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峰会结束 盟国斥责北京对澳大利亚的经济胁迫

综合澳媒报道,G7峰会在6月13日(星期天)结束,与会各国领导人发表一份公告,谴责中国的不良行为,包括侵犯人权行为及对澳大利亚的经济胁迫。但由于对措辞的争议,谴责的力度比一些国家希望的要小。 

公告虽然没有明确点名中国对澳洲的破坏性贸易凌霸行为,但称“关于中国和全球经济竞争,我们将继续采取协商一致的做法,挑战破坏全球经济公平和透明运作的非市场政策和做法。”

据澳洲人报报道,莫里森周日在G7的演讲中提到了中国对澳大利亚的14项不满清单,“非常明确地,世界观存在着差异”。他说。 

在周日晚上飞往伦敦之前,莫里森告诉澳洲人报,鉴于澳中目前的紧张关系,G7领导人对于中国大使馆发出的不满清单并不感到意外,但 “人们显然对其中的原因很感兴趣”。 

“这些问题可能永远无法得到解决。但与中国共处的目标要求我们非常清楚我们的价值观是什么,我们的原则是什么,我们的国家是如何运作的,以及我们将如何继续运作。”

相关文章:莫里森与拜登、约翰逊举行历史性会晤

莫里森赴欧参加G7峰会 今年秋季将访问华盛顿

莫里森说,澳大利亚并不是唯一与中国有类似经历的国家,有一些欧洲国家也经历了相似的时期,“度过这个时期的办法只是需要耐心。” 

“目标是达到再次与过去的合作伙伴建立对话和关系,但所持的立场要保持一致、明确和坚决。不能以在14点上让步而作为代价或牺牲。”

G7峰会向北京传递了两个尖锐的信息,七国集团领导人宣布了一项全球基础设施计划,与中国“一带一路 ”倡议相抗衡,而世界卫生组织则要求在COVID-19病毒的来源问题上提高透明度。

意大利总理德拉吉在周日与莫里森举行双边会谈前说,七国集团观点的唯一不同是对中国发出的信息的强度”,这反映了一些欧洲国家在与北京的关系方面的犹豫。 

莫里森说,一些欧洲国家 “因其地理环境而有不同的观点”。“由于经济问题,他们有不同的视角。我们的视角不同,因为我们生活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所以我们的经济融入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方式与欧洲不同。” 

“但这正在迅速变化。我察觉到的是,越来越多的国家意识到了印太地区的紧张局势对全球体系的影响,特别对欧洲的影响。 

“对于澳大利亚一直以来采取的非常一致和明确的立场,与会国有者高度认同和强烈的支持。这与我们的民主价值观是一致的。” 莫里森说。

由于澳大利亚作为嘉宾受邀参加G7峰会,因此在最终文件中没有直接发言权。

英国总理约翰逊早期时候曾说,一个明智的人不会怀疑COVID-19来自实验室,莫里森对此表示,世界卫生组织对大流行病起源的第二阶段调查 “早就逾期”了。“我不能告诉你它是怎么来的。我不知道。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们不知道,所有的潜在来源显然都应该被调查。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能够在将来会更好地处理这个问题。” 

莫里森支持建立一个全球预警系统,以便在大流行病开始时向各国提供早期建议,并支持将武器检查员式的权力交给世卫组织。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