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围攻的星巴克,让我想起了当年的芮成钢

最近网上叫嚣着“中国可以没有星巴克,不可以没有警察”,所谓“星巴克驱赶警察事件”,让我想到了2007年央视主持人芮成钢掀起的“从故宫驱逐星巴克”事件。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背后是同样的病态观念作祟。

01 观念水平决定经济发展水平

大约十几年前,和一群朋友聚餐时聊天,聊到一个“世纪谜题”,就是俄罗斯的经济为什么搞不好。就算叶利钦的“休克疗法”再罪大恶极,以俄罗斯的经济禀赋,二十年也该缓过来了。可是,偏偏就没有。

看看这边,十年浩劫可谓损失惨重,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吗?可俄罗斯愣是缓不过来。争论得很激烈,一堆专家学者知识分子慷慨陈词、唇枪舌剑,谁也说服不了谁。

后来大家想起来了,犄角旮旯里坐着一位老兄是和老毛子做外贸的行家,他应该有发言权,于是请他发言。

这位兄弟悠悠然说:“各位老师说了那么多,我读书少,也不懂这些大道理。咱也不敢问,咱也不敢说。非要我说的话,老毛子的经济搞不起来,主要就是不会做生意。”众人以沉默之姿表达了“愿闻其详”。

于是,他说了一段经商的经历:当年俄罗斯有家铅笔厂,规模很大,积压了大量存货,工资都发不出了。外交机构的朋友搭线。让他去看看,他就去了。看下来货还不错,他有意向购买,就向老毛子厂长提出,“货全包,价格打八折”。没想到,老头子勃然大怒开骂,中国奸商薅俄罗斯羊毛之类的义正辞严。这生意当然谈不下去了,只能作罢。

“中国买菜的都懂攒堆卖要打折,老毛子一个大厂厂长不懂。做个买卖总往歪处想,他们的经济能搞得好吗?”那位朋友如此总结。

他的段子没有说服那些专家学者,但是说服了我。经济活动归根结底都是人的活动,人的活动离不开观念,制度也好、行为也罢,无非都是观念的结果。观念的水平最终决定了经济发展水平。

时至今日,就算强横如普京,也只能“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广东省”,观念的桎梏如此。

让人感到遗憾的是,中国社会的观念水平也在大幅倒退。这次“星巴克驱赶警察”事件中,暴露无疑。

02 无事生非、小题大做的作妖

事件爆发伊始,就很不正常。一家咖啡连锁店而已,有几个胆子无缘无故地“驱赶警察”?就算是外资品牌又如何,这几年外资企业走的走、撤的撤,灰头土脸。

何况星巴克又不是什么神秘的高端场所,很多人都去过,也没听说谁被无理驱赶了。怎么就敢“驱赶警察”了呢?

这鸡毛蒜皮、稀里糊涂的事就稀里糊涂地上了热搜,上了热搜不算,还有官媒出来背书了,急不可耐至于斯也。

这几年官媒在这类舆论热点事件中的表现,着实让人看不懂。不调查、不采访,跳过事实查证环节,直接开启喷子模式,稍微靠谱一点的自媒体都不带这么玩的。可是我们的官媒就是这么勇敢,只能点赞并表示惹不起。

事件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暴热起来,直到星巴克的“道歉”才有了一点真相。按照星巴克的说法,此事源于“门店伙伴”(即门店店员)与当事民警协调座位时“言语不妥引发沟通误会”,“事件过程中不存在网传的‘驱赶民警’及‘投诉民警’的情况。”

特意说明了没有“投诉民警”,也挺滑稽的,原来投诉系统只能看不能用。

有人说星巴克的说法是避重就轻,那能有多重呢?涉事的地方警方是否也应该给一个说法?追根溯源,我们的警察为什么会在星巴克出现?

如果这是警察的工作时间,那么警方在星巴克开展什么工作呢?开会讨论,星巴克显然不是合适的地点。蹲点埋伏,制服是不是太惹眼了?如果就是去查星巴克的,那是什么案子、有什么手续证明?总不会是警察在上班时间泡咖啡馆摸鱼?

被围攻的星巴克,让我想起了当年的芮成钢

如果不是工作时间,就算穿着制服,也不过是普通路人,没有妨碍店家正常经营的特权。霸座请出也无不可,换个位子更属于客气。

不是穿着制服就是履行公务,警察制服不是特权。公职人员没有特权,这既是社会常识,也是我们社会治理、警务管理中长期强调的。星巴克的门店是正规的营业场所,企业有合法合规的经营自主权,不应受到无理的侵犯。

这些观念都属于常识。如果中国商家真能理直气壮地请走妨碍正常经营的警察,那正说明我们的社会治理是成功的。

如果把事件中的“星巴克”换成什么路边摊、苍蝇馆子,这事还能上热搜吗?即便上了热搜,舆论风向也很难说向着谁。

说白了,这事就是冲着“星巴克”的洋品牌去的,无事生非、小题大做的作妖。

03 芮成钢们的成功,是危险的信号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一事件的炒作痕迹是非常明显的。区区一个门店店员和当地警察的口角,却被炒作成了“中国可以没有星巴克,不可以没有警察”的高度对立,明显是精心准备的套路。这是逼着我们在星巴克和警察之间二选一,谁给了这些喷子那么大的权力?

事态的发展越来越离奇。什么跑到人家店里去吃螺蛳粉的,给星巴克门店送白花的,是什么样的闲汉二流子在作妖?普通人哪有这个闲工夫?这些“行为艺术”背后有没有利益动机,应该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更值得警惕的是,这些无理干扰企业正常经营的恶心行为,居然赢得网上的一片叫好。上亿的点击、传播,不可能全是水军的杰作。恶行恣意,反映了更普遍的社会问题。

这种绑架社会舆论干扰企业正常经营的行为,是很危险的,却在近些年来愈演愈烈。鸿星尔克事件,其他企业的直播间被攻陷。动辄针对洋品牌的围攻,从线上蔓延到线下,到商家专卖店去堵门、谩骂店员。

这些打着所谓爱国旗号的恶行,是向全世界传递怎样的信息?那些兴风作浪的始作俑者,真是出于朴素的爱国情怀吗?

一个社会,让喷子成功地获得操弄舆论的权力,是很可悲的。当喷子因权力而膨胀破裂后露出的底色,是丑恶的。

2007年,央视主持人芮成钢掀起了从故宫驱逐星巴克的浪潮,大获成功。可是,2015年官媒给锒铛入狱的芮成钢“盖棺定论”——“心太大、急于成名、发财、升官”。这是绝代喷子的结局和底色。

芮成钢也是观念的产物,扭曲的病态观念需要这样一个占据高位的代言人。

他的身败名裂并没有制止那些制造他的病态观念继续传播,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长此以往,我很担心二十年后中国经济成了印度、越南饭桌酒局的谈资。

“他们的经济曾经很成功,怎么就不行了呢?”“因为他们总是想歪歪了,买卖都干不下去”。那就真悲剧了。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关胖侃财)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