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立坚压不住 国际科学家不排除武汉实验室事故可能性

周二,媒体就国际一批科学家发表公开信呼吁独立调查COVID-19来源提问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被指气急败坏,语调横蛮强硬,怒指发表公开信的一批国际科学家为“所谓的科学家”,发表的是“所谓的公开信”,“别有用心”……

世卫组织专家团COVID-19中国溯源调查,至今没有公布完整报告,只是在临别中国前,举行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会上提出的观点有两点特别倾向于北京,一是排除COVID-19疫情可能出于中国实验室事故,一是附和中国有关COVID-19病毒可能与海外进口冷冻食品有关。 

但是联合专家团表示,最后会提出一个完整报告,目前这个报告还未拿出,争议却是从来没有断过。3月4日,国际上一批科学家要求对疫情起源重新进行独立调查,不排除任何假设,尤其中方不喜欢听的实验室事故的可能性。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月9日借着记者就相关问题提问“阐述”中方“四点立场”,“阐述”过程,发言人使用了极强硬且横蛮的语调。 

有记者提问,一批国际专家发表公开信,批评世卫组织中国溯源调查缺乏独立性,赵立坚首先自我开心,“纠正”记者溯源调查是“研究”,不是“调查”,调查其实是一个中性词,在中文里是否很吃重,比如“立案调查”就意味着把某某官员拉下马,在外间,一直指世卫组织专家团前往中国去调查新冠源头,含义很清楚,包括了解,调查,研究,探索,中方一直不喜欢调查这个词,不可思议。

赵立坚接下来的一句话说白了是比较横蛮,他对记者说:“你所说的那些所谓科学家发表的公开信完全是别有用心”,是对世卫组织和中国的“抹黑”。赵立坚指责所谓的科学家“对专家组科学结论进行肆意曲解,鼓吹对特定国家进行有罪推定式的调查”。 

不过,赵立坚的指控臆想成分很高,首先,这封同时发表在美国‘华尔街日报’与法国‘世界报’的公开信,并不是一批“所谓”的科学家写的,而是包括一批欧美知名的传染病学家、病毒专家、遗传学家等等。 

其次,这封公开信没有有罪推定或抹黑,而是对世卫和中国专家团在武汉新闻发布会上的初步说法提出质疑,一,病毒可能由冷藏食品传播附和了中方有关病毒是由进口冷冻食品带入中国的说法,但世卫组织从来认为冷冻食品传播病毒不存在证据;另外一个问题是,专家团认为实验室传播根本不可能,所有相关的研究毫无用处。

这一说法立即引起美国政府的怀疑,同时,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月21日明确宣布,不排除病毒来源所有假设。谭德塞说,在与调查小组的成员交谈后,我想澄清的是,有关新冠病毒来源的问题,所有的假设都没有被排除,需要进一步研究。这句话等于否定了代表团成员在武汉新闻发布会上有关实验室发生事故“极不可能”的说法。 

国际科学家的公开信还明白无误地表示,必须调查研究所有可能的情况,包括实验室工作人员“采样时对采样地点造成的感染”;“在运输动物和收集样品时造成的感染”;“实验室事故引发的感染”;“处置实验室废物或动物逃逸引发的感染。” 

公开信还说,我们希望引起注意的是,调查团中一半的科学家是中国公民,可能局限了科学的独立性;另一方面,专家团的调查都是依据中国当局选择提供的信息,而且调查团要报告什么必须得到双方同意。 

这批科学家呼吁国际社会组成一个真正的跨学科的包括熟悉中文和中国文化成员的独立调查团,他们应该接触所有地点,所有资料,采样,以及相关人员。包括武汉市场工作人员和武汉实验室工作人员的工作记录,早期住院患者的信息,血样以及市场提取的样品,以及实验室的研究资料。科学家们还希望能够同首批患者和疑似患者及他们的家人进行私下交流。 

世卫专家团何时拿出武汉病毒溯源最终报告也不清楚,这一报告还需中方认可。在武汉新闻会上,专家团曾宣布将很快公布一份调查简报,完整的报告随后几周再公布,根据来自世卫的消息,可能不会再有溯源调查简报了,一些专家团成员宁愿等着公布最终报告,但时间难以确定。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