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調查已故參議員被欺凌真相 工黨領袖被抨擊

工黨參議員Kimberley Kitching因心臟病而猝然離世後,澳媒報道了她去世前長期忍受着工黨高級同事的敵意、孤立和殘酷對待,使她長期處於壓力之下。越來越多的人發聲呼籲對Kitching所受到的霸凌進行調查,但工黨領袖Anthony Albanese明確表示拒絕調查,被批違背了「對澳大利亞人更負責任」的承諾。 

據澳媒報道,Kitching 參議員生前曾兩次向工黨副領袖Richard Marles投訴,「刻薄女孩」工黨參議員Penny Wong(黃英賢)、Katy Gallagher和Kristina Keneally 三人在參議院長期對她霸凌,並以虛假的理由將她踢出戰術委員會。她也向一位工作場所的培訓師敘述了自己的遭遇。並準備了一封七頁的信,概述了她所受到的不公對待。這封信還沒有寄出,是她去世後被發現的。

媒體報道中還說,在Kimberley Kitching參議員兩年前在澳洲力推馬格尼斯基法案時,黃英賢曾說「要想在澳洲通過這個法案,除非我死了!」但幾個月前當該法案最終在澳洲通過時,黃卻向外界表示是自己推動了這個法案。 

在3月23日的 “今日 “節目中,工黨領袖Albanese向主持人Karl Stefanovic表示拒絕對Kimberley Kitching的欺凌指控進行調查,因為他認為這位已故參議員 “玩弄政治”。

Stefanovic隨後播放了Albanese在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的訪談節目,在訪談中,這位政治家發誓對任何有關不良待遇的投訴 “我們會採取行動”。

Stefanovic藉此來抨擊反對黨領袖把之前做出的對澳大利亞人 “更負責任 “的承諾拋到了腦後。「當工黨的核心地帶希望採取行動時,你是否承認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Albanese回擊道,”Kitching沒有提出任何投訴”。他還表示對於黃英賢作為參議院領袖有信心,是的,我有,是的,我有。而Katy Gallagher和Kristina Keneally是解決方案的一部分。他們不是問題的一部分。” 

工黨領袖在「日出」節目中提出了同樣的主張,當時他面對主持人David Koch和Natalie Barr的類似抨擊時,一度說 “要調查什麼?”

Albanese還在日出節目中表示,可能是Kitching參議員自己造成了一些緊張關係。「我認為,在政治中,有一系列參與政黨政治的人,他們玩得很辛苦。”其中之一是Kimberley Kitching。她是一個參與政治並對自己的信仰充滿熱情的人,而這不時會產生一些衝突。” 

日出節目主持人David Koch隨後反擊道。”那麼你是說Kimberley Kitching是欺凌的一部分?” 

“不,我根本不是這麼說的,我是說,Kimberley Kitching和其他參議員以及工黨成員一樣,會在辯論中提出想法,而且是以一種強有力的方式提出。我經歷過激烈的辯論。”Albanese回答說。 

在採訪中,Albanese認為Kitching參議員對副黨魁Marles和工作場所培訓師的投訴並不屬於正式投訴。而是「私人討論」。 “Kimberley Kitching在任何階段都沒有向我這個工黨領導人提出投訴,我們有處理投訴的程序。如果程序可以做出任何改進,我願意接受任何積極的建議”。 

當被問及前工黨議員Emma Husar聲稱工黨是一個不安全的工作場所時,Albanese表示不同意。 

今日節目主持人Stefanovic說,進行調查的必要性是明確的,並問Albanese “你害怕什麼?”。 

「你到底會不會要求對Kitching參議員的主張進行調查?」Stefanovic問。

“不,我不會,Karl,我所要做的是接受前黨魁比爾-肖頓在葬禮上所說的話,即Kimberley Kitching希望我們繼續前進,並致力於工黨在選舉中獲勝,”Albanese回答說。 

Albanese還提到,在Kimberley Kitching不同意氣候變化的學校抗議活動時,黃英賢說「那是因為你沒有孩子」。黃已經為這句話道歉,這是個適當的行動。 

Stefanovic說,已經有工黨重量級人物希望對 Kitching被欺凌一事進行調查,「你爭取了其他幾個調查,但你不在你自己的黨內調查 Kitching被欺凌的事。這對我來說不可理解,你在害怕什麼?”

Albanese堅持認為沒有正式的投訴。「根本就沒有提出任何正式意義上的投訴問題。提出的問題是 Kitching在戰術委員會的地位。」 

Stefanovic插話說,”所以她從未向Marles提出過欺凌問題,她從未向Marles提出過任何問題?” 

“記錄在案的是,顯然有一份(投訴信)草稿,但從未交給Marles或其他任何人」Albanese回答。 

總理莫里森對此表示,Albanese 會迅速地攻擊別人,但當面對自己的內部投訴時,他不想進行調查。”他想分散人們的注意力,因為他不願意站出來對付自己黨內的惡霸。如果他不能抵制自己黨內的惡霸,怎麼能期待他抵制我們地區的惡霸呢? “他告訴「今日」節目。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