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双重标准不务正业 政治凌驾专业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作为一个隶属于联合国的组织,其宗旨声称要追求人类最高健康的水准——理论上其最大的职能,就是阻止全球人类生病。但特别是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以来,越来越多人质疑,世卫的角色到底是甚么?不是应该努力地去制止病毒引起的疫症大爆发吗?为甚么自疫症流行以来,却作出很多和制止疫症流行相反的决定? 

继所谓 Beta 变种之后,近日南非又爆发新的变种病毒,世卫除了跳过原本顺序的 Nu 与 Xi,命名为 Omicron之后,又作出如当初病毒爆发时的所谓呼吁,要求全球各国“不要仓卒行事”,应保持所谓“基于风险”的“科学方式”,去实施旅游、贸易等入境的限制云云。 

这个呼吁本身,当然令人记起2020年1月底至2月初的疫症初期,世卫不断呼吁各国不要实施任何的入境限制,声称这些事情“没有必要”,助长所谓“歧视”。当时其做法导致不少国家内部引起反弹,于是没有尽力去阻止病毒入境;结果一个多两个月后,病毒顺利散播到全球各国,由原本局限于的东亚,变成不受控制的全球大流行,然而当初作出这些呼吁的官员,有否出来认错道歉?有否从中吸引取教训?从世卫最新的声明来看,明显是完全没有。 

世卫是一个卫生组织,而不是“世贸”,不应该是一个贸易组织;其目的是阻止病毒散播,贸易问题为何成为了世卫关心的对象?除了呼吁各国不要阻止旅游,造成病毒扩散之外,当时世卫更坚决拒绝改变对一些防疫措施──例如口罩的指引,不断声称“没有证据口罩对社区防疫有用”;当香港以至东亚地区不少地方采用口罩,成功减少病毒扩散之后,世卫竟要去到4月至5月期间,才慢慢地改变对口罩的使用指引;然而即使改变了指引,当初说口罩没有用的人,也没有一个出来认错道歉。 

世卫这些官员最大的错误是甚么?就是所谓“基于风险”的“科学方式”,严重落后于疫情的蔓延;例如新的变种病毒,当“科学”确定这种变种是非常危险的时候,就早已经严重扩散开去,无法制止了;所谓“基于风险”,就是当风险是无限高时,宁愿为了安全做多了防备,即所谓“有备无患”,而不是事后才来后悔;亦因此各国如今闻变种病毒而色变,一旦出现新的变种,就是第一时间封锁边境,原因就是2020年1月底至2月时期,使他们领教到了不锁边境的教训;偏偏世卫一错再错,如今不但没有纠正以往“慢三拍”的错误,仍坚持犯错到底,继续呼吁各国不要锁边境,令人失望之极。 

不去阻止疫症蔓延,却只顾关心无谓的事情──例如要求各国不要用国家来称呼变种病毒。但用希腊字母来命名变种病毒,就不怕希腊遭到歧视吗?当初外界都已经质疑,只有24个字母的希腊文,当中还包括如 Xi,与Pi(圆周率)等,是否够用?又会否因要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姓氏拼音 (Xi)的名讳,在发展出新变种时又令世卫为其度身定做;果不期然,世卫竟然为了一个小姓氏,连续跳过两个字母。世卫以上种种行为,当然令人联想起上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指世卫只为中国服务的指控。 

2020年1月至2月时,反对各国以疫情理由实施入境限制的中国,如今采取了全球最为严格的入境限制,却不见世卫对中国的决定提出质疑,甚至早前更称赞中国,指全球应向武汉学习如何从疫情过后复元云云。中国做对了甚么?就是入境限制!而这正是世卫所反对的。世卫一边反对各国学习中国的限制措施,一边说大家应该向中国学习,这种自相矛盾之极的言行,正说明世卫不但在这次疫症犯大错,更坐实别人指“只为人民币服务”的指控。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