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法院驳回华为对5G禁令的上诉

去年,瑞典电信管理局(PTS)禁止华为参与瑞典5G频谱拍卖,华为随后进行上诉,5G拍卖也被叫停。今年1月14日,瑞典最高行政法院驳回了华为的上诉并表示不得再上诉,而瑞典5G频谱将在1月19日时恢复拍卖。华为对此回应称,“希望法院能够采用更好的方式,再考虑他们所提出的上诉”。

据路透社报导,14日瑞典最高行政法院对华为向行政法院 (Administrative Court of Appeal) 的一项上诉案件作出最后的判决,该裁决允许瑞典电信监管机构邮政和电信管理局(PTS)在不取消此前对华为禁令的情况下,恢复5G频谱拍卖。

法院在声明中表示, “行政上诉法院对一起涉及电子通信法的案件做出的裁决是最终裁决,因此不能再上诉,对于华为的上诉进行驳回。”

针对瑞典法院的最新裁决,邮政和电信管理局的一位发言人说:“我们注意到法院做出了这一决定,因此将按计划于1月19日时恢复5G频谱拍卖。”

华为发言人在15日回应法庭声明时称,“华为希望(最高)法院能在法律问题上采取更广泛的处理方式,并根据我们在上诉中提出的其它理由考虑我们的上诉。”

瑞典去年10月表示,由于存在安全风险,将禁止华为以及中兴通讯参加该国的5G网络推出,并且要求在2025年1月1日之前将华为和中兴通讯设备从其现有基础设施和核心功能中移除。

去年11月,在华为上诉后,斯德哥尔摩行政法院要求停止执行把华为排出出G网络减少的决定,瑞典政府随即停止了5G频谱拍卖。

爱立信执行长曾要胁瑞典商务部

据瑞典《Dagens Nyheter》1月初的消息称,爱立信执行长Borje Ekholm 曾去信给瑞典商务部长,扬言除非解除对华为和中兴的禁令,否则该公司不排除离开瑞典。商务部长则以“无法干预政府决定”强硬回绝。

爱立信CEO Borje Ekholm 在短信中称:“我仍然希望得到瑞典的帮助,以及我们在这个国家的存在能够获得重视。”但是得到商务部长Anna Hallberg则以“无法干预政府的决定”强硬回应。

Borje Ekholm续指,“瑞典对爱立信来说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国家”。“就是因为这样欧洲的科技公司才会这么少。”

报导中还特别指出,爱立信在中国5G市占率为10%,是一家严重依赖中国的分包商。加上中国官员也曾威胁称,若瑞典将华为及中兴通讯排除在瑞典5G建设之外,将会对爱立信在中国的业务产生“严重后果”。

报导最后称,这才是爱立信为什么试图寻求律师帮助华为在瑞典进行诉讼的真正原因。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