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理工恢复王攀招生资格,当初说好的“绝不姑息”呢

澎湃新闻11月25日从武汉理工大学宣传部核实到,该校确实公示了研究生导师王攀的招生资格,同时强调目前恢复资格一事仍在走流程,公众有意见可以反馈给研究生院。在舆论强烈批评校方做法和王攀复出的情况下,武汉理工已经撤下了这项公示,校方与公众的立场体现出巨大的差异。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网络图片显示,王攀位列通过硕士研究生招生资格审核教师名单之中。目前,网站“通知公告”一栏中已无上述公示。 

王攀之所以格外受到舆论“监视”,是因为2018年3月26日他的研究生陶崇园在宿舍区跳楼自杀。从其留下的信息看,被怀疑对陶崇园实行精神控制和学业干涉的王攀难逃其咎。校方当时发布的通告确认,王攀确有让陶崇园认义父子关系的事实,“指导升学就业过程中方式方法欠妥”等问题。 

武汉理工在陶崇园自杀后停止了王攀的招生资格,表示将依规依法处理,绝不姑息。两年后,人们看到了校方的真实态度,先是公示走程序准备恢复王攀带研究生的权力,遭到舆论狙击后慌忙扯下公示。这都是些搞小动作的作态,证明武汉理工在对待陶崇园事件上很不严肃的一面,不够光明正大。 

老实讲,像王攀这样对学生大搞PUA,让学生到家打扫卫生,让陶崇园“叫爸爸”,操控学生升学就业的种种行径,究竟属于什么性质的打压?又要处以怎样的惩戒?武汉理工掌握许多选项,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外人无权置喙。但若要恢复招生资格,强行闯关之前,校方还要解决一些前置条件。 

比如,陶崇园自杀后,校方在舆论压力下表示将继续调查事实,针对存在问题进行整改。具体来说,王攀在陶崇园自杀的绝望选择中究竟施加了什么影响、充任了什么角色,都不该避而不谈,而应该清清楚楚地公布出来。学生在校内死去,如何避免类似悲剧重演,机制上有何反省改善,也不见校方说明。

王攀对陶崇园的死负有多少责任,也许很难在法律程序上认定,但不代表它在教学规范、导师伦理等方面就是一笔糊涂账。因为陶崇园的死,王攀究竟该背负什么形式的处分,这也是需要考量的事情。学校可以开除他,也可以继续聘用他,这些都没问题,但前提是武汉理工和王攀本人得有个正确的态度。 

陶崇园自杀后,媒体跟踪采访,还原了他生前遭遇导师控制、即使挣扎也无法摆脱的困境,最终走上了天台。从始至终,王攀都不承认对陶崇园的负面影响,都在竭力为自己开脱,暗指学生的心理问题,顽强地撇清自己的责任。王攀对学生之死没有反思,缺乏耻感,这不是一个合格导师应有的教养。 

武汉理工最新的动向表明,校方当初所做的表态就为了应付舆论,采取了世故的拖字诀。而暂时停止王攀招生资格,其实是为了保护他。学校没有意愿从陶崇园的死亡悲剧上吸取教训,当时通告中说的都是漂亮话,都是为了遮人耳目,对冲激烈的舆论批判。现在撤下公示,也不代表校方认识到自个的错误。

当年校方就陶崇园事件发布的情况通报
当年校方就陶崇园事件发布的情况通报

在王攀对学生之死拒绝忏悔的情况下,若武汉理工恢复其招研资格,等于继续盲目地赋权给王攀,有可能让其他无辜学生继续蒙受王攀主导的不健康、甚至是致命的师生关系。陶崇园事件后,舆论最大的期待是大学能调解导师与学生的权力关系,在学生感到无助时,能申请到超越导师的制度救济,进而遏制导师弥漫的控制欲。但武汉理工让王攀“复出”,辜负了社会的良好期待。人们只好提醒,谨慎报考武汉理工,绝对绕开可能中的导师王攀。 

可以想见,如果只是撤下王攀招研的资格公示,绕开公众视线便宜行事,继续选择保护他,不惜学校声誉,将王攀从社会性死亡的应得下场中唤醒,那么,王攀将永远成为武汉理工大学的污点,永远也走不出陶崇园事件划定的阴影。撤下公示到底是痛改前非的开始,还是执迷不悟的继续,人们都在看。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狐度工作室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