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国经济胁迫外交越来越没用了

近日,有专家在外媒撰文称,北京采用海关延迟、市场禁入、严格检疫措施及反倾销等经济手段,迫使许多国家放弃自己的理念或立场,这些措施具有政治性,被制裁的国家明白北京的意思,从而被迫放弃原则。如今,中国的“以经逼政”已不太管用了,这些国家应“团结起来集体回应北京。” 

《BBC》媒体观察部(BBC Monitoring)东亚专家Pratik Jakhar在美国杂志《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上发文说,中国的“以经逼政”的方法是,海关延迟、市场禁入、严格检疫措施及反倾销等。中共很热衷以这样的经济胁迫对付挑战中国的国家,其主要目的为二:直接改变他国政治行为、立场或论述,以及间接恫吓他国以达“杀鸡儆猴”之效。

文中还例举了发生于2010-2016年间中国经济胁迫成功案例,当时,中国在政经及外交上都如日中天,国际社会尚未兴起反制声浪,所以得以屡屡得手:

挪威:中方以进口鲑鱼胁迫服软。2010年挪威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被中国关押的异议人士刘晓波,中国对挪威鲑鱼进口瞬间暴跌。2013年开始,挪威致力与中国重修旧好,2016年外长访中,恢复两国正常关系;直到2017年总理瑟尔贝克(Erna Solberg)率团访中后,北京才宣布重启中挪自由贸易协议(FTA)谈判,并又大量进口挪威鲑鱼。此后,挪威官方没有对中国人权问题做过评价;

菲律宾:因南海主权问题被中方禁香蕉出口而示好北京:

2012年中菲在南海黄岩岛发生主权争议,中国以检疫问题为由禁止进口菲国香蕉,2016年菲国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上台后与北京示好,才恢复香蕉贸易。

蒙古:为迎达赖访蒙古而向中致歉

2016年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访问蒙古,中国关闭蒙中边境,双边贸易停滞。蒙古外长向北京表示:对达赖访蒙古感到“抱歉”并声称“恐怕不会再让达赖喇嘛来访”……

澳洲智库”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报告《中国胁迫式外交》中表示:2010年以来,中国对外国政府和企业发动150多次胁迫式外交。

然而,如今的情势似乎出现了很大的变化,愈来愈多国家不愿愿为北京的经济胁迫而放弃尊严和原则,宁愿牺牲短期经济损失坚持公平对等的外交策略。这股力量鼓舞来其他国家朝着这个方向而行:

波罗的海小国立陶宛遭遇中方经济胁迫却显强硬

今年7月20日,立陶宛允许台湾成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后,中国大骂立陶宛是“是错误估计中国实力的小丑。”还召回驻立陶宛大使,切断连接立陶宛的铁路货运、禁止进口该国农畜产品、通过官媒建议当局与俄国、白俄罗斯合作惩罚立陶宛。

但立陶宛没有退缩,国防部建议民众扔掉并避免购买中国手机,还提醒国民注意无意中泄露中国的民运人士或台湾人的信息被中方获取。立陶宛外长蓝斯柏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表示,中国压力只会强化立陶宛的意志。 

于此同时,捷克、斯洛伐克也有与台湾加深合作关系的征兆。

台湾被中关闭旅游和水果出口后转身开辟其他出口通道

台湾凤梨出口调整前后对比
台湾凤梨出口调整前后对比 网页图片

台湾凤梨约有10%外销,外销中约9成输入中国大陆,占约1亿5千万美元。今年三月,中国海关总署在2月25日以台湾凤梨(又称菠萝)有病虫害为由,宣布3月1日起暂缓进口到中国大陆。此禁令立即在台引起激烈讨论,被台媒称为“凤梨之乱”。也“乱出”了有关台湾农产品是否过度依赖中国单一市场、此禁令究竟是商业抑制政治因素干扰等话题。尽管台湾1-8月凤梨外销量与去年同比下降35%,但也成功进军日本、香港市场,对日出口和去年同期相比增加8倍、香港则是6倍。还连带着同样遭中国封杀的释迦、莲雾找到销售出路。 外媒评台湾在“凤梨大战获胜。

台湾凤梨(菠萝)
台湾凤梨(菠萝) 网络图片

澳洲被中国禁止煤炭出口 中国反陷能源危机

自从澳洲要对新冠状病毒溯源后,中方切断了对澳洲煤炭的进口。澳洲出口中国市场的份额高达出口量的三分之一。时隔一年,中国陷入因缺少煤炭造成的全国大规模停电。迫不得已,中方悄悄卸下被停滞在中国港口的澳洲货轮上的煤。令人意外的是,由于澳洲致力开辟其他市场,2020年澳洲对中总出口额仅衰退2%。该国财政部长佛莱登柏格(Josh Frydenberg)今年9月表示“许多人可能会相当惊讶,但澳洲受到的冲击相当小”。

另外,一向对中软弱的加拿大政府自2018年逮捕中国电信巨头华为财务长孟晚舟后,也坚守住了和美国的引渡协议,顶住了中国经济报复和“人质外交”,最终迎回来自己国家被中国扣押的人质。

以上所述,东亚专家Pratik Jakha认为,把贸易当武器不是那么有效,甚至会导致反效果。北京“杀鸡儆猴”的做法虽然在过去让美国华尔街、好莱坞、硅谷巨擘、体育产业、航空公司都有对北京“叩头”,但随着中国的经济制裁效力萎缩,无法阻止其他国家杠上北京。另一方面,北京的胁迫还促使其他国家减少对中依赖、加速出口多元化,甚至把他们进一步推向对手——美国。

不过,Pratik Jakhar也强调,这些应对措施不代表中国的经济胁迫无足轻重。北京会停止不起作用的“以经逼政”方法后, 自然会想办法加强其胁迫力道。此外,国家或能承受中国压力,但企业不见得有能力或兴趣抵抗中共。因此,各国应团结起来集体回应北京,同时考虑实际贸易对策,例如如何补偿失去的收益?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