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视角下的大堡礁与圣灵群岛

四月底在昆士兰省的汉密尔顿岛住了五天。这不是我自主设计的假期,女儿一家休假,极力串掇我同行。拉上我给两个小孩子当保姆,女儿女婿早上睡个懒觉,晚上出外蹓跶,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对我来说,这并不是纯粹的休假。英语对此有个专有名词,叫做Working Holiday。

汉密尔顿属于圣灵群岛(Whitsunday),七十四个岛中,有三个游客可以入住,白日梦岛(Daydream Island)很小,只有一个度假村。希曼岛(Hayman Island)以高端酒店著名,今年让昆士兰的飓风毁坏的不轻。旅店最多,开发最好,有商业机场的就是汉密尔顿岛了。

开发的好,意味着商业气氛浓厚和自然景观的破坏。三月份我刚从限制游客数量,生态保护很好的豪勋爵岛回来。九年前陪好朋友在白日梦岛住了几天,也路过汉密尔顿岛。这次就专心履行“保姆”的职责吧,毕竟,Working Holiday对自然景色也不能要求过高。

入住的房子里有个带顶的大阳台,一年四季温度适中,所以餐桌就摆在外边。早餐时能巧遇天边的彩虹,晚饭时能看到海湾的日落,岛上的旅馆全都建在陡坡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不请自来的凤头大鹦鹉,老是想和我们共进晚餐或者早餐,眼巴巴的看着那些食物。让你真不好意思独享,孩子们也跃跃欲试的接近。上网查了一下什么食物适合它们,答案是苹果梨之类的。

鹦鹉们大都守规矩,用一个爪子拿着,仔细的吃完,把皮扔掉,也有的比较挑食,对苹果不屑一顾,只对一种无盐的烤花生米感兴趣。那年在白日梦岛,有一天出门没把阳台的门关上,鹦鹉们大摇大摆的进来,把吧台上的小包干果的包装袋撕开,正美美的享用,我们返回撞上,朋友一下子笑的蹲在了地上。

岛上的路修的很平整,地势起伏很大,出趟门和爬山一样,所以大家都租用岛上特有的电瓶车。出外吃饭,海滨游泳,去唯一的小超市,都是开着电瓶车,车能开到一个叫一棵树的观景点,能看到岛上两个海湾,近处的棕榈树和和远处岛上层层叠叠的山峦。一副亚热带的优美风景画,让人开始明白这里成为旅游热点的原因。

来岛五天,一半时间在下雨,第三天放晴。女儿一家去白天堂海滩。我上次去过,就有了自己的半天假期,一大早起来去了岛上有徒步线路的一边。刚到岛上的制高点,就看到了异常清晰的双彩虹。三百六十度,极目楚天舒。密密的丛林和散落其间的建筑,蓝绿相间的清澈海水,轻拍着纯净的沙滩,海上或远或近的几个岛屿,形状各异。刚刚醒来的海岛,尚无人迹的喧闹,新鲜而又恬静。

一口气走了五个半小时,攀上了三个观景点,下到了一个绿水盈盈的棕榈海滩。步道上不停的和草树(GrassTree)碰面。早起爬山的有老人,也有孩子。遇到最勇敢的一家子是祖孙三代。妈妈领着一个半大的孩子,爷爷的怀里抱着个熟睡的婴儿。下山时走到山根,看见了他们留在路旁的一辆婴儿车,哑然失笑。汉密尔顿岛适合家庭旅游,此言不虚。面积不大不小,旅店餐饮齐全,海湾和室外泳池链接,原始的风景美丽,又离白天堂海滩和大堡礁最近。一站式的游览目的地,该有的都有了。

其实,我最终同意当女儿家的跟班,也是有一点自己的想法,去拍下那个心形礁,完成多年的一个愿望。还有,去大堡礁浮潜,是一年去几次也不嫌多的活动。汉密尔顿岛正是理想的出发地。

观光飞机定在周三,是来岛后第一个晴天。这种观光至少要两人起订,拉着女儿当了陪同。飞机起飞后不过几分钟,她就抓住我的手攥了一下,这是我俩在看到好的演出和景观时被震撼到的自然反应。母女的握手便是默契:空中俯瞰,是探索这片海域最佳的打开方式。

飞机先是在圣灵群岛的上空低飞。那些岛屿,海岬,海湾的独特形状,地势,沙质对海水颜色的神奇影响,从宏观到细节,一一的展现在眼前。那些早已熟悉了的景色,换了视角,就给人一种全新的观感。

汉密尔顿岛面朝北方,东海岸鲜有。一个叫威廉的人发现了这个特点,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兴建旅馆,机场。二零零三年,红酒商人鲍勃全家买下了整座岛屿。岛上有一些私人领域一直不对公众开放。而在空中,我们就可以窥视这隐秘的一角的惊艳。

圣灵群岛之中,无人居住的占绝大多数。如果不是俯瞰,我们无法得知,也无法想象:岛与岛之间的接触,可以构成五线谱那样灵动的艺术画面:沙和水的碰撞,会调出能看得到的和谐旋律:而那些通常标准的弧形海滩,竟可以舞出最劲爆的姿态。

把两张沙滩与水的照片在电脑上测试,微调一下色温和色差,试图找到更好的色彩。反复实验后最佳的效果是保持原样。大自然的图画,真是“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

靠着白天堂海滩最近的希尔入口(Hill Inlet)是摄影爱好者趋之若鹜的地方。白沙与绿水相交,分离,再融合,分分秒秒,变化无穷。曲线曼妙,浑然天成。这里旅馆和饭店的墙上,几乎都有它的大幅照片。当飞机掠过时,飞行员解释说现在正逢落潮,水的颜色发暗发黑。也许这并不是它最美的一面,不过看到与标准像完全不同的色彩搭配,仍然很兴奋,暗绿的海水配白沙,带着几分神秘,个性十足。

大堡礁绵长两千多公里,是宇航员在太空中所见不多的自然奇迹之一。从低空看,只是一个局部,从看到它的轮廓的那一刻起,一种久违的激动感便充溢全身。那带着耀眼光芒的巨大圆盘,像是红日从大洋深处刚刚升起,又似戴着晕光的满月降落在海面。那壮观磅礴的气势,让我热泪盈眶,找不到任何词语可以形容。

澳洲的大堡礁是人们所指的外礁,通常离岸有相当的距离。小飞机从圣灵岛飞过来,需要十五分钟。一般的快船需要航行两小时。从凯恩斯出发的船到另一处堡礁,也是差不多的时间到达。远离海岸,主要的原因是珊瑚虫不喜欢淡水,所以即便是岸礁的形成,也得远离大量淡水涌入的海岸。珊瑚虫还依赖阳光生长,所以堡礁一般也形成于深度五十米之内的浅水之中。

堡礁也叫堤礁,堤是指它像堤坝一样的形状。下图里独立的圆形小礁,堤坝有残缺,形状就不那么规则。看上去却是圆润,生动活泼,再加上两边的长长流苏,独特,对称,和谐这些美的元素就都具备了。连成片的礁群则如一串串宝石项链相连,随意搭配着摆出各种造型,在无边的大海舞台上,肆意的张扬,灿烂。

珊瑚礁底部的浅绿,周围海水的淡蓝,和礁堤边缘的褐色并不是相近,相似的色系,在这里,它们非常和谐搭配着,显示出艳丽却不俗,天然贵重的色调。也在提醒着人们,这是上帝的调色板,任何人工合成的颜料,图画无法与之相比。

珊瑚礁的形成,是数不清珊瑚虫的努力,它光鲜的色彩,奇异的造型,是无数个小生命共同努力创造的奇迹。单个的生命,渺小到我们的肉眼无法看见。它们联合一致,却创造出让宇航员在太空中都能看得到的自然奇迹,这种伟大的力量让我们的敬意油然而生。

作者供图
作者供图

快到心形礁时,年轻女飞行员告诉我们不必紧张,等她数到五的时候,飞机就会在最恰当的角度。跟随她的指令,我从远处就开始拍,渐渐拉近,拍下了满意的两三张照片,几年的心愿得以实现。

心形礁是一九七五年被一名叫约翰的飞行员发现的。四十多年来,它成了世界级的明星,出现在各地的明信片和宣传海报上,成为游客,摄影家和求婚者追逐的目标。澳洲政府也严格把它保护起来,不允许在附近船只停留和游客浮潜。如今,它依然保持着珊瑚天然形成的模样和色彩,甚至它的褐色堤边的镶嵌都那样匀称完整,在迷人水色衬托下,在璀璨的大堡礁中,最夺目亮眼。似乎上帝也把这里当成了他的心灵栖息之地。

第二天,是全家一起乘快船去大堡礁一日游。十年前,我和女儿都不止一次的到大堡礁浮潜过,每次都因为海底的神奇世界忘掉了时间,对这次的近距离接触自然也是充满期待。

那天的海水能见度不高,无论做玻璃船观看。还是浮潜下水,肉眼所见的变化让人吃惊:大量的珊瑚礁死亡,白化,许多种类的珊瑚,都不再靓丽。鱼群的规模也变小,以前看到的那些彩虹般的大鱼,蓝色的大蚌,都不见了踪影,用凄凉一词都不算过分。

由于世界性的气候问题,大堡礁正以惊人的速度在退化,以最近的十年为甚。这种毁坏很难修补。大堡礁是海洋中的热带雨林,百分之二三十的海洋生物要靠它存活。它被毁坏的后果不堪设想。想到空中所见的震撼带来的反差,想到我们这些欣赏美景的人也都是间接的破坏分子,痛感分外强烈。

正要带着沮丧的心情结束大堡礁海上之旅时,游轮的喇叭传来了呼叫:我们遇到了平流瀑布(Horizontal Fall)。这是因为退潮期,珊瑚礁地带的高处水流倒灌向深海中的奇异现象。游船靠近停留,船长实地介绍。船上的人一一好奇的跑到船头仔细观看。平常我们衡量山脉的高度,都是以海拔为基准。就在海平面这样零度起伏的地方,却形成了这样一个横放的瀑布。它的规模不是很大,可多数人都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大自然就是这样,会在不经意间给我们带来惊喜。

回到舱内,跟着快船颠簸了一天的俩外孙已经进入梦乡。懵懵懂懂的年纪,无法记住今日海上所见。十年二十年以后,唯愿成年的他们在空中还能看到大堡礁和圣灵群岛如此妖娆,壮丽的美景。大自然创造,修复的伟力,人类无法猜测。也许我们能做的,除了低碳生活注意环保,只有献上谦卑的祈祷。

作者:莉莉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