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互联网大会静悄悄

如果不是看新闻,自诩“资深”互联网从业人员的我,居然都不知道今年乌镇的互联网大会已经开完了。

作为一年一度的互联网盛会,曾经的无限风光彷佛还在昨天,特别是著名的大佬饭局,从点菜到从排座次,从人情到资本局,都被人津津乐道。

一个大会,一场饭局,背后是一个行业的冷暖沉浮。

乌镇互联网大会始于2014年,彼时的中国已经拥有6.3亿网民,12亿手机用户,5亿微博、微信用户,是名副其实的互联网大国,也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高光时刻。

在政策和资本加持下,互联网攻城略地,O2O、共享经济、移动支付、互联网+、互联网金融……各种新的商业模式层出不穷,互联网成了造富机器,也正是这一年,马老师第一次问鼎中国首富。

乌镇互联网当时的名字叫世界互联网大会,格局不小,不但有国内外政要,还有高通、苹果、谷歌等大咖捧场。

不过最被人津津乐道的还是会后被称为“东半球最强”的互联网大佬饭局。

file

2014年乌镇饭局

2014年第一次饭局号称中国互联网的“老人局”,“黄易”的丁三石做东,我狐的查尔斯,度娘的罗宾,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加上清华大牛,可见第一届乌镇饭局是清一色的学霸气息。

file

2015年的乌镇饭局,还是丁三石做东,对了他是宁波人,乌镇在嘉兴,算是半个当地人,小马哥首次来捧场,不过这次饭局和第一次差不多,还是老人局。

2016年的乌镇饭局开始有了变化。

file

首先是三石的饭局有了新面孔,渣浪来了,老人局终于凑齐了,雷军乱入,红衣主教也凑了个热闹。

不过,互联网新势力已经不喜欢凑这种老人局了,他们开始另设饭局。file

2016年乌镇饭局第二场是58的姚劲波做东的,虽然我对姚相当不以为意,但是他请到场的很多都是当年互联网炙手可热的当红炸子鸡。

这次饭局两个看点:一是O2O大聚会,二是背后基本都是小马哥投资的。

2017年,是乌镇饭局最鼎盛的一次。

file

互联网新势力彻底甩开了老人局,东兴饭局这张网上被过度解读的饭局图片说明了一切。

小马哥是主角,东兴两人是请客的,两边投资人、新势力依次排开,可谓是中国互联网最强饭局。

file

这次饭局流传的菜单也被人津津乐道,“江湖携手,合作共赢”,好不热闹。

这里插一句,作为浙江的东道,在乌镇的历次饭局中,一直没看到马老师的身影,有好事者还拿这个问题去问马老师,马老师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

阿里是做事情的,我要组织饭局,可以把很多世界大佬都请来。

可能是受了刺激,2018年的乌镇饭局,终于看到马老师的身影,不过也是从2018年开始,全球局势急转直下,互联网也开始遇冷,不管是大厂还是新势力,频频传出裁员。

乌镇饭局也越来越小,估计大家都没有心情攒局了。file

到了2019年,互联网遭遇最寒冬,2015年开始的那一波经济狂飙突进进入尾声,互联网金融被叫停,共享经济泡沫破裂,各大互联网企业都在收缩业务、裁员停招。

2019年,乌镇饭局冷清的只剩下两个人。file

2020年疫情来袭,全球经济遭遇前所未有的打击,马老师外滩喊话喊来了反垄断。

因为疫情的关系,可能是大家也不想高调了,乌镇饭局散了,到了2021年,996,垄断,资本,互联网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以至于2021年互联网大会都变得静悄悄了。

我点开今年乌镇互联网大会,引入眼帘的是四个字的新主题:

共同富裕。

我看到《IT时报》报导的标题是这样:

乌镇饭局散场,共同富裕进行时。

作为一名互联网从业人员,我想说的是:

散场不是终曲,也可以是起点,科技要向善,互联网不死。

就这样。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中产先生MINI,原文已被删除)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