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一年揭贩婴黑幕 河北多家国有医院牵扯其中

河北一位代孕母亲将未满月的婴儿卖给一家医疗科技公司的事件引发轰动,外界怀疑事件涉婴儿人体实验,或贩卖婴儿器官,并质疑当地官方及医院也参与其中。有民间志愿者冒险卧底调查,揭露黑幕,但她报案后,潍坊警方却一度拒绝立案,当地卫健委至今没有介入。

据澎拜新闻报导,河北女子,22岁的任某某出售自己的亲生孩子,只是整个贩婴案中的冰山一角。民间志愿者“上官正义”经过长达一年的卧底调查,最终掌握了朱芸黎和当地多家医院勾结贩卖婴儿的证据。

据“上官正义”披露的相关证据显示,迄今为止,至少有潍坊中医院、潍坊妇幼保健院疑似卷入此事。医院对入院和出院、甚至是出生证明等方面的网开一面,让贩婴得以顺利进行。

涉案公司名为“山东佰子生殖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法人叫朱芸黎,另一个名叫徐磊。该公司以“生殖健康”为名目,实质上从事非法代孕、贩卖婴儿业务。目前,包括朱芸黎在内的多名贩婴嫌疑人已被抓。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案发后,记者致电潍坊市妇幼保健院,希望了解究竟有多少孩子从该医院卖出,以及现在何处。但该院一位负责人称他们也不知道,目前还在配合警方调查,同时表露不满,认为媒体揭露此事的时候不应该牵涉到医院,并用卫健委至今没有通知他们,来证明医院清白无辜。

而潍坊市卫健委则称,目前他们正在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并会根据调查结果决定是否处理相关的机构和个人。

报导称,让外界不解的是“上官正义”掌握相关证据后,曾到奎文分局东关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却没有立案。直到事件曝光后,潍坊警方才终于成立了项目组。

澎拜新闻引述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刑法学研究会理事暨副秘书长袁彬称,在职业贩婴团伙的主导下,新生儿父母假借“送养”名义,出卖自己的亲生孩子,换取高额利益,是目前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中比较突出的一类。

自由亚洲电台则称,在中国贩卖婴儿,公开绑架、拐卖孩子,甚至杀人盗取器官,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罪行。

报导引述前警校学员陆女士称,在中国,贩卖孩子确实存在。她的一个无法生育的朋友就买了一个孩子。

报导还引述旅美的潍坊奎文区居民刘济淮称,以前曾听过当地官员透露,中国的流浪人员,称为奇怪买卖的牺牲品。她还说:“我就在奎文区住啊,我很好的朋友,姓郝,他的孩子当时就1米6多了,初中生,很魁梧。像是贩卖器官的人,绑架他。有一个面包车,拉着他往那个面包车上塞啊。那个孩子也挺魁梧的,挣脱了走了。我有个亲戚,我妹夫他姐姐的孩子,那时他才5、6岁,在潍坊最大的医院,人民医院里,差点让人给拐走了。”

另外,四川宣汉县芭蕉镇蒿坝村一位名叫龙真元有轻微智障的人,就在外出打工期间离奇失踪,多年寻找依然无果。其亲友一直怀疑他可能遭贩卖器官的犯罪分子的谋害。但迄今为止,当地警方没有任何说法。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