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前夕异见人士被强制旅游 天安门母亲要求追责

六四”将至,在这所谓的“敏感日子”里,中国当局如临大敌,全国各地加强安保,打压异见人士。从5月31日起,北京等多地的多位异见人士被当地公安带走“强制旅游”,也有异见人士接到公安警告不得接受外媒采访。由六四遇难者家属组成的组织“天安门母亲”的发起人称,做为遇难者家属,他们要求当局公开真相、赔偿及追责的决心始终不变。

再过几天,就是“六四”三十二年的纪念日,北京等地的异议人士陆续开始被强制旅游。

自由亚洲电台援引北京异见人士查建国称,公安早已通知他,今年六四前夕要去外地旅游,但不知具体日期和行程。他说:“已经打过好几次招呼啦,六四要出去,不能在北京。七一是中共建党100周年,也要出去。这两个日子都要出去,不能留在北京。按照惯例,每年六四他们都要有行动的。”

北京异见人士季风称,5月31日,贵州老家的警察来北京,打算把他带离北京。他说:“他们(下午)两点多钟从贵州过来,三个人,一个是桐梓县政法委书记,一个国保大队长,一个前任国保大队长。他们告诉我先商量好要到哪里去,反正今天下午不走,明天一早都要走。”

另外,贵州大学前教授杨绍政失联超过半个月,他的朋友分析,杨绍政很可能已被当局强制旅游,也可能是被安保秘密抓捕。

据称,也有人没有接到旅游通知,但是却被当局要求不得接受外媒采访。例如,曾揭发汶川豆腐渣工程的成都维权作家谭作人就拒绝了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他说:“去年我旅游了三天,今年还没有听到(旅游)。不过,已经习惯了,六四前后这几天,我不说话,也不接受采访。”

天安门母亲:解决六四惨案是中共的责任

5月31日,由一百多位遇难者家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发表祭文,称六四惨案,是中共当局回避不了的责任,希望政府可以拿出勇气,拨乱反正,为当年的血腥屠杀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祭文中称,在1989年6月4日,解放军出动坦克及真枪实弹的士兵,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北京市民开枪、碾压,惨案至今已过32年,国民不可公开纪念及追责,年轻人不知道或不相信当年的屠城惨案。

祭文指,期待中共和中国政府拿出诚意和勇气拨乱反正,担当起屠城事件应该承担的责任,并重申天安门母亲的三项要求:真相、赔偿、问责,认为可从公布死亡者名单开始,由浅入深,先易后难,逐步还原当年六四屠城的历史真相。对遇难者亲属进行赔偿,对当年下令开枪的责任者追究其法律责任。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之一的张先玲表示,虽然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但是他们要求政府公开真相,赔偿,以及问责的决心不变。他们希望可以和政府对话,一点一点地解决这些问题。

张先玲称,她的儿子王楠遇难时年仅19岁,她要为儿子及像儿子一样遇难的孩子们讨回公道,追究责任人。就如同二战时期,德国法西斯屠杀犹太人一样,过去了那么多年,德国人,犹太人等还在追责法西斯。

六四事件,又称六四天安门事件,是指1989年4月中旬开始的以悼念胡耀邦活动为导火索,由中国大陆高校学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发起的持续近两个月的全国示威运动,当年的口号是“反腐败,反官倒”,其后运动规模扩大到知识界及普通民众,也称八九民运。

1989年6月3日晚间至6月4日凌晨,解放军、武警部队和警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对示威集会进行武力清场,及血腥镇压,据称当时天安门血流成河。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