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这样“养、套、杀”特斯拉

美国科技产业媒体《The Information》于6月3日指出,受到中共当局加强审查等因素影响,美国电动车大厂特斯拉(Tesla)在中国5月份约9800辆的订单,与4月份的18,000多辆相比几乎减半,而3月份销量则多达21,000辆,从而导致特斯拉股价下跌超过5%,跌至每股572.84美元,相对今年1月29日的高点暴跌了超过35%。在此之前,特斯拉股价几乎已经跌了两个月。

订阅制网媒典范《The Information》,以“影响有影响力的人”为号召,在专业界具有公信力。该篇报导指出,特斯拉上海厂每年能生产近50万辆电动车,市场以中国为主,也包括部分亚洲以及欧洲国家。然而特斯拉近期在中国面临不少考验,包括因安全因素进行召回、涉及车祸疑案、涨价招致民怨、投诉品质问题、数位监控疑云,以及来自民间、媒体以及官方等公关危机。

此前,美国《CNN》5月中旬报导,特斯拉4月份在中国销售情况远不如预期。报导引述中国电动车产业专家指出,3月至4月期间,特斯拉的中国销量骤降超过六成;新投保的特斯拉电动车从3月份约34,500辆下降到4月份不到12,000辆。这些数字与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乘联会)报告相符。

销售数字欠缺公信力 

诡异的是,6月8日乘联会另发布数据显示,特斯拉今年5月份在中国的销量有21,936辆,与4月份的11,671辆相比,竟然成长高达87.95%;在“包括出口”的批发销量方面,5月份达到33,463辆,比4月份的25,845辆成长了29.48%。

对此两组销量数据的明显差异,有舆论指出中共当局出手帮特斯拉“揭穿谎言”,似乎急著为特斯拉“澄清”前景可观?许多则认为特斯拉近期真实销量数据仿佛“罗生门”,真相不明。

多年来中共极力拉拢特斯拉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赴中设厂,于2017年在上海自贸区提供低利贷款与极低价划地设厂等超级特惠条件,除换取百分之百在中国采购相关零组件之条件,并且得以取得技术,加速扶植中国电动车品牌以及供应链。

2019年初,马斯克与上海市长应勇共同主持特斯拉上海厂奠基仪式,双方各取所需皆大欢喜。去年特斯拉上海厂开始量产,据悉从去年5月之后,月销量从未低于一万辆。因为中国市场的亮眼成绩,马斯克一度站上世界首富之巅峰。

去年特斯拉在中国卖出13.73万辆电动车,营收高达66亿美元。美国股市资讯显示特斯拉今年首季销量与利润超乎意外,然而美国罗斯资本(Roth Capital Partners)分析师艾尔文(Craig Irwin)也提醒市场别太乐观,指出特斯拉今年首季获利除了来自中共持续补贴与税率优惠,还加上卖掉不少比特币,实际业绩低于预期。

虽然看似风光获利,事实上今年上半年特斯拉在中国仿佛洗三温暖。

特斯拉在中国洗三温暖

美国《华尔街日报》于3月19日报导,中共当局对特斯拉进行安全评估,发现车内摄影镜头、感测器等设备能持续取得环境资讯数据,让中共有泄密之虞,因此禁止军方、政府机构和特定国企人员在工作与居所驾驶特斯拉。

马斯克为此迅即在3月20日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视讯会议,急忙表态特斯拉绝对不会从事“间谍”行为,否则将关门大吉,在任何国家都一样。

接著在中方安排下,马斯克于3月23日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专访表示“我对特斯拉在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并且盛赞中国:“我认为中国在未来十年内将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并能履行永续能源的承诺。”

对此现象,美国《CNN》冷眼戏称马斯克加倍试图赢回中国芳心,因为特斯拉过去几年享有中共施予的“特惠待遇”,但是“最近几周却惨遭猛烈批评”。

4月19日上海车展开展首日,特斯拉又被卷入一场“车主维权”风波,一名自称特斯拉车主的张姓女子,身穿印有“煞车失灵”的上衣跳上特斯拉Model 3车顶大喊“特斯拉煞车失灵”,宣称2月驾驶特斯拉刹车失灵导致车祸,危及家人性命。

不寻常的是,4月20日中共《新华社》、战狼官媒《环球时报》,以及中共中央政法委,竟连番发文批斗特斯拉,大量网民随即起哄,几乎再度酿成“反美帝”事件,不久迅速平息。岂料事隔多日,张女改称整起“特斯拉煞车失灵”事件都是她编的。

经过几起风波,特斯拉被中共当局要求交出行车数据,其实为配合中共责令“数据储存本地化”,特斯拉早已在中国筹建数据中心,五月份宣布所有在中国销售的特斯拉电动车所产生的数据,都将存储在中国境内。简言之在中国,中共要索取数据,特斯拉不能不给。

大约同时,5月12日中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汽车数据安全管理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要求外国车厂应将数据存在中国,如要将数据发送至海外,须经官方同意。并且定义所谓汽车数据安全应严控之“重要数据”,包括军事管理区、国防科工等涉及国家秘密单位、县级以上机关等重要敏感区域的数据;高于国家公开发布布地图精度的测绘数据;汽车充电网的运行数据;道路上车辆类型与流量等数据;人脸、声音、车牌等车外音视频数据;国家网信部门和国务院有关部门明确的“其他可能影响国家安全、公共利益”的数据——此规定发布后,特斯拉立即公开表态支持。

特斯拉近半年来在中国的际遇,有如在重重迷雾中乘坐云霄飞车,前景不明,身后又冒出大量中国电动车追兵,加上中共不时亮出警告黄牌,政治风险难料,马斯克对特斯拉在中国之布局转趋保守、迅速降低对中国市场之依赖,将不会令人意外。

(※作者为钜石智库创办人,关注时局之平衡资讯与风险扩散效应。曾任网路行销投资高管。台大政治系毕业、波士顿大学大传硕士,于哈佛大学研修电商课程,新加坡国立大学高阶管理课程结业。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