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伟就是中国海外统战组织最底层的“刺客”

16日闯入加州橘郡“尔湾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开枪杀人的凶嫌周文伟(David Chou),因为被发现他留在车中写有“仇视台湾人”的字条,他的行为于是被警方视作出于政治动机的仇恨事件。很快有人翻出他的背景,他除了是随家族自中国移居(1948年)台湾的外省第二代(后移民美国),还是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2019年拉斯维加斯分会成立时的理事。所谓统促会,主要工作无非在美国宣传反独促统。

尽管周文伟实际犯案动机和细节待查,但他背后的“统促会”必然会被严肃检视。尤其过去以来,中共海外统战组织早让许多国家不堪其扰,他们每每利用国外的自由民主,为极权中国进行美化宣传。不仅如此,乔治城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SET)分析师Ryan Fedasiuk前不久才撰文写到:中共海外统战组织既不透明,还常常充当中共官方的联络窗口,还会监测中国海外侨民(尤其民运人士),尤有甚者,更涉入部分窃取外国知识产权的间谍活动。

渗入于欧美民主国家的中共统战系统,一般来说分两个层次。一是拉拢、收买当地菁英份子,借由他们塑造挺中舆论,手段包括提供竞选捐款,选后利益游说,以及大量投资海外媒体。今年一月,英国安全部门才披露一名中共统战系统人士向英国国会议员Barry Gardiner捐赠了42万英镑,就是这一类型。

有别于目标锁定菁英,第二种情况更普遍可见,就是透过资金赞助,在欧美国家成立“华人组织”,把原本散居的海外中国人,藉团体成立之名聚合在一起。许多名不见经传的华人贸易商会、华人学生会和所谓的华人友谊协会多是如此。诸多成员们多是“收钱办事”,他们的作用就在当中共被外国人批评的时候,代为出面反驳,或者当有中共不喜欢的人要到某间大学参访,到某城市演讲,他们就负责拦阻,有的是到场抗议,有的是事前即向邀请方施压。包括达赖喇嘛、支持香港反送中人士和曾批评新疆维吾尔劳改营者,都是这些“民间团体”的目标。

至于周文伟和其所属的“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目的虽不在协助中共扩大海外影响力,又或者无涉撷取他国技术、科技等灰色地带高端任务,但他们往往直接受到中共官方(大使馆或领事馆)财务上的支持,行动内容则有非常清晰的共党色彩。此外,对许多住在美国2、30年,却仍因语言、文化、技能等等因素融不入美国核心社会的中国移民来说,参与其间,也不乏藉彼此坚若磐石的政治意识,去取得同温层的归属感。

但中国海外统战组织愈外围或愈趋基层,虽任务层级愈低,但“自我发挥”反而愈不受限。例如在中国海外民运圈恶名昭彰的“美东华人社团联合总会”,之所以恶名,正在于他早不惜以暴力手段满足中共所需。2015年习近平出席位在纽约的联合国会议,有中国侨民打算前往陈情,却先一步被该会份子拖到巷子殴打成伤,打到对方从此再也不敢出席中国侨界公开活动,当时“中国人打中国人”的一幕便曾让纽约市警察非常诧异。2019年蔡英文访美,也是在同一票人动员下,一群人聚集在蔡英文下榻的饭店对街高举反独促统旗帜,并用扩音喇叭进行干扰,还和当时到场支持台湾民主的反共派中国移民隔街叫骂,过程中突然一个挺共中侨冲过街,见反共中侨就打,最后被警察上铐带走。虽然不清楚他为自己那腾空一跃的飞踢付出什么代价,但他在中共海外统战圈恐怕已被视为英雄。

中共海外低阶统战组织虽然永远不用担心招募不到人,大家配合度高又机动性强,很多活动只要听闻现场能领现金就会参加,却也因为人员组成龙蛇杂处、三教九流,不少都有“帮派化”味道,被叫“土共”不是没有道理。只是,当这群人好手好脚,人好端端的时候,就专干中国社会“听党的话整肃异己”的事,确实谁也无法保证他们之中走进美国社会,之后谁会基于什么因素竟走向极端。周文伟因为仇台而闯入教会枪杀台裔人士,他就是中国海外统战组织最纷杂底层、那些手握不定时炸弹的“刺客”。他的犯行让台湾人震惊,美国社会也很难置信,却无须怀疑中共统战圈里照样会有人为他鼓掌叫好。

(※作者为《上报》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