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调查已故参议员被欺凌真相 工党领袖被抨击

工党参议员Kimberley Kitching因心脏病而猝然离世后,澳媒报道了她去世前长期忍受着工党高级同事的敌意、孤立和残酷对待,使她长期处于压力之下。越来越多的人发声呼吁对Kitching所受到的霸凌进行调查,但工党领袖Anthony Albanese明确表示拒绝调查,被批违背了“对澳大利亚人更负责任”的承诺。 

据澳媒报道,Kitching 参议员生前曾两次向工党副领袖Richard Marles投诉,“刻薄女孩”工党参议员Penny Wong(黄英贤)、Katy Gallagher和Kristina Keneally 三人在参议院长期对她霸凌,并以虚假的理由将她踢出战术委员会。她也向一位工作场所的培训师叙述了自己的遭遇。并准备了一封七页的信,概述了她所受到的不公对待。这封信还没有寄出,是她去世后被发现的。

媒体报道中还说,在Kimberley Kitching参议员两年前在澳洲力推马格尼斯基法案时,黄英贤曾说“要想在澳洲通过这个法案,除非我死了!”但几个月前当该法案最终在澳洲通过时,黄却向外界表示是自己推动了这个法案。 

在3月23日的 “今日 “节目中,工党领袖Albanese向主持人Karl Stefanovic表示拒绝对Kimberley Kitching的欺凌指控进行调查,因为他认为这位已故参议员 “玩弄政治”。

Stefanovic随后播放了Albanese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访谈节目,在访谈中,这位政治家发誓对任何有关不良待遇的投诉 “我们会采取行动”。

Stefanovic借此来抨击反对党领袖把之前做出的对澳大利亚人 “更负责任 “的承诺抛到了脑后。“当工党的核心地带希望采取行动时,你是否承认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Albanese回击道,”Kitching没有提出任何投诉”。他还表示对于黄英贤作为参议院领袖有信心,是的,我有,是的,我有。而Katy Gallagher和Kristina Keneally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他们不是问题的一部分。” 

工党领袖在“日出”节目中提出了同样的主张,当时他面对主持人David Koch和Natalie Barr的类似抨击时,一度说 “要调查什么?”

Albanese还在日出节目中表示,可能是Kitching参议员自己造成了一些紧张关系。“我认为,在政治中,有一系列参与政党政治的人,他们玩得很辛苦。”其中之一是Kimberley Kitching。她是一个参与政治并对自己的信仰充满热情的人,而这不时会产生一些冲突。” 

日出节目主持人David Koch随后反击道。”那么你是说Kimberley Kitching是欺凌的一部分?” 

“不,我根本不是这么说的,我是说,Kimberley Kitching和其他参议员以及工党成员一样,会在辩论中提出想法,而且是以一种强有力的方式提出。我经历过激烈的辩论。”Albanese回答说。 

在采访中,Albanese认为Kitching参议员对副党魁Marles和工作场所培训师的投诉并不属于正式投诉。而是“私人讨论”。 “Kimberley Kitching在任何阶段都没有向我这个工党领导人提出投诉,我们有处理投诉的程序。如果程序可以做出任何改进,我愿意接受任何积极的建议”。 

当被问及前工党议员Emma Husar声称工党是一个不安全的工作场所时,Albanese表示不同意。 

今日节目主持人Stefanovic说,进行调查的必要性是明确的,并问Albanese “你害怕什么?”。 

“你到底会不会要求对Kitching参议员的主张进行调查?”Stefanovic问。

“不,我不会,Karl,我所要做的是接受前党魁比尔-肖顿在葬礼上所说的话,即Kimberley Kitching希望我们继续前进,并致力于工党在选举中获胜,”Albanese回答说。 

Albanese还提到,在Kimberley Kitching不同意气候变化的学校抗议活动时,黄英贤说“那是因为你没有孩子”。黄已经为这句话道歉,这是个适当的行动。 

Stefanovic说,已经有工党重量级人物希望对 Kitching被欺凌一事进行调查,“你争取了其他几个调查,但你不在你自己的党内调查 Kitching被欺凌的事。这对我来说不可理解,你在害怕什么?”

Albanese坚持认为没有正式的投诉。“根本就没有提出任何正式意义上的投诉问题。提出的问题是 Kitching在战术委员会的地位。” 

Stefanovic插话说,”所以她从未向Marles提出过欺凌问题,她从未向Marles提出过任何问题?” 

“记录在案的是,显然有一份(投诉信)草稿,但从未交给Marles或其他任何人”Albanese回答。 

总理莫里森对此表示,Albanese 会迅速地攻击别人,但当面对自己的内部投诉时,他不想进行调查。”他想分散人们的注意力,因为他不愿意站出来对付自己党内的恶霸。如果他不能抵制自己党内的恶霸,怎么能期待他抵制我们地区的恶霸呢? “他告诉“今日”节目。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