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刀见血 滴滴惊魂 再买中概股“你就是个白痴”

中国最大的网约车平台滴滴全球(股票代码:DIDI),在中国政府发出对其进行网络安全调查并下架其应用程序后,周二股价一度暴跌超过25%,而所有中概股几乎全体陪跌。法律学者告诉美国之音,现有美国法律无法保护美国中概股投资者免遭池鱼之殃;投资专家呼吁投资者远离中概股。 

滴滴全球股票星期二在早盘下跌20%,午盘后深跌至21%,收盘前15分钟出现反弹,最后以下跌19.58%,或每股12.49美元报收。 

主要中国概念股,如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微博等一并陪跌,其中被中国政府宣布调查的另外两家6月刚上市公司: 帮助货客运户和卡车司机建立联系的平台“满帮“(股票代码:YMM)和求职平台Boss直聘(股票代码:BZ)分别下跌6.6%和15.9%。 

6月30日,滴滴全球以每股14美元在纽交所上市,以14.17美元的微涨收盘。 

7月2日,中国网信办宣布对滴滴进行网络安全审查,称在当局进行审查期间将暂停滴滴新用户注册。滴滴当日收盘股价下跌5.3%。 

7月4日,中国网信办表示,该公司在收集和使用个人信息方面存在严重违规行为,然后下令从商店下架该应用程序。 

7月5日,中国政府宣布,另外三家中国平台也将暂停新用户注册,其中两家在美国上市。 

滴滴全球面临多起集体诉讼 

截至周二,已经有四家美国法律事务所对滴滴全球采取法律索赔的调查行动。 

在中国政府的网络管理部门对“滴滴”进行网络安全的调查宣布以后,代表投资人权益的美国Labaton Sucharow LLP律师事务所,7月2日向滴滴股东发出通告,表示将代表滴滴股东就索赔进行调查。该律师事务所表示,滴滴股东可以联系该事务所以获取进一步的信息,并保护自己的投资。 

位于纽约的Rosen律师事务所7月4日发出通告,“鼓励亏损的滴滴全球投资者咨询集体诉讼调查”。 

位于洛杉矶的Schall律师事务所7月5日说,其调查的重点是“公司是否发布了虚假和/或误导性陈述和/或未披露与投资者相关的信息。” 

同样位于洛杉矶的全国集体诉讼律师事务所Glancy Prongay & Murray LLP,7月6日发布通告,将“继续代表滴滴投资人就滴滴公司及其管理人员可能违反联邦证券法的行为进行调查。” 

预计还将有更多美国的律师事务所就此跟进索赔调查。 

问题的关键是滴滴事先是否收到了中国政府的口头或书面调查警告,“你滴滴在上市之前如果真的收到政府的警告的话,从法律角度讲你必须以最快速度向全体投资人披露。”纽约天骄资产管理公司负责人郭亚夫告诉美国之音。 

但是假如滴滴在上市之前并没有收到任何警告,“那他是没有责任的,”郭亚夫说。“滴滴在免责风险条款中其实把这些都写得非常清楚。” 读过滴滴上市招股书的郭亚夫说。“具体说就是将来获取个人信息可能没那么方便,政府的管理会更严“,郭亚夫补充。 

美国主流财经电视台主持人吉姆·克莱默(Jim Cramer)今天说,滴滴全球在首次公开募股后的失败,可能会永久改变美国投资者对寻求在华尔街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态度。 

“如果你在这之后购买中国股票,你就是个白痴。你是个白痴。我才不在乎它是否会流行,”克莱默周二在他的节目中说。 “为什么你需要在这之后将你的资金置于风险之中呢?” 

美国现行法律无法保护中概股投资人免受中国政策影响 

周二,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弗里德(Jesse Fried)告诉美国之音,根据现行法律,美国监管机构无法保护美国投资者免受中国采取的损害在美上市中国公司的监管行动的负面影响。 

“理论上,美国可以禁止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但只要这些公司在首次公开募股( IPO)时提供了充分的信息披露,美国证监委( SEC)就无权这样做。” 

去年12月,前总统特朗普签署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FCAA),法案规定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如果连续3年没有达到美国的审计标准将从美国交易所退市。 

滴滴是中国最大的网络约车平台,占全中国网约车绝大部分市场。中国政府要整肃滴滴网络安全问题,为什么不在它来美上市前就阻止其首次公开募股的发生呢? 

弗里德说,他怀疑中国是否会关心给美国投资者造成损失。“这就是为什么它可以对美国上市公司表现得非常激进。如果滴滴在中国上市,中国监管机构在遏制滴滴方面会更加谨慎,因为他们会担心中国投资者的反弹。” 

彭博新闻(Bloomberg)说,希望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现在面临着向可能的投资者推销股票的艰巨任务。“随着北京对滴滴全球公司(中国版的优步)以及最近在华尔街首次亮相的另外两家中国公司进行调查,全球股票管理人正质疑这个中国日益严控大数据所带来的监管威胁,是否还值得冒险投资。” 

还有34家中国公司准备来美上市 

根据彭博新闻的数据,今年有多达 34 家中国或香港公司宣布准备在美国上市现正等待批准,北京对科技行业的最新打压可能会打击投资者的情绪。“此类交易一直以创纪录的速度进行,今年迄今为止,在纽约上市的IPO反映在市值上的价格已超过 150 亿美元。” 

《纽约时报》说,中国最大的网约车平台滴滴出行从投资宠儿,变成了中国政府快速整治国内互联网行业行动的最大新目标。“该行动发出的信息很明确:政府有权管它们,即使在全球运营、即使在海外上市。” 

去年金融科技巨头、阿里巴巴的姊妹公司蚂蚁金服首次公开募股被叫停,中国加快了打击本国互联网巨头的步伐。 

财经报纸《巴伦》报道,中国政府这场对科技公司整肃的行动还在进行之中。该报引述中国监管机构的话说,政府“将收紧允许中国公司在海外上市的规定,并修改其首次公开募股的批准程序,这可能会阻止像刚刚完成的约车平台滴滴全球这样的大型中国 IPO 的可能性。” 

《巴伦》引述纽约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马文彦的话说,“对数据越来越严格的审查可能会蔓延到其它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而来自中国和美国的更高的合规要求可能会导致更多的中国科技公司继续留在国内。” 

中概股政策风险太高 

“中概股政策风险太高,”郭亚夫说。“今天是滴滴,昨天是阿里,前天是好未来(股票代码:TAL)、新东方(股票代码:EDU),大前天是美团(股票代码:MPNGY),也被修理了一下,总之中国政府加强了对这些公司的监管,那监管当头,投资人谁还愿意去持有这些股票啊?” 

郭亚夫认为,滴滴首次公开募股的失败对整个中概股,乃至中国的资本市场都将造成后果。“从整个中概股来看,滴滴已经给整个中概股雪上加霜,给对中概股有信心的人又当头泼了凉水,特别是在美国股市,纳斯达克连创新高的这种股市一片大好的形势下,而中概股在连创新低,这对整个中国资本市场都造成了一个伤害。”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