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强中干的帝国,有你想不到的脆弱

我写俄乌战争的系列文章,有很多读者留言。有一部分认为俄国这仗打得难看又丢人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但是毕竟是一个幅员辽阔、资源充沛的大国,要是下决心捏死乌克兰,还是有可能的。

战争其实是考验一个国家的综合应对能力。而这方面,恰恰是沉疴日久的某些体制的短板。对于所谓大国的战争能力,可能我们都有一些错觉。事实上人类战争史上,有一些匪夷所思的真实桥段,是足以让我们窥见所谓大国,在某些特殊时期的脆弱——其夸张程度,是一般人都不敢相信的。今天我就跟大家摆一摆龙门阵,说一个中国历史书记载得很详细,但是后世都不愿多提的奇耻大辱——明朝嘉靖末年的53名倭寇入侵华东事件,吓得数万守军的南京城紧闭城门不敢应敌,史称“嘉靖倭乱”。

大家都知道,明朝统一天下,赶跑了彪悍的蒙古人而立国,武功在历朝历代中虽然不是最强,但是绝对不弱。而且无论从实力和体量,都算得上一个大帝国。但是谁能想得到,这么一个人口过亿、常备军超过百万的大帝国,竟然被仅仅百余名流寇一般的扶桑浪人先后洗劫三省二十余县,杀得人仰马翻,两个多月损失四五千兵力,上百官员,成为战争史上一个大笑柄。

嘉靖年间,对应的正是日本的战国时期,日本国内诸侯割据,攻伐不休,为此涌现出一大批勇猛善战的武士。有些因为战败失去领主供养的武士,就成为浪人。亦是后来明朝倭患的一个来源。位于九州岛最南端的“萨摩藩”(也就是今天的鹿儿岛),是全日本数一数二的强藩,其民风彪悍,善于攻伐,武士阶层素质极高,在日本国内也一贯以不畏死而著称。有点类似于我们战国初年的威名赫赫的魏武卒。曾经中国的属国琉球(现在的冲绳)就是被三千萨摩藩的武士征服后脱离了和中国的关系。

嘉靖三十四年(公元1555年)6月7日,来自萨摩藩的百余名人的浪人(刚登岸的倭寇具体人数不详,仅有“百余人”的记载),突然在浙江绍兴上虞县登岸入侵。这股倭寇成分很单一,没有中国流民的参与,全部是由日本浪人组成,这在明朝倭患中是非常罕见的(明朝倭患大部分其实是受到海禁政策影响,为生计铤而走险的沿海地区本国流民,通常十有七八,而日本浪人并不是主体)。而更不同寻常的事情还在后面。

一般倭寇入侵,都是为了劫财,洗掠一番后快进快出。但是这股来自萨摩藩的日本浪人,从登陆开始,就显示出极为不寻常。他们不劫财,不掳掠,不侵扰平民,甚至不贪女色,而是专门找官军和官员的茬。特别不一样的是,他们并不东躲西藏玩游击战术,而是大摇大摆的和明军正面对决,每次出场都是博命的派头。

据《明世宗实录》记载,这百余名倭寇登陆后,在浙、皖、苏三省进行了一次不可思议的大奔袭,他们先是攻击会稽县城,和闻讯而来的明军正面硬刚,阵斩明御史钱鲸;然后绕过杭州向西,攻击西兴县、昌化县、淳安县,然后又转向南直隶(今天的安徽),大战徽州、绩溪、旌德……在连番和明军的死磕中,明军大部分部队,虽然人数几十倍于倭寇,武器也较为先进(明军当时已经有火器装备),但是几乎每次接战,明军都是一触即溃,稍微好一点的,撑不了几回合也败走。

要知道这群倭寇由于是轻装奔袭,除了武士刀作为武器,并无其他辅助,大部分连铠甲和弓箭都没有。但是萨摩藩出产的武士确实名不虚传,战斗力爆表,有一个战斗细节被记录下来:在南陵县和明军交战的时候,明军指挥缪印弯弓搭箭射倭寇,倭寇居然根本不躲,而是侧身徒手接住了箭,这一幕当时把在场的明军吓蒙了——“诸军相顾愕贻,遂俱溃。”

在这股倭寇准备攻击南京前,经历和明军数十战,几乎都是杀得明军人仰马翻、丢盔弃甲。倭寇作战强度极高,但却只损失了大概一半人,抵达南京城下的时候,明确的记载还有53人。就这点人,倭寇也不准备撤退,而是要进攻南京!南京城作为明朝的留都,其重要性仅次于北京,有完善的一套朝廷班子,还有数万守军。但是面对这区区53个倭寇,南京守军居然被吓得闭门不出,不敢应战。倭寇看穿了明军的孱弱,极度嚣张,寇首身穿红衣,骑着高头大马,撑着黄罗伞盖公然在南京城下挑战,羞辱明军。被打怕了的明军居然抓一些平民登上城楼充人头,吓唬倭寇。

当时明朝著名的文人归有光正好在南京,他完整的经历了这个事件,在自己的《震川先生集·上总制书》中痛骂明军腐朽不堪,“徒令市井贫民,裹粮登陴……则平昔养军,果为何耶?”另外一个也在南京翰林、戏剧家何俊良,倍感丢人,说“暴客扣门,即张皇如此,宁不大为朝廷之辱耶?” (《四友斋丛说》)

我们看惯了历史,两军对阵都是旗帜飞扬,人头攒动。尤其是攻城拔寨这种大戏,哪有几十个人就开始演的?53个人攻打南京,如果这不是多方记载都印证的事实,盛产抗日神剧的横店估计都不敢这么拍。这伙倭寇在攻入江苏溧水县后,在一个农家全部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就这也没有明军敢去偷袭。

最后被打脸的大明王朝也意识到了这场入侵的严重性,不仅是丢脸,更重要的是暴露了天朝上邦外强中干的本质。苏松巡抚曹邦辅就对部下说:“此贼势捋数千劲敌,我地形、兵力为彼所窥,他日大举入寇,何以支之?”,翻译成大白话的意思是,咱们几千人连几十个倭寇都干不过,这个秘密要是被他们带回去了,以后大举入侵,那还玩个毛啊。

当然,最后明朝调集数省兵力,穷追不舍,最终还是在苏州浒墅关将已经筋疲力尽、被向导引入歧途的倭寇围歼。在80多天的战斗中,这股倭寇“经行数千里,杀戮及战伤无虑四、五千人。凡杀一御史、一县丞、二指挥、二把总,入二县……”

时至今日,这股萨摩藩的倭寇为什么入侵都还是一个史学家争论不休的谜题。不为财不畏死,专门挑战官军和斩杀官员。所作所为根本不像是普通为财为利的倭寇,而更像是专门针对大明王朝做自杀式攻击的恐怖分子。不论如何,区区53人攻击南京,吓得守军尿裤子的事迹,都是此后的中国史官不愿意多提的耻辱。

如果站在我个人的角度,对这个事件,我有另外的看法——其实不是敌人太强,而是明军太渣。萨摩藩的武士历经残酷战争,可能个人武艺确实比一般的明军士兵高强,但能做到以一敌十,甚至以一敌百,那实际上说明明军武备已经早就腐朽到不堪一战的地步了。

很多以武功立国的大帝国,无一例外的都会在整个帝国体制的腐烂中,慢慢失去作战能力。这是帝国统治的目标所决定的,元、明、清都是一个模式。因为在帝国体制中,其实军事力量更多是用来对内维持统治的,也就是吓唬人民的。帝国从维护统治的角度出发,事实上并不需要勇敢善战、目标远大的将军或者士兵——因为那反而会成为统治者的隐患。和皇帝需要贪官来维系官僚体系的忠诚可靠一样,军队只有维持平日养尊处优、鱼肉人民,才会真正和朝廷形成利益共同体。就像何俊良说的那样,“平日诸勋贵骑从呵拥,交驰于道,军卒月请粮八万……”(《四友斋丛说》)像“岳家军”“戚家军”那种纪律严明、目标远大、仰赖于将领个人而不符合朝廷利益的军队,是帝国体制最为忌惮的,急了可能会用,用完一定会扔。

所以为什么以前根本没有当过兵的绍伊古,会成为俄国的国防部长?为什么俄军造价高昂的军备拆开来都是渣渣?为什么疆场卖命的士兵连军粮都在用过期的?这才是帝国的用兵之道啊。维持一支适度糜烂的军队,和维持一个适度贪腐的官僚体系对于帝国是一样重要的。

那么对症下药,改革军制就能挽回局势吗?嘉靖倭乱之后,明朝上下深受刺激,这才有此后戚继光重新编练新军,成建制大规模引入火器的军事改革。成效确实也有,比如万历援朝战役,和丰臣秀吉的大军对战,普遍配备火器的辽东明军已经完全不落下风,但可惜都如昙花一现。最终还是没有挽救病入膏肓的大明。结果被兵力和装备都远远不如自己的满清灭了。外强中干的帝国,有的是你想不到的脆弱。这种脆弱不是技术上的,是系统性的死机。

所以俄军在乌克兰表现之狼狈,不只是一场场丢人现眼的战斗那么简单。就像大明的耻辱,不只是被53个倭寇痛殴一样。

知道了这一点,你就不会对一个帝国必然的溃败产生任何疑惑。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评论
  1. qiao collective User Says

    https://rumble.com/vy4om7–truth-of-falun-gongthe-shanghai-cliquegop-and-united-russia.html 世界最大的秘密军事基地—美国纽约市希望山龙泉寺—正在江派美国特种部队领导人曾铮同志、熊焱同志、傅希秋同志、赵岩同志与李恒青同志的带领下,积极备战,为在北美展开对美国民主党与习派的大决战磨刀砺马!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