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日:来自重庆的武装三轮

在乌克兰战场,要是有哪天看不见来自大国的元素,那是不正常的。

昨天有眼尖的网友发现,俄军部队居然用上了产自重庆隆鑫(Loncin)的三轮车,搭配的是一架堪称老古董的马克沁机枪。重庆隆鑫的这款中文名叫做“霸道”的三轮车,从厂家的网站介绍上看,主要是农用的,号称“空载单手可推,骑乘绕桩操控自如”,出口量第一。

没想到,都出口到俄国了。但是这么好的三轮车,你搭配一个百年历史的马克沁机枪,这怎么能发挥它真正的实力呢。你搭配一个城管还有赢的机会。马克沁,没用的。

如果时光倒退8年,那么开霸道三轮的,其实应该是乌军。2014年克里米亚战争之前,乌克兰由于政治上的内耗比较严重,而且又有诸多大国的条约保障,所以整个国家的武备极为松弛,根本没有想过要打仗。2014年2月,俄罗斯撕毁1997年乌俄两国签订《乌俄两国友好合作伙伴关系条约》(该条约明确了克里米亚是乌克兰领土),悍然派兵支持克里米亚亲俄派宣布独立,当时驻扎在当地的乌军总共有2.3万人,包括完整的陆海空三军建制,结果半数以上哗变,乌克兰海军代理总司令的杰尼斯·别列佐夫斯基甚至直接叛变投俄。

当时刚刚罢黜了亲俄派总统的乌克兰正是群龙无首的混乱状态,政府军根本无力掌控克里米亚局势,被迫撤回了不愿意投俄的6千名士兵。俄国人几乎是没开一枪就侵占了整个克里米亚。如果以那个时候乌军的状态和战力,可以说俄国人当时要占领整个乌克兰是有可能的。

如此混乱和疲弱的乌克兰军队,又是怎么在8年的时间里,脱胎换骨,成了今天俄国人倾20万兵力都打不垮的强悍之师呢?

这个,还真是要归结于俄国人自己。吞下克里米亚的苦果之后,乌克兰人痛定思痛,开始意识到国家真正的危机所在,厉兵秣马,重整军备。但如果仅仅是准备,而没有实战,一支军队是很难有战斗力的。俄国人2015年在顿巴斯地区出钱出枪出人,挑动两个亲俄实体独立,武装挑战乌克兰政府军,这无形之中给了乌军实战演兵的机会。延续至今过的顿巴斯战争——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乌东战争,固然是乌克兰的内战悲剧,造成了大量死伤,但某种程度上,使得曾经羸弱不堪的乌军,在经年累月的残酷战争中得到了锤炼和改进,从最初的伤亡惨重到逐渐占据上风,大批经过实战的士兵和指挥官成了今天在俄乌战争中打得俄军一脸懵逼的劲敌。今天我们在战场上见识到的乌军化整为零、小股作战的战术,其实乌军已经在顿巴斯实践过了。

可以说,俄国人的对手,全是自己栽培出来的。他们所有的战斗计划,可能都是按照2014年在克里米亚望风而降的乌军来制定的,从没想到8年的时间,乌军从装备、组织到士气都早已经脱胎换骨,完全是两支天渊之别的军队。特别是乌军本次依托大数据分析,无人机配合作战的全新模式,在战争史上是第一次大规模应用。不要说懵逼了的俄军,就是军迷,可能也是第一次见,俄军落伍的不仅是霸道三轮车,而是整个战术思路都已经不在线了。

美帝CNN昨天邀请了美国陆军上将、曾经的阿富汗战场指挥官,还担任过中情局局长的大卫彼得雷乌斯(David Petraeus)专题讲解俄军为何短时间内如此多的高级将领被击毙。彼得雷乌斯断定俄军的通讯出了大问题,一定是被乌方干扰切断,只能铤而走险,用非保密渠道传递命令甚至使用民用手机,因此轻易被乌军定位斩首。

皮得雷乌斯的看法之前在我的文章中其实已经解析过。这也可以看出,俄军好战而不善战,跟我之前预测中屡屡提到的80年前在苏芬战争中被羞辱的军队,本质还是一样的。“世界第二”的名头纯属一堆废铁的堆砌,参考意义不大。甚至有美国评论认为,俄军就是“有核弹的沙特阿拉伯”。昨天乌方公布了一段在战况较为激烈的尼古拉耶夫附近截获的俄军通话,通话中俄军下级向上级抱怨,战况“比车臣还糟糕,50%的部队有冻伤,无法撤离阵亡士兵,没有足够帐篷,还被友军误炸”……

当然,我们不能说俄军毫无进展,目前俄军在东部第一次突破了乌军在顿涅茨克以北的防线,但也仅仅推进了十几公里,这是俄军几天来最大的进展。而其他战线对他们十分不利:

1、美国国防部称,乌军已成功扭转战局,局部收复失地,尤其是在南部战线。

2、在基辅西北,俄军位于布查、伊尔平、霍斯托梅尔的部队已经被乌军完全包围,目前如果不突围有可能被“包饺子”;

3、南部城市沃兹涅先斯克(Voznesensk)传出消息称,当地群众与乌军合力摧毁了一支俄军坦克纵队,并迫使围困该市的俄军部队后撤;

3、被俄军“最后通牒”的重镇马里乌波尔(Mariupol)巷战正酣,目前最新的消息是,俄海军陆战队第810近卫旅指挥官,上校阿列克沙罗夫,在马里乌波尔的巷战中阵亡;当天有7000居民成功撤出马里乌波尔。根据乌方的估计,目前仍有大约10万人困在市内。

国际社会方面则穷追不舍,继续对俄施压:

1、北约秘书长表示,北约将通过一项大幅度增加在东部地区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的军事部署的计划;

2、立陶宛国防部长访问基辅,商讨援乌事宜;

3、波兰以从事间谍活动为由驱逐45名俄罗斯外交官;

4、法国政府宣布冻结俄权贵8亿多欧元的资产;

5、拜登启程访欧,美国将再制裁逾400名俄国家杜马议员和精英,几乎囊括了目前克里姆林宫的权贵阶层;

6、美国务卿布林肯宣布将评估俄军攻击平民的战争罪行。并将和海牙法庭一起利用一切可用的工具追究责任,包括刑事起诉。

西方的严厉制裁,让一直强硬的俄外长拉夫罗夫也松了口,他在自己的母校,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参加一个研讨会的时候表示,完全没有想到西方会使出扣押俄外汇储备这一招。如果可能还是准备与西方合作——可见在无钱可用还要咬牙打仗的情况下,说不痛那是假的。该服的时候总是要服。

压力之下俄国内部也是暗流涌动,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前上校、乌东分裂操盘手之一的伊戈尔·吉尔金在接受俄媒采访就抱怨,俄对乌军做出了“灾难性的错误评估”。退役中将、俄国家电视台常驻评论员叶夫根尼·布津斯基甚至直接说,“几十年来都没有见过苏联和俄罗斯军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遭受如此巨大的损失。”据彭博社报导,俄负责国际关系的特使阿纳托利·丘拜斯(Anatoly Chubais)因反战而辞职,并已离开俄罗斯。丘拜斯是政坛老鸟,也是把丁丁引上政坛的贵人,曾在叶利钦时期担任俄联邦第一副总理、总统办公厅主任、财政部长等要职,他也是目前为止和丁丁决裂的最高级别官员。

乌克兰政府以前为了拉拢美乌关系,专门花大价钱聘请了华盛顿的游说公司,希望美国制定有利于乌克兰的政策(关于华盛顿的游说产业,有兴趣的可以参考好莱坞电影《斯隆女士》)。这些为钱而工作的说客,现在居然免费为乌克兰工作了,不遗余力的争取美帝对乌的军事和人道援助——领头的是一个律师,叫做安德鲁·麦克,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时候说,“就我们今天所知的情况,如果我们生活在1937年到1939年间,我们会要求捷克斯洛伐克人提供报酬,再为他们游说反对张伯伦和他的政策吗?”(1938年的英国首相张伯伦执行绥靖政策,牵头搞了《慕尼黑协定》,将捷克斯洛伐克的一部分地区割让给纳粹德国)

“不,”他说,“当然不会。”

这个表态,像极了战国时期著名的单骑救赵的平民英雄鲁仲连。你看,连在商言商的说客,都开始铁肩担道义的时候,这个世界还是有希望的。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