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挺住不降价 低端出租房竞争加剧

慈善组织Anglicare表示,尽管私人租赁市场上出租房的供应增加,但房东并没有降价太多,致使低收入澳洲人仍然租不起,该组织呼吁政府在10月份的预算中拨出更多资金建造社会公房。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导,房东在疫情期间将短租房投入长租市场,加上外国留学生的租房需求已撞墙,造成市场上私人出租房源增加,但这只是推高了空置率,并没有能够帮助最贫穷的房客,其中许多人依靠社会救济生活。

实际上,低端出租房市场的竞争已经加剧。由于联邦政府在疫情期间提高了失业救济金JobSeeker(以前称为Newstart)补贴,使得最低收入者也能够负担得起私人出租房。

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尝试降低生活成本,他们从高端租房市场转移到中端市场,又从中端转移到低端,造成低端市场的竞争激烈。

Anglicare执行董事Kasy Chambers 说,“我们知道有更多房子挂牌出租,但市场上充足的房源并没有转化为较低的房租。”

Anglicare在8月份的一个周末对将近77,000套出租房的分析表明,一对领取JobSeeker失业金的夫妇,有一个5岁以下和一个10岁以下的孩子,即使拿现在双倍的JobSeeker补贴,即每人每周$557.85元,他们也只能负担得起市场上3971套出租房,占出租房广告量的5.2%。所谓负担得起是指房租支出占这个家庭总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下。

 相比之下,在三月份相同情况下的一个家庭可以负担市场上8106套出租房,占出租房广告量的11.6%。

Chambers女士说,结果表明,联邦政府需要扩大支出,增加社会公共住房的供应量,为更多弱势群体提供所需要的安全住房。

全国人民之家运动(The National Everybody’s Home)说,联邦政府应设法在未来几年内立即建造30,000套社会公共住房,才能弥补全澳范围的需求缺口。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