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开庭 江秋莲律师:置江歌于死地的是刘鑫

“江歌案”又有新进展,江歌的母亲江秋莲以生命权纠纷为由,对刘鑫(现用名刘暖曦)提出诉讼。4月15日,此案在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法院公开审理,审判长最后宣布,双方分歧较大,将择期宣判。江母的代理律师黄乐平称,动刀杀人的是陈世峰,但置江歌于死地的是刘鑫。

综合媒体报导,江歌案受到大批媒体的关注,甚至有记者在法院外直播。4月15日早上9点,案件开始审理,江秋莲现身法庭,坐在原告席,不过刘鑫并未到场。经1个多小时的庭审,法庭宣布,由于双方分歧较大,将择期宣判。

在庭审中,刘鑫的辩护律师答辩称,江歌的遇害是陈世峰的行为造成的,被告刘鑫依法不承担任何责任。

控方在庭上称,刘鑫是在提前知晓陈世峰会带来暴力伤害风险的情况下,却未向江歌吐露危险,要江歌陪同自己回住处,隐瞒的事情包括在事发前刘鑫曾被陈世峰恐吓,江歌回住处时亦不知陈世峰已到达公寓附近。至于在陈世峰施袭后,一直反锁在屋内的刘鑫没有施救,也没叫救护车。

江秋莲律师: 动手的是陈世峰 但置江歌于死地的是刘鑫

在开庭前,大约8点左右,江秋莲的代理律师黄乐平就对媒体称,动刀杀人的是陈世峰,但置江歌于死地的是刘鑫。律师指事发前,即2016年11月2日晚上11时多,刘鑫知道陈世峰有加害江歌的企图,但刘鑫对江歌隐瞒了这些信息,存在转移风险的故意。

黄乐平还称,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江歌被刺杀后,刘鑫要向外界寻求逃避法律的责任,这说明她是知道自己的过错的。

早前,黄乐平在微博先后发布6个江歌遇害案的事实焦点,即江歌是否和刘鑫同时上楼、案发当晚江歌为什么在地铁站等刘鑫一起回家、案发时房间是否被人锁了门、案发时刘鑫是否知道江歌在门外遇害、刘鑫是否知道杀人者是陈世峰、案发后刘鑫是否主动向警方指认陈世峰等内容。以此论证,被告刘鑫虽然没有直接参与陈世峰对江歌的故意杀人行为,但刘鑫对江歌的死亡存在无可推卸的重大过错。

刘鑫的父亲:“出不出庭不都这点儿事”

据荔枝新闻报导,4月14日,开庭的前一天,记者在青岛见到刘鑫及她的父亲,当被问到是否出庭时,刘鑫沉默。刘鑫的父亲称:“出不出庭不都这点儿事”。刘鑫随即阻拦:“爸,你别说,一句话都别说。”

当天,江秋莲在微博上发文说,“自始至终,在你刘暖曦(刘鑫)全家眼里,我江歌一条生命‘不都这点事’!”“我就不信中国几千年的美德就会葬送在你们手里,我不信!我不信!”

江歌案再引舆论热议

“江歌案”再次引发网友关注,15日晚上6时30分左右,“江歌母亲不同意调解”、“刘鑫方称对江歌遇害不担责”、“刘鑫未出庭”、“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鑫案开庭”4个词条登上微博热搜榜,其中“江歌母亲不同意调解”、“刘鑫方称对江歌遇害不担责”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头榜。

很多网友留言谴责刘鑫和她的家人以及中国的司法部门。

有网友称“四年多了,哪怕当时刘鑫说的就是真相,她没有故意把江歌关在门外,但是这几年的时间,她从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加害者!是什么样的魔鬼,对救了自己的恩人母亲不是满怀愧疚,不是感恩戴德,而是无止境地谩骂、伤害、攻击!”

有网友说,“就事论事,一个女人在那种危机情况下,都有可能不知所措,大多数应该也是不敢开门的,可以理解。可是刘鑫后面的一些行为就是大逆不道了,刷新了我对人性的认知,但凡有点歉意良心也不至于到现在。”

有网友表示,“江歌因为刘鑫的烂感情,失去生命。人不是她杀的,但她难逃干系。刘鑫怎么做的呢?不仅不愧疚,还对江歌的妈妈各种网暴。(刘鑫)一家子的三观怎么做到如此统一的……但凡有个人有点同理心,也不至于这么扭曲……但凡有点正确的三观正确的表达,也不至于激化发酵……魔鬼没有心的大概,哎!”

也有网友指责中国司法,“看到没,老百姓告个状有多难?时间成本,精神成本太大了……所以世间很多不平事就那样不了了之。” 

还有网友问:“很多案件为什么开庭之前要先发表话题制造舆论呢,总感觉有点道德绑架司法审判。就不能等审判后提出质疑和不满?”

网友回应:“好多案子没有舆论,连立案都难。舆论是把双刃剑,反观如今的司法的确是蛮悲凉的。”

江歌案始末

在日本东京留学的山东女生江歌,居住在日本东京中野区的一间公寓。2016年11月3日凌晨,江歌接闺蜜刘鑫一起回家,被刘鑫的前男友、同是中国留学生的陈世峰在寓所门前用刀刺死。事发前,刘鑫曾与陈世峰吵架。

案发后,江歌的母亲江秋莲在微博上说江歌是“为闺蜜挡刀而被杀”,怀疑刘鑫是否进屋后反锁门导致江歌失去生还的机会。而刘鑫自案发后一直躲避与江秋莲见面,连江歌的追悼会也未参加,还在网络上攻击、辱骂江母,还利用“江歌案”赚钱成了“网红”。

2017年12月20日,江歌案在日本宣判,陈世锋被判20年。2018年10月15日,江秋莲在微博上表示,将对刘鑫提起法律诉讼。

2019年10月28日,江秋莲诉刘鑫成功立案,庭审原定于2020年6月30日开庭,因受到疫情影响延期。

据称,刘鑫曾一度拒收传票,事后她 “问候”江秋莲:“阿姨,血馄饨好吃吗?”;“我看你热度也逐渐消退了,我上来帮一下你,不然你做不出文章了,太可惜了。”还对江秋莲发言语性暴力的短讯。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