月11日曾引述知情人士称,自去年年初以来,腾讯高管张峰一直在接受中共反腐机构的调查,他涉嫌未经授权将腾讯社交媒体应用微信收集的个人信息提供给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 

如果这一消息属实,孙力军要腾讯暗中帮收集的哪些人的个人信息,是否足以惊动中共高层,尚未可知。 

2021年9月14日,《看中国》发表独家报导,旅居澳洲的著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在受访时指出,2019年11月,当时武汉的市政府和湖北省当局,都很及时、迅速地就把这个疫情发生的情况上报到了中央。但据中共官媒报导,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曾在2019年12月31日发表新年贺词,宣称2020年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习近平为了粉饰太平,对武汉市政府的疫情报告做了一个特别批示,把事情压下去,结果中共在武汉大瘟疫爆发的最初,向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隐瞒了真实的疫情,导致后来武汉大瘟疫荼毒中国,肆虐人类。 

袁红冰还提及落马官员孙力军在出事之前,曾派密使和他在台湾接触,孙力军转告,说当时在中国武汉,已经爆发了一个比当年的SARS传染性更强的,危害性更强的肺病。而且他把整个的过程都讲清楚了,证实了这个病毒最初是由武汉的那个研究所泄露出来的。而泄露的原因,就是研究所的一名管理后勤的官员和两名后勤的工作人员共同合谋,把实验用过的蝙蝠偷带到武汉海鲜市场去出售以牟利。

袁红冰说,孙力军本来有意出逃,原因是他和习近平的嫡系王小洪之间的权力争夺已经白热化,孙力军感到了危险。但孙力军担心西方拒保护他,就如重庆原来的公安局长王立军跑到美国的领事馆要求保护,结果被拒绝一样。

而最终结局是,孙力军没能逃掉,他被定性为“野心家”。

十九大第二位落马的公安部副部长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51岁的孙力军生于上海,在上海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毕业,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公共卫生和城市管理”专业在职研究生学历,公共卫生硕士学位,是国安系统中极少数具有留学背景的高官。

孙力军曾任中国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副总警监警衔)、中国法学会副会长、及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局长及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

孙力军是中共十八大以来第三位、十九大以来第二位落马的公安部副部长。

2020年初,孙力军作为中央指导组成员赴武汉督导疫情防控工作,期间落马,被免职查办。

2020年4月1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宣布,孙力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20年5月8日,国务院免去孙力军的公安部副部长职务。

孙力军落马后,中国公安部把他与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前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并列三大流毒,并于今年9月推动第二批公安队伍教育整顿,宣称要全面彻底肃清这三人的流毒。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