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要谷愛凌「為黨爭光」 體育政治真能分開嗎?

北京冬奧期間,許多華裔奧運選手的國籍問題引發許多爭議及反思,其中最具爭議的就是在美國出生長大,但在2019年宣布將代表中國參加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谷愛凌。

她本周為中國奪金後,中國體育總局立刻發賀電,希望她「為黨和人民爭取更大的光榮,為實現體育強國夢作出更大貢獻。」 中共北京市委和市政府賀電讚揚谷愛凌為國家贏得了榮譽,激勵全市人民「奮力譜寫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北京篇章。」 在被中共寄託如此政治使命後,谷愛凌還有可能做到她所說的:「我在美國時我是美國人,當我在中國時我是中國人」嗎?

谷愛凌所以被中國官民追捧,是因為她熱愛的體育和表現,還是能夠為國爭光?已經證實放棄美國國籍、在天安門發誓為國爭光的花樣滑冰選手朱易連續兩日在參賽時失誤,數小時引來2億熱評和網暴海嘯,她是因為未能為國爭光賽場出醜而被網暴嗎?

同樣是華裔,同樣在美國長大,谷愛凌和朱易選擇為中國出戰,但在安徽出生後被棄養,之後被美國夫婦領養的華裔自由式滑雪奧運選手凱·歐文斯(Kai Owens)之前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則說,能代表美國這個養育她的國家參賽感到驕傲。

美中較量如何波及本屆冬奧會?在各國選手代表自己國家進行激烈競爭的奧運賽事中,體育真的能跟政治分開嗎?

政論作家、獨立學者吳祚來分析說,谷愛凌的金牌被做成了黨的榮譽,她成了為黨爭光的人。

他說:「一個美國人為什麼不遠萬里到中國,去代表中國參加這麼一場奧運會?這就涉及到國籍的問題。因為現在共產黨把她做成了黨的榮譽,北京市委或有關部門全部都是以黨委的名義來給這位奧運選手發賀信,她成了為黨爭光的人。我們知道白求恩代表加拿大共產黨不遠萬里去中國,那這麼一個女孩,她難道是代表北美的共產黨組織去為中共黨組織爭光嗎?這引發了一個政治話題。如果說去報效母親的國家,這也許在情感上是可以說的通的,你現在把它上升到一個黨和政府的高度,我想問的就是,這個有沒有徵得谷愛凌這個選手的同意?還是你共產黨有關組織強加給這位運動員的一個政治負擔?因為她很快會回到美國,她怎麼去給美國人民一個交代?不是說『我在美國,我就是美國人;我在中國,我就是中國人』,不是這麼簡單的一個雙重國籍都可以自我承認的。一個運動員首先應該代表培養他、養育他的國家去參賽。沒有特殊理由,你很難一夜之間改變他的身份。所以這個話題後面牽扯到很多政治問題,我們必須要正視這個話題。」

美國運動社會學學者、陶森大學專任講師孫又揆表示,谷愛凌拿到金牌後的記者會發言,感覺是想兩邊討好不得罪人。在彭帥事件和互聯網封鎖問題上,她在淡化北京對基本人權和自由的限制,迎合甚至接受中共官方論述,這是國際踩紅線。

他說:「確實在這裡有一個模糊的地帶。她(谷愛凌)在奧委會的官網上說她是雙重國籍,但雙重國籍是不被中國政府所允許的。你必須要放棄你的美國國籍,才能夠代表中國參加奧運。她一直說『我在美國的時候是美國人,我在中國的時候是中國人』。我聽了她在拿到金牌之後的訪談,她的話其實是兩邊討好、不得罪人。她說也非常感謝美國對她的協助,讓她能夠成為一個非常優秀的運動員。不過我認為她在回答媒體關於彭帥的問題的時候,因為那天彭帥有在現場,在觀眾席上看她出賽。她說她很高興看到彭帥很快樂、很健康,能做她所做的事情。其實這跟事實是完全違背的,因為我們知道彭帥去年底發的那篇微博之後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現在她出來宣布退休,也沒有解釋性侵疑雲到底是怎麼回事。她的言論是完全被中國政府所控制的。她說她可以使用社群媒體,只要下載VPN就可以了。所以關於中國的網絡封鎖和監控這些限制,她身為一個在美國長大,而且享受美國自由環境和體制的運動員,她這些說法等於是去淡化中國政府對基本人權和自由的限制。經過前兩天的例子,我想她已經是決定去完全迎合,甚至是接受中國官方的論述。所以我認為她是踩國際紅線。對於中國官方的這些所謂為國爭光、為黨爭光,我想她也不會去反駁。」

政論作家吳祚來表示,谷愛凌更換國籍代表中國出戰冬奧名利雙收,而中共又利用她的表現和奧運會的大舞台在國際社會上為自己宣傳,這種相互利用的做法有違奧利匹克精神。

他說:「有關部門讓她(谷愛凌)配合做這些外宣工作,或者她的經濟公司給她做文案,讓她做發言人這樣一個角色。所以其實中共是非常成功地利用了奧運,利用了奧運的遊戲規則。谷愛凌自己利用了經濟公司,利用了自己的優勢,也利用了中共,所以這幾個方面都在充分利用。她的利用傷害到了誰?首先她傷害了奧運精神。谷愛凌這樣一個優秀的美國運動員降臨到中國後,中國很多同類的運動員因此就會失去參賽的機會。這對中國很多運動員構成不公平。如果全球都把這種用很快購買運動員的模式來代表自己的國家,那麼只有體育發達國家的運動員才會分布到全球各地,那麼體育的多元化、參與感,這種精神都沒有了。」

美國運動社會學學者孫又揆表示,奧運會本身就是一個政治化的舞台,無論是國際奧委會還是中國政府所主張的要讓體育與政治脫鈎都是不切實際的,因此運動員應該意識到參加奧運會就可能會捲入到「政治」當中。

他說:「以奧運這樣的大型賽事來說,從籌劃、籌辦、申辦、選址到競賽本身,都有政治的力量在裡面角力。奧運的獎牌榜是以國家為單位,哪一個國家得到更多的金牌,就是國力的展現,展現哪一國的國力比其他國家更強大。這些數字投射對國家的想象,一個非常有名的例子就是1936年的柏林奧運。那時候的納粹德國利用辦奧運的方式去宣揚他們的政治意識形態,就是雅利安種族的優越感。2008年的北京奧運和今年的北京奧運,我們也看到相當明顯的例子,就是中國官方藉由舉辦大型國際賽事宣揚他們的政治體制和理念。我認為『不要把奧運政治化』是一個蠻虛偽的說法,這是不可能的。」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