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俗维基”创始人在日本遭可疑人员恐吓

恶俗维基网站的创始人肖彦锐目前正在日本留学,在此期间,他长期受到中国国安的骚扰。日前,他家门口又出现二名可疑的中国人,用汉语警告他,说警察正在调查他。在肖彦锐报警后,两人悄悄溜掉,不堪受扰的肖彦锐称,在中国的家人亦长期受到国安骚扰,不能给他汇钱,以致他的学业无法保证。目前他打算向日本申请政治庇护。

据海外华人媒体综合报导,7月30日下午6点10分,肖彦锐家门口出现了两个操东北口音的中国人,在没有相互介绍的情况下,直接用汉语告诉他“你违法了”,“不要以为你可以逍遥法外,警察早就已经在调查你了。”

肖彦锐感觉情况不妙,直接打电话报警,对方紧盯着他的动作,看到肖彦锐拨打报警电话,在肖讲了十来句日语,发现他真的在叫警察之后,就跑掉了。

在警察到来之前,有一个人跑回到肖彦锐家门前的马路边,用手机一直打字,肖彦锐躲在家门口用手机把他给拍了下来。

肖彦锐称,跟他谈话的人是一个很强壮的东北人,一边说话一边看着外面的车。幸好他家离国道特别近,车流量比较大,当时又是高峰期,不然不知道这个人会对他做什么。警察到了之后,开始以为是熟人的恶作剧,听取情况后,才重视起来。

肖彦锐表示,他去年才搬到这个住址,住的房子是独栋建筑,附近基本没有留学生。他家的门不是正对马路,而是在马路的侧面,如果想要进家,必须先进停车场,再走到侧门,然后才是他家。而那个中国人在没有确认的情况下,就知道他是肖彦锐,直接站在他家门口,直接用中文和他对话,不可能是误打误撞。

肖彦锐认为,“他们就是来恐吓我的,只知道我‘违法,逍遥法外’,这个案子太黑,太冤,就连他们派来的人可能都不告诉他们案件的具体内容。”

肖彦锐还称,去年三四月份,他就曾经报过一次警,汇报自己在网上被追逃、朋友被抓的情况,警察留了档案。他说:“那时候网站被抓的人失踪(监视居住)了半年,没人知道里面的人到底怎么回事。我到2019年10月17号才知道自己成为‘在逃人员’。”

恶俗维基案惊动北京当局 传十余名涉案公安落马

肖彦锐是恶俗维基网站的创始人,恶俗维基案被指牵扯习近平女儿习明泽个人信息泄露事件,今年以来,肖彦锐一直受到中国国安方面的骚扰,当局频繁劝诱他回国。

肖彦锐直言,不会相信中国国安的鬼话。同时称:“判决书上我是主犯,我还没到案就已经写我是主犯了,判决书上到处都是我的名字,说我欺压百姓,性质恶劣。而且我的确是两个网站的创始人。他们一定会把我整得很惨的。” 

肖彦锐说:“以前我也听说过会有人在国外被中国请来的黑社会痞子之类的骚扰,当时也只是当做传闻,但这次也是印证了确实在国外有这么一个情况,也证明日本在这方面被中国渗透得还是相当严重。”

肖彦锐气愤表示:“在国外媒体对案件都已经报导非常多的情况下,在这个时间点居然派人到我家里来,而且这里是日本,他们这种行为有点太明目张胆了。我相信日本的警察应该也是非常愤怒的。”

肖彦锐表示,据他所知,在外媒的报导之下,中国受到了一些压力。当局进行了调查,将原本的办案人员,广东茂名警方的杨光耀、李土华等人抓了起来,目前公安部换了一个新的专案组来处理此案。

肖彦锐称,上述消息是通过案件里的家长和官方的一些通报确认的。茂名市公安副局长李土华落马有官方通报;茂南区网警大队长杨光耀则是在今年的5月22日突然失踪的;对案件中的年轻人进行言语侮辱和拷问、殴打的那帮人也全部消失了;现在那些年轻人受到的一些不公正的待遇也发生了很大的改观。他相信这些失踪人员是被抓了起来。他分析,是这些年轻人的家长长期维权,海外媒体广泛报导,才让事件曝光,让中国高层有了压力,导致这些办案人员被抓,所以他认为这些人的相关势力对他是有意见的。

自由亚洲电台曾报导称,习近平女儿习明泽个人信息曝光案,令24名网络青年获刑。但青年人的家长坚持维权,事件引发国际关注后,传北京已经过问该案,十余名涉案公安、政法委负责人等相继被抓或落马。

肖彦锐说,“我们有理由相信北京正在介入这个调查,因为广东警方确实对上层撒谎,很多人拿到了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所以这个案件北京正在慢慢地进行了解,因为也涉及到习近平他个人在外国的一些颜面吧。”

肖彦锐称,2014年他创办了恶俗维基网站,2017年创办了支纳维基网站。二者的区别在于,恶俗维基是不涉政的。创办恶俗维基的最初就是把一些恶俗、搞笑视频,QQ群里的很多黑话等,记录下来。

学业难以为继 只能着手申请“难民”

2017年,肖彦锐到日本留学,学习计算机专业。因为恶俗维基案,他目前的状况非常不好。他称,他家只是普通家庭,因为这个案件,长期受到警察骚扰,阻止家里人给他汇钱,致使他在日本读书之类的开销非常困难。再加上他是残疾人(有视力障碍和下肢障碍),打工很不方便,因此生活非常拮据。

肖彦锐谴责中国方面采取这种非常低下的一个手段来阻止他在国外过正常的生活。他表示,目前,他在进行申请政治庇护的准备。日本的“难民”通过率非常低,但是他不太愿意离开日本。因为申难,他需要准备很多的材料,还要做好很多的心理准备。他说,“原本快要毕业了,但是这个学期我的学费支付开始有困难,我觉得已经很难再读下去。如果我不去学校,就是不交下个学期学费的话,我可能留学签证就会被取消,那个时候就会被驱逐。有可能会被送回中国。”

恶俗维基案始末

2019年5月,境外网站“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发布了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的化名信息、照片、个人身份证等一些个人信息,及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的一些个人资料。6月中国公安部成立项目组,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成为办案单位之一。

因“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的创办人及运营人员皆在境外。办案人员将案件移花接木到“恶俗维基”网站上,抓捕网站运维人员和数十名年轻会员。为将其炮制成大案,作为中共建政70周年的献礼。茂南网警大队及大队长杨观耀,指挥手下对他们进行严刑逼供。

2020年11月2日“恶俗维基”专案开庭,12月底24人被判刑,牛腾宇被指控为主犯,被判14年及罚款13万元人民币。

“恶俗维基”创办人肖彦锐在2021年2月公开发声称,习近平女儿的个资是公安内部人士泄露的,并讲述具体细节,同时指责茂名警方炮制冤案。

因牛腾宇的母亲及其他被判刑的年轻人的家长长期维权,加上海外媒体的持续报导,案件引发国际关注。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