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热泪,为墨尔本皇家医院盈眶

我和妻子去医院。不识街名,由本土热情邻居充当带路党,居然带入歧途。怎么回事?他是这个街区长大的啊!这里的一切都装在他的心里啊!瞎猜,这位老先生,是在车上熟悉路途的,现在步行,所有参照物都化为变形金刚,不走错才怪。突然听说,老先生10岁之后再也没有进过医院。怪不得!

平时我和妻子以步行为主(不光是去医院),往后的路,还得靠自己。

没有看到医院的十字标识。有英文招牌。查译后知道,是墨尔本皇家某某医院。

女儿要做产前体检,顺便开药,一大早就先到了。

澳洲公民、绿卡持有者,直接出示医保卡——传说中覆盖所有公费医疗支出的Medicare国民健康保险卡,即可免费看病;免费范围覆盖住院的所有医疗支出。如果医生认为某位患者必须去国外治疗,政府会报销全部费用。公民是回家的血肉,国家的老大,这才是厉害国!手头有一个现成实例。一位华人,标准的爱国大妈。她虽有绿卡,根本不把澳洲放在眼里,整天爱这爱那不离口。今年回国,与老同学聚会,高唱红歌,突然中风扑地。经抢救,命保住了,但不能说话。住院期间,请护工每月一万多元人民币,许多进口药及先进治疗不能报销,每星期约二万元人民币。按医保规定,医疗费每年有上限,分解落实下来,每月也有上限。额度一到,立刻拔管子、停药,赶出医院。就算未到上限,因为有住院时间限制(一般是两周),一个月要搬一到两次。大妈明白亲民的医疗制度是怎么回事,急在心里,咿咿呀呀连比带划,吵着要回澳洲。最后终于弄回来了。

门诊部,人们都安静地坐着,低声交流,如同讲悄悄话;身边的硕壮黑人,也用粗喉咙、大嘴巴讲悄悄话,像在密谋什么。黑人眼亮齿白,但脸黑手黑脚黑,肚皮或别的什么应该也黑。指甲部位和其他人种一样,肉红色。没有直接看到俗常的美,却能感受到生命的威猛,那是雄健之美!

我起身走动,工作人员马上前来询问:有什么需要?不太自在,只好老老实实傻坐着,或避到大门外。

医生不穿白大褂,穿便服;看完一个病人,必出门迎接下一位。想起以往去看狗医生,医生也出门迎接狗。我在中国大陆生活五十多年,从来没有医生迎接过我,躲避我的倒不少。

有几位打预防宫颈癌HPV疫苗的小孩。要求12岁左右打,男女都打。一般最迟可到25岁。肌注这种疫苗,澳洲1995年就普及了。中国大陆滞后二十多年。此举直接将澳洲宫颈癌的HPV病毒在18岁至24岁女性中的流行率,从28%降至7%以下。预计到2034年,妇女死于宫颈癌的几率可降低至十万分之一。

小孩打完针,针口不压棉签,而是绑一大坨棉花。

候诊区的最佳位置,坐着几个老太太,很悠闲,在等待医生接见。有点叽喳,正交流心得:“得了妇科病,要去找男大夫看,男大夫看得仔细。”“我给媳妇说,如果你子宫那里麻麻的,酸胀酸胀的,有点像要来大姨妈,就是怀孕了。”另一个跑题跑得远,“网上说,‘世界麻将大赛,中国队仅获得37名。’我真的愤怒啊!这简直是个超级笑话!你说足球不行,我认了;篮球不行,我认了;田径不行,我认了;科技不行,我认了。你他妈的连麻将都不如人家,我怎么认啊!”……

这是已经移民的中国大陆人,来看不花钱的耍耍病的;其实没有病,是把看耍耍病,视为消闲的一种方式。有的则是来要求开抗生素的,仿佛和抗生素,是一对生死姐妹。看样子,如果自身机能允许,她们会抓紧时间,嘭咚一声,生一个免费娃娃耍。可惜都虚度完了罹患宫颈癌的黄金岁月,不用打针预防了。但理论上讲,无论岁数大小,感染前打,也有用。因此就是80岁老妇,如果喜欢,就可以打。不过这样混日子,不混出真病来才怪。我若是医生,必定先想方设法专门给这几个老妇,精准地,一人锥一针疫苗。要不然就狠狠收拾臀部,起码能多打几针,并训斥,“不用整个屁股都露出来!”还可以实施肠道检查。

抽空继续侦察。女儿快临产了,我们应该看个放心。医院有免费的“产前观光”,我们名正言顺到处逛。病房多是单人间,少量双人间(各家医院不同,没听说过三人间)。产房全是单人间,产妇病房也是单人间,病房里,居然有冰箱,另有中央空调,沙发,电话,电视;电视播放育儿招数,可以调其他节目。两张床,一张供丈夫全天候陪护,留宿(其他家属白天可以陪护12小时)。都是普通病房,面向公众。没有高干病房(更没有高干医院),没有特需病房,没有所谓的VIP病房。按照大陆百姓的标准,或许可以说,所有病房都相当于高干病房,特需病房,VIP病房。也没有保安,没有医闹。

远远地,偶然瞟到一个黑人护士,正在教产妇母乳喂养,换尿不湿等基础套路。虽然医生穿便服,但护士却穿制服;其制服和大陆护士制服,明显的区别是,前者是敞领口,后者是全封闭。

临近中午,产妇将早就打好勾的菜单,交给了餐饮部职工。不久,白人护工来送餐了。当然是一天送三次。有特殊需求,比如说不吃汉堡、三明治,渴望吃到大米饭,要提前告知。

有翻译,是同声传译。需要预约。

带路的邻居,得知我们专程从中国大陆赶过来,喊我们放心,说只要是产妇、住院病人,每天洗澡、换床单、换衣服,护士全程伺候。

以上一切,包括接生,都是免费的。

女儿检查完毕,药也拿到了,我们边走边聊。女儿说:“怀孕了,才切身体验到看病不花钱,各种化验检查包括B超不用带钱的惊喜。自从入籍后,身体棒棒的,根本没机会享受医疗福利,感觉好像把过去二十多年的亏欠都捞回来了似的。”

邻居也说:“这是公立医院,私立医院服务更周到更全面!”接着继续热情介绍,让我第一次知道了,世界上,还有专门的“医生誓言”;而且,西方医学从古希腊时就有。当代“医生誓言”是国际通用的“1948年日内瓦医生誓言”。“誓言”要求:“我面对病人时,不会因为其贫富,美丑,身份地位的不同,而给他们提供不同的服务。”而中国大陆医疗,公开分出等级,提供不同服务,是不执行“医生誓言”的;也从来不提及“医生誓言”,估计又是“国家机密”吧!

我深有感触。故乡再好,再进入新时代,再两个一百年不动摇,但看病要钱,没有钱光有病——撵出去;没有病光有钱——喂你几桶保健品。新乡再坏,再处于没落阶段,再三五年就动荡一次,但医疗免费,没有钱光有病——欢迎光临;没有病光有钱——捐款建医院。喊我选,喊特殊材料制成的人选,喊凡夫肉胎选,喊美粉选,喊左粉选,喊爱国者选,喊爱国贼选,喊智者选,喊傻瓜选,喊英雄模范选,喊其他什么什么怪物选,都不会选撵出去的,而一定选欢迎光临的。想起故乡,似乎一切都是人民的:人民币,人民广场,人民政府,人民大学,人民公安,人民法院,人民银行,人民公园,人民医院……恰恰澳洲这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医院,偏不叫人民医院,而叫皇家医院。老百姓说,帮理不帮亲。那么,谁有理,就该帮谁。我们若有热泪,一定存储起来,专为皇家盈眶,才不违背良心,才没有丧失理智,才是个正常人,才公平公正,才算站到了正义一边。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