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加更:难得正常人

本来周五大家都准备去过周末,我今天的更新也已经完成,留言区里也讨论得很热烈欢快。但是刚才在网上看到一件事情,没能忍住,打开电脑再更新一篇文章。 

事情起因很简单,有个山西哥们在豆瓣APP里征婚,发了一个帖子,结果被嘲讽到飞起。什么帖子那么刺激?下面就是截图:

豆瓣截图
豆瓣截图

嘲讽的原因也并不复杂,一些网友认为这就是个“普信男”,身材管理都这个样子了,自己都还没有点X数;一些网友认为这个帖子透露出作者“精神贫瘠”,以为靠自己的金钱和智商就能吸引女性。昨天这件事情引爆之后,因为有相当数量的网友为作者抱不平,而且介绍了他的简历和背景,于是又有人不服,去翻他的历史记录,找出几年前他探讨如何在公车上咸猪手的发言。 

这个哥们刚刚发布了一条很长的回复,我看完之后很感动,也很感慨,建议你也去读一下: 

《关于内卷,身材焦虑,性别意识以及近来热度的回应》 (文末附全文) 

在我看来,这位山西哥们算是如今网上难得一见的正常人,说了些再正常不过的话,结果却招致暴风骤雨一样的冷嘲热讽。如果你和我一样仔细看过他那篇回应的话,可能感觉和我完全一样:这是一个心智正常,头脑清醒,自我认知正确,内心平和安定,表达清晰准确的哥们。而且,还很沉稳自信,面对压力的时候始终保持了镇定和气度。我看完想了一下,觉得我肯定做不到,如果换了是我,我肯定已经展开一轮又一轮的反击,不知道要挂多少人出来当众吊打,根本做不到他这样诚恳地讲道理。 

正常人应该是这样的,我认为网络世界的人际关系最好也是这样。这位山西的哥们无非是正常人说了点正常的话,做了点正常的事,尤其是把前后两篇帖子对照起来看,你不会觉得他的征婚帖有什么很复杂的用意,也不会觉得他是在炫耀收入或者智力,更得不出他认为女孩子会因为这两个因素就会跪倒在他脚下,而他自己对自身的条件毫无任何认知。不是这样的,他的帖子写得很诚恳,可以说过于诚恳。征婚就是找人来过日子,所以贴了自己的近照,哪怕造型不是很好。所以贴了自己的收入和工作,虽然有些冒然但也是实话实说。他自己去过外面的世界,如今返回家乡,安于做一名教师,业余时间做些培训的事情来提升收入,这是他的选择,当然他也想找一个支持自己选择的女孩,这也是常情常理。要说是他用钱砸人,那我说这是表示自己有谋生的能力,而且自己还很努力。 

但好像现在网络世界里给这种正常人的空间很小。事实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分析背后的心理和动机,分析本人立场和站位。人人都是批评家,可以根据心理分析和动机分析,随时随地把一个人打倒,必要时还要呼叫人手来群殴。为什么?因为穿格子衬衫的胖子程序员看起来比较面,感觉不会有什么威胁是吗?收入虽然比普通人高,但是算定他请不起好的律师团发声明吗?不是个CEO,所以不用担心他以损害商誉和人身侮辱反复提告吗? 

我真的非常好奇,如今在网上任何人写上一段话,有多大可能在各种人群的政治正确审核下成功通过?你说自己的情况,那你就是凡尔赛;你说要征婚,那么你就是先天男权;你说你没钱,那你是没钱想骗炮;你说你有钱,那你是用金钱羞辱爱情;你照片很帅,那是你PS技巧高超,骚男一个,潜在海王;你照片很挫,那你怎么不生一点X数照照镜子看看你的X样,就这样还想结婚,不如绝种为人类基因库做出贡献。怎样才好?我想问一句?究竟怎样才好,怎样才对,怎样才他妈的满意? 

这种动辄得咎,上纲上线的网络环境我感觉相当厌恶,最近这一两年的网络世界只有三件事:大批判、大反转、随时道歉。我觉得这是一个纯负面的虚拟社会,种花种草很难存活,必须得一手拿着手电筒射人,一手拿着棍子打人,这样纠集一群人横着膀子整天欺行霸市才吃得开。作为一个正常人,今天戴帽子挨耳光,明天不戴帽子也挨耳光,最后最高理想就是在网上当个流氓,因为流氓有力量。以前是修理名人,然后是修理明星,再后来是修理偶像,现在连个普通的正常人都不肯放过,这是瘾吗?网络给予的那点力量,是这么用的? 

我很喜欢这个山西哥们,喜欢他的行文风格,更喜欢他文字背后对生活和自己的理解。我认为这样的人也有权追求幸福生活,也有权不受干扰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即便他没有之前那些辉煌的个人履历,也不是技术大牛,就是个晋中人,他也有权征婚,讲述自身条件,提出自己的要求。因为他是个正常人,他在为自己的生活而努力。他说的每一句,从字面理解就可以,不用引申,不用分析,不用总结微言大义和险恶用心。 

他不是营销号的材料,用征婚条件来扮丑扮怪刷流量,刷关注,引战做群殴。反而是天天看这种东西,以至于见了谁在征婚都要嘲讽批判一番的人,我倒觉得应该去医院看看,因为我怀疑这是垃圾信息反复冲刷后造成了脑部损伤,失去了对普通人,对正常人最起码的理解和尊重。 

希望这位山西哥们不需要第三次发征婚帖,也希望他早日找到幸福。从他文字上看,我认为这样心智健全,内心平和的人应该问题不大。只不过他来错了地方,错付了信任。以至于这样一个人,写这样一个贴,在今天看起来都非常难得,简直像个异类。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槽边往事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