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拍给权力的彩虹屁,上海浩哥不值得群嘲

这几天,上海浩哥遭到了网络群嘲。

起因是,上海文峰美容美发集团一个叫白寅的秘书,在公司的公号上发布 一篇叫《秘书眼中的上海文峰美容美发集团总裁陈浩》的文章。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在这篇被称为“彩虹屁天花板”的雄文里,秘书声称陈浩“掌握了万物运行之规律”,是“三百六十行状元大满贯”,并且“开了天眼”,声称浩哥的思想是指引我们成功的道路,甚至离奇地说陈浩的“六合还阳术”能使濒临死亡的人重新活一次……因为此文马屁太神奇,果然红出了圈,上了热搜,也带来了麻烦。

近日,上海文峰又因为涉嫌虚假宣传而被市场监管局立案调查。有网友发现,从12月9日起,上海文峰公司的官网已经无法打开,公众号上海文峰也已无法搜索。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如果上海文峰公司经不起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调查而最后倒闭,那么,这可能是中国第一家因为拍马屁而被拍死的公司。

到目前为止,上海文峰集团和陈浩已经为网络贡献了多篇爆款文,不少官方媒体和自媒体均加入了这一场讨伐的狂欢之中。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可以痛快开骂的,又安全又有流量,何乐而不为?

不过,在我看来,再怎么说,上海文峰集团只是一家民营企业,老板好这一口,确实会给人带来不适感,但总体上对社会的危害有限,你甚至完全可以将它当成一个笑话看就好了。如果你是里面的员工,不习惯那样的氛围,也可以用脚投票,走人了事。

因为,这样的彩虹屁,再大、再响,也与公权力无涉。

哪怕是《天龙八部》中的丁春秋,最爱别人阿谀奉承,他一出场,座下大弟子就要率众大喊口号: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星宿老仙,法驾中原,神通广大,法力无边。

这样的举止,也徒增江湖笑料耳。

我们需要警惕、需要批挞的,是拍给权力的彩虹屁。

因为,对权力的溜须拍马,背后往往少不了个人利益的勾兑、买卖、纠缠,最终损害的是公众利益。

比起拍给上海浩哥的彩虹屁,一些人拍给领导的彩虹屁,其新、奇、巧之极致程度,也不遑多让。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比如,上世纪末,河南某县县委书记的继父去世,该县出动小车百多辆,数百干部浩浩荡荡前往奔丧。其中表现最抢眼的是三个乡镇书记,自备了孝衣、孝帽,一下车就迫不及待地穿戴起来……这马屁,从低处开拍,拍得很接地府之气。

另外一个官员,则将马屁拍出了新高度——注意,“新高度”这个词在这里不是形容词,而是纯客观描述。

事情是这样的,去年5月,郑州市政协原党组书记黄某涉嫌受贿和贪污罪一案,由安阳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而黄某的“往事”也因此遭到了媒体起底,其中有一段堪称“奇闻”——

黄某出名与直升机有关。2007年,成千上万只白天鹅从西伯利亚飞临三门峡栖息过冬,吸引了大量摄影爱好者前往拍摄。为了取悦酷爱摄影的上级领导、后来也落马的省公安厅长秦某,让秦某等人拍到天鹅成群起飞的壮观画面,时任三门峡市公安局局长黄某命令出动直升机驱赶天鹅。未料天鹅受到惊吓,部分死伤,一时闹得沸沸扬扬。

此事也算是“惊世骇俗”了:一个是上级官员真敢玩,一个是下级官员能在“哄领导玩”的问题上,真肯动脑筋研究,溜须拍马直接拍到天上去了。

这样的官场马屁精一旦得逞,其危害性不容低估。

至于民营员工拍老板的马屁,或者有人给在下灌迷魂汤,说在下的这篇文章如何精彩、如何别具一格,对他人、对这个社会总体上并不会构成实质性的伤害。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世相研究所)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