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参院议长维特齐台湾政大演讲全文

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8月30日率领89人的代表团,访问台湾一周,于9月4日返回捷克。他于8月31日、9月1日分别在台湾政大及立法会发表演说,其中立法会当天的演讲还用“我是台湾人”结尾引发广泛关注。但维特齐认为自己8月31日在政治大学的演说好得多,因为内容提到更多对台湾与捷克都很重要的事。以下为中央社翻译的维特齐在台湾政大演讲全文:

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中文)大家好! 

真的很高兴有机会跟我的同事们一起,造访你们的宝岛(Formosa),你们美丽的岛屿,你们的台湾。因此,我想要热情地特别向所有住在台湾的人民致上问候,并且对你们说,你们为了发展你们美丽的岛屿以及你们的自由和民主所投注的力量、勇气与能量,让我感到无比钦佩。 

同时,我想在演说一开始,提起另一件让我感到非常遗憾的事。我遗憾没有任何捷克参议院议长更早就来台湾访问,我遗憾在我们首位以民主方式产生的总统哈维尔造访台湾并发表演说之后相隔16年,才有捷克参议院议长来到台湾和这所大学访问。 

但我为捷克方面的耽搁做了一些补偿,也就是以在任政治人物的身分来访,而且此行获得我国国会上院,也就是参议院的支持。参议院是捷克民主的安全机制,而且我个人认为,它是捷克共和国最民主,也最自由的机构。 

同时,我相信欧洲民主国家的其他政府高层以及欧盟本身的代表,将逐渐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民主延误”,而且不久后也将访问台湾。 

哈维尔2004年访问政大时虽然已经不是总统,但他仍是、而且永远都会是我们捷克人的总统,也是捷克现代民主与自由之父,就像李登辉总统开创了贵国的民主与自由。 

讲到哈维尔及其家人,我要离题一下。比哈维尔总统早很多年访问台湾的,是他的夫人奥加‧哈维洛娃(Olga Havlová,注:1996年1月因癌症病逝)。她在1990年以善意委员会(Committee of Good Will)会长的身分,应台湾慈善机构邀请前来访问,这已经是30年前的事。我提到此事的原因之一,在于我们身为男人应该要了解,女人有时比男人更清楚而且更早知道什么是好的,而且有时她们更有勇气。 

在我纯粹个人联想、与此事实无关的架构下,我要补充一点:我们捷克的总统不建议我访问台湾,而我很高兴,你们最近在台湾让一位女性总统当选连任。我很期待跟她见面。我知道她支持我访问台湾,也支持民主国家之间的合作。我对这点十分感激。  

无法承担苦痛、展现勇气 就无法维护民主

接著我要谈今天的第一个主题。我认为,如果无法承担苦痛、展现勇气,就无法维护民主。我想针对这点做一些阐述。 

各位知道,台湾和捷克两国为了赢得自由和民主,曾经走过艰困的道路。我们彼此的民主道路有若干相似之处,但也有所不同。因此,请容许我谈谈捷克斯洛伐克以及后来的捷克走向完全民主与负责任的自由的道路。这条道路可能永无止境。我想,这样的讨论对大家可能会有益处,甚至有所启发。 

捷克在历经超过40年的高压统治后,1989年在“丝绒革命”中争取到自由与民主。我们在1989年11月赢得自由与民主,但在那之前,我们有非常多的人,我甚至会说是绝大多数的人,并未强烈反抗捷克当时的共党高压极权体制或共产党政府。我们照常上班,为了购买稀少的物资大排长龙,上电影院看不得不看的苏联影片,参加不得不去的共产党庆典。 

我们不满,我们不自由,但除了批评国内那些不会因批评而出事的问题以外,我们保持缄默。我们多数人没有勇气改变任何事。其实,我认为情况比这更糟。除了若干著名的例外,我们害怕,不敢抗议,不敢追求改变,不敢反抗极权体制,不敢大声说出不同的意见。我们常说,几乎每个人都闭上嘴巴,继续过日子。 

对,当时有些勇敢和自由思考的个人,即所谓的异议人士,他们不闭上嘴巴过日子,但因此遭到迫害,被秘密警察持续监控。一般民众对这些人往往缺乏兴趣;我们过著不自由的生活,避开那些人,去捷克酒吧喝捷克啤酒,或者躲在自家院子围篱或房子墙壁的后面。 

较仔细观察且活跃的人显然注意到,特别是在1988和1989年,捷克的社会氛围在快速改变,对共党政权的不满以及捷克人民对自由的向往逐渐增强。尽管如此,1989年11月丝绒革命这个自由的胜利来得如此之快,出乎我们许多人的意料。在1989年11月17日国际学生日这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日子,年轻人,尤其是学生们发挥勇气,与少数异议人士携手,包括其中最知名的哈维尔,给了我们能量和力量,让我们在丝绒革命中获得自由,而我们也就像我刚才所说,展开了建设“完全民主”这个永无止境的过程。

捷克学生1989 vs. 台湾野百合学运

我不确定这样的比较是否够精确,但根据我对台湾历史与台湾民主发展的理解,捷克学生在1989年的勇敢程度及所扮演的角色,与1990年3月的台湾学生十分近似。当时,你们的学生与民众发动“野百合运动”,在总统府附近的广场静坐,要求真正民主的国会选举与总统直选,这是台湾追求民主过程的突破点,一如1989年11月对捷克的意义。这就是我们两国的学生,1989年11月在我国、1990年3月在贵国。有些人还说我们几乎没有共通之处。事实正好相反! 

我曾任教职,因此感到荣幸、也认为别具象征意义,自己能够在颇具声望的国立政治大学提醒大家,记得捷克与台湾学生在我们共同为自由与民主奋斗的过程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并大声感谢和赞赏他们把民主带给我们两国的勇气和功劳。 

再次感谢你们,也容我提醒大家,学术自由与自由的学术园地是民主的重要支柱。我们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 

绝不会不拼搏就承认失去自由

我提起这些,不仅是要让我们多加思考两国的共通之处,也为了要做一个告白。 

在1989年11月之前许多年,我与多数捷克人一样,虽然不喜欢共产主义,同时向往自由,却置身事外,向命运妥协,基本上在公开场合保持缄默。因为有勇敢的学生与异议人士,以及同样重要地,来自西欧和美国等民主力量的支持,1989年11月出现了真正可赢得自由的机会。于是,我向自己承诺,要积极奋斗,努力善用这次机会。当时是1989年底,到了1990年,我就步入政坛,成为(哈维尔创建的)“公民论坛”(Civic Forum)候选人,并在美丽的小镇泰尔屈(Telč)当选民意代表。 

一开始从政,我就对自己发誓,绝不再被动、顺服;我发誓,再也不会不拼搏就承认失去自由。而至今依然重要的是,我绝不会顺从或接受任何足以削弱我们独立性、主权与独特性,甚至有损世界任何地方自由与民主的建议,即使建议来自最高层、最有权势的代表,例如总统本人,也是一样。我再说一次,“世界任何地方”! 

既然发了誓,就要信守。行动是最好的语言,因此我来到台湾,站在各位面前。谢谢你们邀请我来到你们美丽、自由而民主的国家! 

各位女士、先生,真正支持民主的人士显然都知道,具民主思维的国家所尊重的价值相同,而且他们应该团结一致。民主国家应该相互支持,并且支持其他正在为民主奋斗或可能受到强权威胁的国家。因此,我们有义务共同支持香港,有责任共同支持自由的白俄罗斯! 

我的前任、已故捷克参议院议长柯佳洛(Jaroslav Kubera)依循民主国家应彼此合作的道理,决定访问你们美丽的国家台湾。他后来遭受强大压力,被要求打消访台计划。压力既来自中国大使馆,不幸地,也来自我国政府最高层的其他代表。不过,柯佳洛从未放弃访台意愿,尽管他得面对极大压力和困扰。 

很遗憾,我们永远无法得知他的猝逝,有多大程度是这个压力和无所不在的困扰所造成。我们对他的死深感震惊,他的家人尤其痛苦。但愿他心爱的遗孀薇拉.柯佳洛娃(Věra Kuberová)今天也能在场。她虽然非常想要一起访台,但医师顾及她目前的健康状态,基本上禁止她旅行。因此,我想借此机会(指演说直播)向她表达:亲爱的薇拉,我们从台湾向你致上问候,祝你健康、充满生命力。佳洛是个很棒的人,很棒的丈夫、父亲和祖父!加油! 

对我们来说,柯佳洛议长是政治家,是个勇敢、自由、品格高尚的人。对他来说,没有任何事比个人自由和民主更重要。他是个有人性的政治人物,坚守信念,永不动摇。他给我和其他人很多的教导。谢谢你,佳洛,我们怀念你。

年轻人!谢谢你们

我想谈的第二个主题与当下及我们所有人必须解决的价值冲突有关。很多事情正在发生,如果不适切因应,我们的前途恐怕不容乐观。 

请容我做一件我不常做的事:赞美。我必须承认,我对年轻人往往有很多批评,对他们的要求很高。不过,他们近来让我相当开心,包括捷克和台湾的年轻人,因为他们对当前的社会议题展现兴趣。 

在捷克,我们有一群年轻人创建“民主百万时刻”(Milion chvilek pro demokracii)组织。他们对经济、政治和媒体势力相互结合感到忧心,因为这对自由和民主构成危害。在台湾,318太阳花运动让民众意识到与中国贸易协议磋商的过程不透明。做得好,年轻人!谢谢你们! 

全球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已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一部分。在台湾,因应疫情的成果良好,世界该向你们学习。这也是我们来台访问原因之一。同时,我们注意到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奇怪行径;这方面,我个人对国际社会对待台湾的方式感到不满。 

各位要知道,在捷克斯洛伐克历史上,曾有慕尼黑协定(Munich Agreement)这么一件事。长话短说,4个欧洲强权1938年在慕尼黑达成共识,将牺牲一个中欧小国,也就是我们的捷克斯洛伐克,为的是要确保欧洲和平,让世界免于希特勒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祸害。 

我们都知道最终结果是什么。英国首相邱吉尔后来这么形容:“英国和法国政府必须在屈辱与战争之间择一。他们选择了屈辱,结果也得到战争。” 

我想要相信,世界已从中得到充分教训。 

请容我简述我们双方经济、研究、发展、文化及其他类型合作的可能性。较为详尽的讨论将在相关平台进行。 

将近40位捷克企业家随我访台。他们多数拥有尖端技术。我们的商业和科学界积极寻求机会,要为智慧科技领域的互利合作建立基础。各位要知道,当我思考该为这个议题再说点什么时,我决定用反问而不是正面论述的方式,证明台捷合作有多少好处。  

台湾捷克共同体认:老大哥永远不会对失误心软

我要问:“你们知道,当一位台湾女孩决定和一位捷克女孩合作时,会发生什么事吗?”答案是:世界最强的双打组合。我指的是2019年温布顿网球锦标赛女子双打冠军谢淑薇与史特莉措娃(Bára Strýcová)。现在,试著想像,当一位台湾企业家和捷克企业家展开合作,会有什么成果。 

我已数度提及,你们的岛屿很美丽、好客。葡萄牙航海员为你们美丽的岛屿著迷,决定叫它“福尔摩沙”,也就是“美丽之岛”。我想指出,这是另一个我们的共通点。 

我的国家也美丽、好客,而且我指的不只是布拉格。我已提到我的家乡泰尔屈,它名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名单。有意识的公民试图避免泰尔屈的中央广场被重建,要将此历史瑰宝传承给未来世代。同样道理,我们成功保存了库特纳霍拉镇(Kutná Hora,意指“矿山”)的历史核心,以及特雷碧奇(Třebíč)镇的犹太区。我可以花很长时间介绍我们的自然美景。COVID-19疫情一定会结束,当它结束时,请大家到捷克一游,你们会受到热情欢迎。我诚挚盼望各位很快就可使用台北与布拉格直飞航班。 

我忍不住要回头谈我们的共通点,以及我认为不凡之处。 

当我试著了解催生“台湾奇迹”的因素时,我和多位熟稔你们国家情况的人聊过。我向他们提问,也试著找他们推荐的文本来读。不过,一如往常,我也读了他们没推荐的文本。有时候,最好不要盲从。不过,听取有智慧的人的见解,总是有益处。 

我感到很有意思的是,你们的台湾认同健康地根植于许多影响和烙印,且值得肯定。在各项例证中,我就很开心发现欧洲航海员的轨迹。当然,我也发现了许多其他痕迹和影响,在此不一一列举。 

我必须坦承,我十分欣赏你们连结、编织各个认同根源,并据此造就繁荣、强盛、自由民主国家的能力;更何况,你们被迫每日每夜保卫自己的自由、民主,必须比在欧洲的我们更加努力、警醒。请相信我,当我说在捷克的我们十分清楚有“老大哥”在背后是什么感觉,我是在说实话,因为“老大哥”永远不会对软弱和失误心软。 

看吧,这又是我们另一个共同经验。我们懂你们,我们站在你们这边! 

虽然我已触及多次,我还是必须再提一个我们双方的共同点,而且是最重要的一点。我坚信,台湾和捷克民众之间最重要的共同分母(注:维特齐从政前是数学老师)、同时也是他们最强而有力之处,就是这么一个事实:他们都自由、自愿地选择了生活于民主体制。我相信,民主及源于民主的自由、真理和正义,构成了我们最珍视的共享价值,也是令人满意的公平生活的必要前提。 

因此,请容我以与开头近似的方式为演说做结尾。你们生活于美丽的岛屿,生活于必须日夜培植和保护的民主体制中。 

请你们记得,自由、真理和正义是最好的宝剑。 

请你们记得,自由、真理和正义同时也是最好的盔甲。 

我请求你们,尽力善加保护你们的宝剑和盔甲。 

祝福你们有自由、真理和正义得胜的未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