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幽幽兰香情

十年前,我家养过一盆兰草,那是我们刚搬进武汉的新家时,一位朋友送给我的。那盆兰草用一个高高的青瓦盆栽着,如剑似的兰叶,宽宽的、绿油油的,一见便叫人喜爱。

以前,家中养过一些花草,知兰难养,未曾养过。朋友告诉我:兰草是肉根植物,喜润怕湿,平时多控水,多放通风处。按朋友的吩咐,便在家中精心养护这盆兰草。经过大半年的养护,兰蔸旁竟冒出几个圆鼓鼓的大花苞。到那年的春节,数支长长的紫墨色的花茎上,已缀满同样颜色的花骨朵。随着春节的到来,朵朵兰苞,如一只只美丽的蝴蝶,竞相开放。一股幽幽的馨香便在新屋大厅弥漫开来。那年春节,家中来客多,我便将开满红嘟嘟的兰花置于沙发旁的方几上,还特地在兰盆下托了一青花瓷盘。新装修的房屋是中式的,仿古的红木家具傍,有一盆鲜艳、雅致的兰花点缀,一下给新居增添了几分文雅之气。许多人见过兰草,却很少有人有机会近距离欣赏兰草开花,每每有客人到来,见到几上盛开的兰花,没有人不凑上去嗅嗅那诱人的芳香。那份喜悦之情,洋溢在每一位来客的脸上。也给我留下长久的记忆。

兰草是灵性之物,她生长在深山幽谷,孤傲而幽香。朋友知我,在我新居乔迁之时,将她馈赠于我;兰也知我,在余新居第一个新春佳节,便毫不吝惜地将她的热情和美丽尽情施展于众,替主迎宾,给主添彩,我怎能不感怀。

可是,自那年开花后,兰草再也没有开过花了。我查阅了相关资料,可能是我平时施肥少的原因。这盆兰草在我家养了多年,虽没再开花,可我仍对她充满期盼。

直到有一年,我和老伴要去澳洲带孙子,临行前,我才万万不舍地将兰草托负给一街邻,尽管一再讲死活无所谓,可我还是与其仔细讲了养好兰的许多事项。可是,一年后,当我们从澳洲回来,那盆兰草还是枯萎了。当我从邻居家拿回那个青瓦兰盆时,内心充满沮丧。

这之后,也曾几次想再购一盆兰草,只因我们每隔一段时间便要前往澳洲,也就打消了再养兰的念头。

二0一九年秋天,我们又从澳洲回来。这年底,武汉突发新冠肺炎疫情,这一发便是两年有余,两年来,我们同孩子们相隔万里,虽思念万千,也只能每日以视频相慰。转眼又到年底,疫情仍在肆虐。也许是内心长久的思念,心灵在寻找某些慰藉,一日回武汉家中,当我见到晾台上那个空空的兰盆时,便一下让我又陡生了养兰的欲望。于是,我将兰盆带回乡下,在网上查找欲购的兰品,我这才知,十年前朋友送给我的那棵兰草,是墨兰中的企黑,也叫“报岁兰”。于是,我又重新购了几棵同样品种的兰草。货到那天,我按商家的指导,仔细将她栽到新购的植料中。为减少她的寂寞,我又买了盆建兰中的七仙素。她的叶片比企黑窄,却更显婀娜多姿,尤如仙女舞动的裙带,充满了美丽的动感。七仙素的花是浅绿色的,她与企黑紫墨色的花形成鲜明对比。我将她们置于书房,让那曼妙的青春之美,每日陪伴我,也让自己内心,时时都有一份美好的期盼。

这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我家后院变成一个大大的兰圃,一圃绿油油的兰草,正开满五彩缤纷的花朵。两个年幼的孙子在花丛中欢天喜地向我跑来。当我从梦中惊醒,湿漉漉的枕边,竟散发着一股幽幽的兰香。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