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要谷爱凌“为党争光” 体育政治真能分开吗?

北京冬奥期间,许多华裔奥运选手的国籍问题引发许多争议及反思,其中最具争议的就是在美国出生长大,但在2019年宣布将代表中国参加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谷爱凌。

她本周为中国夺金后,中国体育总局立刻发贺电,希望她“为党和人民争取更大的光荣,为实现体育强国梦作出更大贡献。” 中共北京市委和市政府贺电赞扬谷爱凌为国家赢得了荣誉,激励全市人民“奋力谱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北京篇章。” 在被中共寄托如此政治使命后,谷爱凌还有可能做到她所说的:“我在美国时我是美国人,当我在中国时我是中国人”吗?

谷爱凌所以被中国官民追捧,是因为她热爱的体育和表现,还是能够为国争光?已经证实放弃美国国籍、在天安门发誓为国争光的花样滑冰选手朱易连续两日在参赛时失误,数小时引来2亿热评和网暴海啸,她是因为未能为国争光赛场出丑而被网暴吗?

同样是华裔,同样在美国长大,谷爱凌和朱易选择为中国出战,但在安徽出生后被弃养,之后被美国夫妇领养的华裔自由式滑雪奥运选手凯·欧文斯(Kai Owens)之前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则说,能代表美国这个养育她的国家参赛感到骄傲。

美中较量如何波及本届冬奥会?在各国选手代表自己国家进行激烈竞争的奥运赛事中,体育真的能跟政治分开吗?

政论作家、独立学者吴祚来分析说,谷爱凌的金牌被做成了党的荣誉,她成了为党争光的人。

他说:“一个美国人为什么不远万里到中国,去代表中国参加这么一场奥运会?这就涉及到国籍的问题。因为现在共产党把她做成了党的荣誉,北京市委或有关部门全部都是以党委的名义来给这位奥运选手发贺信,她成了为党争光的人。我们知道白求恩代表加拿大共产党不远万里去中国,那这么一个女孩,她难道是代表北美的共产党组织去为中共党组织争光吗?这引发了一个政治话题。如果说去报效母亲的国家,这也许在情感上是可以说的通的,你现在把它上升到一个党和政府的高度,我想问的就是,这个有没有征得谷爱凌这个选手的同意?还是你共产党有关组织强加给这位运动员的一个政治负担?因为她很快会回到美国,她怎么去给美国人民一个交代?不是说‘我在美国,我就是美国人;我在中国,我就是中国人’,不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双重国籍都可以自我承认的。一个运动员首先应该代表培养他、养育他的国家去参赛。没有特殊理由,你很难一夜之间改变他的身份。所以这个话题后面牵扯到很多政治问题,我们必须要正视这个话题。”

美国运动社会学学者、陶森大学专任讲师孙又揆表示,谷爱凌拿到金牌后的记者会发言,感觉是想两边讨好不得罪人。在彭帅事件和互联网封锁问题上,她在淡化北京对基本人权和自由的限制,迎合甚至接受中共官方论述,这是国际踩红线。

他说:“确实在这里有一个模糊的地带。她(谷爱凌)在奥委会的官网上说她是双重国籍,但双重国籍是不被中国政府所允许的。你必须要放弃你的美国国籍,才能够代表中国参加奥运。她一直说‘我在美国的时候是美国人,我在中国的时候是中国人’。我听了她在拿到金牌之后的访谈,她的话其实是两边讨好、不得罪人。她说也非常感谢美国对她的协助,让她能够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运动员。不过我认为她在回答媒体关于彭帅的问题的时候,因为那天彭帅有在现场,在观众席上看她出赛。她说她很高兴看到彭帅很快乐、很健康,能做她所做的事情。其实这跟事实是完全违背的,因为我们知道彭帅去年底发的那篇微博之后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她出来宣布退休,也没有解释性侵疑云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言论是完全被中国政府所控制的。她说她可以使用社群媒体,只要下载VPN就可以了。所以关于中国的网络封锁和监控这些限制,她身为一个在美国长大,而且享受美国自由环境和体制的运动员,她这些说法等于是去淡化中国政府对基本人权和自由的限制。经过前两天的例子,我想她已经是决定去完全迎合,甚至是接受中国官方的论述。所以我认为她是踩国际红线。对于中国官方的这些所谓为国争光、为党争光,我想她也不会去反驳。”

政论作家吴祚来表示,谷爱凌更换国籍代表中国出战冬奥名利双收,而中共又利用她的表现和奥运会的大舞台在国际社会上为自己宣传,这种相互利用的做法有违奥利匹克精神。

他说:“有关部门让她(谷爱凌)配合做这些外宣工作,或者她的经济公司给她做文案,让她做发言人这样一个角色。所以其实中共是非常成功地利用了奥运,利用了奥运的游戏规则。谷爱凌自己利用了经济公司,利用了自己的优势,也利用了中共,所以这几个方面都在充分利用。她的利用伤害到了谁?首先她伤害了奥运精神。谷爱凌这样一个优秀的美国运动员降临到中国后,中国很多同类的运动员因此就会失去参赛的机会。这对中国很多运动员构成不公平。如果全球都把这种用很快购买运动员的模式来代表自己的国家,那么只有体育发达国家的运动员才会分布到全球各地,那么体育的多元化、参与感,这种精神都没有了。”

美国运动社会学学者孙又揆表示,奥运会本身就是一个政治化的舞台,无论是国际奥委会还是中国政府所主张的要让体育与政治脱钩都是不切实际的,因此运动员应该意识到参加奥运会就可能会卷入到“政治”当中。

他说:“以奥运这样的大型赛事来说,从筹划、筹办、申办、选址到竞赛本身,都有政治的力量在里面角力。奥运的奖牌榜是以国家为单位,哪一个国家得到更多的金牌,就是国力的展现,展现哪一国的国力比其他国家更强大。这些数字投射对国家的想象,一个非常有名的例子就是1936年的柏林奥运。那时候的纳粹德国利用办奥运的方式去宣扬他们的政治意识形态,就是雅利安种族的优越感。2008年的北京奥运和今年的北京奥运,我们也看到相当明显的例子,就是中国官方借由举办大型国际赛事宣扬他们的政治体制和理念。我认为‘不要把奥运政治化’是一个蛮虚伪的说法,这是不可能的。”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