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偉就是中國海外統戰組織最底層的「刺客」

16日闖入加州橘郡「爾灣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開槍殺人的兇嫌周文偉(David Chou),因為被發現他留在車中寫有「仇視台灣人」的字條,他的行為於是被警方視作出於政治動機的仇恨事件。很快有人翻出他的背景,他除了是隨家族自中國移居(1948年)台灣的外省第二代(後移民美國),還是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2019年拉斯維加斯分會成立時的理事。所謂統促會,主要工作無非在美國宣傳反獨促統。

儘管周文偉實際犯案動機和細節待查,但他背後的「統促會」必然會被嚴肅檢視。尤其過去以來,中共海外統戰組織早讓許多國家不堪其擾,他們每每利用國外的自由民主,為極權中國進行美化宣傳。不僅如此,喬治城安全與新興技術中心(CSET)分析師Ryan Fedasiuk前不久才撰文寫到:中共海外統戰組織既不透明,還常常充當中共官方的聯絡窗口,還會監測中國海外僑民(尤其民運人士),尤有甚者,更涉入部分竊取外國知識產權的間諜活動。

滲入於歐美民主國家的中共統戰系統,一般來說分兩個層次。一是拉攏、收買當地菁英份子,藉由他們塑造挺中輿論,手段包括提供競選捐款,選後利益遊說,以及大量投資海外媒體。今年一月,英國安全部門才披露一名中共統戰系統人士向英國國會議員Barry Gardiner捐贈了42萬英鎊,就是這一類型。

有別於目標鎖定菁英,第二種情況更普遍可見,就是透過資金贊助,在歐美國家成立「華人組織」,把原本散居的海外中國人,藉團體成立之名聚合在一起。許多名不見經傳的華人貿易商會、華人學生會和所謂的華人友誼協會多是如此。諸多成員們多是「收錢辦事」,他們的作用就在當中共被外國人批評的時候,代為出面反駁,或者當有中共不喜歡的人要到某間大學參訪,到某城市演講,他們就負責攔阻,有的是到場抗議,有的是事前即向邀請方施壓。包括達賴喇嘛、支持香港反送中人士和曾批評新疆維吾爾勞改營者,都是這些「民間團體」的目標。

至於周文偉和其所屬的「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目的雖不在協助中共擴大海外影響力,又或者無涉擷取他國技術、科技等灰色地帶高端任務,但他們往往直接受到中共官方(大使館或領事館)財務上的支持,行動內容則有非常清晰的共黨色彩。此外,對許多住在美國2、30年,卻仍因語言、文化、技能等等因素融不入美國核心社會的中國移民來說,參與其間,也不乏藉彼此堅若磐石的政治意識,去取得同溫層的歸屬感。

但中國海外統戰組織愈外圍或愈趨基層,雖任務層級愈低,但「自我發揮」反而愈不受限。例如在中國海外民運圈惡名昭彰的「美東華人社團聯合總會」,之所以惡名,正在於他早不惜以暴力手段滿足中共所需。2015年習近平出席位在紐約的聯合國會議,有中國僑民打算前往陳情,卻先一步被該會份子拖到巷子毆打成傷,打到對方從此再也不敢出席中國僑界公開活動,當時「中國人打中國人」的一幕便曾讓紐約市警察非常詫異。2019年蔡英文訪美,也是在同一票人動員下,一群人聚集在蔡英文下榻的飯店對街高舉反獨促統旗幟,並用擴音喇叭進行干擾,還和當時到場支持台灣民主的反共派中國移民隔街叫罵,過程中突然一個挺共中僑衝過街,見反共中僑就打,最後被警察上銬帶走。雖然不清楚他為自己那騰空一躍的飛踢付出什麼代價,但他在中共海外統戰圈恐怕已被視為英雄。

中共海外低階統戰組織雖然永遠不用擔心招募不到人,大家配合度高又機動性強,很多活動只要聽聞現場能領現金就會參加,卻也因為人員組成龍蛇雜處、三教九流,不少都有「幫派化」味道,被叫「土共」不是沒有道理。只是,當這群人好手好腳,人好端端的時候,就專干中國社會「聽黨的話整肅異己」的事,確實誰也無法保證他們之中走進美國社會,之後誰會基於什麼因素竟走向極端。周文偉因為仇台而闖入教會槍殺台裔人士,他就是中國海外統戰組織最紛雜底層、那些手握不定時炸彈的「刺客」。他的犯行讓台灣人震驚,美國社會也很難置信,卻無須懷疑中共統戰圈裡照樣會有人為他鼓掌叫好。

(※作者為《上報》主筆,全文轉自上報)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