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奥乱象频生 多国运动员苦不堪言

此前有媒体报导,德国代表队的官员表示,他们的运动员在北京的所谓隔离酒店经历了噩梦般的待遇,比如网路连接差、甚至没有网路、食物糟糕、份量不够,没有训练设备。其实不止是这些,在这次冬奥会上,被各家媒体曝光的乱象层出不穷,下面是小编整理的部分案例:

在采访中 周嘉鹰被禁用英文回应

冰球运动员周嘉鹰在加拿大出生,近年被招募到中国国家冰球队。从周嘉鹰的官方奥运简历上可以看到,她能用流利的英语、普通话和法语与人交流。这对于参加奥动会的运动员来说,十分有利,毕竟这里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但是在采访中,周嘉鹰却不被允许用英文说话。

据路透社报导,2月6日,中国女子冰球队以2比1战胜日本队后,在五棵松体育中心接受采访。媒体对中国队球员提问,守门员周嘉鹰用中文回答问题。之后,记者问她能否用英文回答几个问题。周嘉鹰转向一名助手,用中文说她不被允许这样做。这位助手用英文说:“她不被允许说英文,我会尽力为她翻译。”

对此,路透社评论,这一现象反映了奥运东道国与支持其体育队伍的外国出生运动员之间的关系。

报导称,当周嘉鹰被问到,她参加冬奥会为什么会采用中文名字时,助手转述称,她的名字来源于她的母亲,而她的母亲在中国出生。“嘉”的意思是“美好”、“温暖”和“美丽”。

这时,周嘉鹰俯身低声说:“Auspicious”(吉利)。

助手重复:“Auspicious”。

首钢滑雪大跳台被质疑建在核反应堆旁

近日,有媒体注意到冬奥会赛场之一——首钢滑雪大跳台。有人称,附近的几座柱形建筑是“核反应堆”,被中国当局否认,澄清说,这些是工业冷却塔。

2月8日,美国企业家马克‧安德里森(Marc Andreessen)在推特发布首钢大跳台的照片称:“这张照片让我很生气。我们也应该在滑雪场旁边建核反应堆。”

一名叫John Lovett的网友在推特上称,奥运会的大跳台似乎就在斯普林菲尔德核电站(Springfield Nuclear Power Plant)旁边。

2月9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发表文章,提出网友关于核电厂的猜测,并介绍了大跳台周围的环境。

2月9日,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在网站环球网批评安德里森等人的言论。并解释称,这些建筑是废弃的工业冷却塔。还称,跳台和工业冷却塔相互搭配,成为北京冬奥会一个标志性的景观。

中国选手任子威被判罚阻挡犯规 无缘决赛

2月9日,在短道速滑男子1500米半决赛中,中国选手任子威被判罚阻挡犯规,无缘决赛。

当天的比赛分三组进行,任子威在第三组,与匈牙利华裔选手刘少昂、加拿大选手哈梅林和韩国选手朴章爀同场竞争。

在比赛开始前,任子威很快超过两位选手,位列第一。但随后,刘少昂从外道冲到最前面。在最后的冲刺中,朴章爀加速反超任子威。在比赛的最后冲刺中,任子威未能抢回前二的位置。最终,裁判以任子威手臂阻挡为由判其犯规,刘少昂以2分12秒519位居小组第一。

德国运动员:离境后再批评中国

2月9日,曾严厉批评过中国当局的德国女子单人雪橇金牌得主盖森伯格(Natalie Geisenberger)表示,她会等到离境后再对中国当局发表评论。

路透社报导,2021年11月,盖森伯格曾批评中国当局组织的测试赛。

2月8日,盖森伯格在女子单人雪橇夺金,完成冬奥3连霸。2月9日,盖森伯格在记者会上直言,当她还在中国时,她不会对中国当局发表任何评论。她说:“必须小心注意发言的时间点与地点……。等我回去(德国)时,可能有更多的事要说,但在这里我不会发言。”

俄罗斯运动员称:饿到直哭

据美联社报导,2月3日,俄罗斯运动员瓦斯涅佐娃在Instagram发文说:“我的胃好痛,脸色非常苍白,黑眼圈很深。我希望这一切赶快结束,我每天都在哭,我好累。”她说这些症状是因为北京当局提供的食物太差。

瓦斯涅佐娃说自己瘦得厉害,骨头都突出来了。在这些天她主要靠吃意大利面活了下来,因为其它的食品“难以下咽”。她说:“但是我非常饿,今天我吃了他们提供的所有肥肉(而不是精肉)。” 

比例时选手 泪流满面

日前,比利时女子俯卧式雪橇选手梅勒曼斯(Kim Meylemans)在抵达北京时,核酸检测呈阴性,但是她仍被送去隔离。她将自己泪流满面、抱怨自己病毒检测呈阴性后还被送去隔离的视频发布到社交媒体上,引发国际关注。

之后,国际奥委会介入,在奥委会的协调下,梅勒曼斯被解除隔离,重返奥运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