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企图在巴以冲突中渔翁得利

哈马斯的正确中文翻译叫做“伊斯兰抵抗运动”,这是很多穆斯林恐怖组织的通用名称。在冷战时期,他们就受到以苏联和中国为首的共产党的支持,包括左派意识形态运动的支持。这种出于恶意的和出于善意的关注和支持,是恐怖组织日益壮大的根源。 

以色列是一个以犹太人为主的国家,从一个被迫流浪的民族返回祖先的故地,肯定和已经居住在此的阿拉伯民族产生矛盾,包括文化、宗教和实际利益等等方面的矛盾。美国生活着七百多万犹太人,中国的上海也曾经生活着几万犹太人,在融合型的多文化环境中,并没有产生仇视性的冲突。 

为什么在阿拉伯地区,会产生仇视性的冲突呢?人们都注意到,这背后有明显的价值观念冲突。冷战时期的两大阵营,先后产生了利用并扩大种族冲突来遏制对方的国际政治目标。大家可以回忆一下911恐怖袭击时,中国五毛和中共在美国代表团的欢呼雀跃,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共产党和恐怖主义的亲密关系了。 

中共真的关心穆斯林的人权吗?他们在新疆建造了大规模的集中营来关押穆斯林,目的是要清除他们的宗教思想。当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在联合国召开针对新疆穆斯林被迫害的会议时,巴勒斯坦人联合了其它穆斯林国家写信强烈反对。不但中共并非关心穆斯林的人权,穆斯林恐怖分子也并不关心穆斯林的人权。他们都是被那些在背后出钱、出枪的政客们,当作工具和木偶在使用。 

这次的巴以冲突,是像个别西方媒体所说的“突发事件”吗?显然不是。从穆斯林在阿克萨清真寺向以色列警察投掷石块开始,就是一种超常的、有目标的行动,为的是给紧接其后的火箭袭击制造理由。而明显不是对手的穆斯林恐怖组织挑起这场得不偿失的战争,目的只能是服务于某个大国的全球目标。 

谁是这个大国呢?被全世界就人权问题围攻的中国共产党,显然最符合条件也是最急于转移国际社会注意力的大国,还是多年来出钱、出枪、出教官支持恐怖活动,因而最有能力操纵恐怖组织的大国。这些恐怖组织在阿富汗和伊斯兰国培训种族主义极端主义分子时,中国共产党假装看不见。中国的小粉红们不觉得自己有那么一些尴尬吗? 

有朋友认真地指出:中国政府正在和西方国家一起呼吁停止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的冲突呀,好像不能说他们鼓励恐怖分子吧?这就叫做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了。善良的人们不能忍受无辜的平民遭受血光之灾;可共产党连对本国人民都没有丝毫恻隐之心,怎么会对八杆子打不着的穆斯林大发善意呢?这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操纵和利用。 

为什么要操纵,怎样来利用呢?首先是伊斯兰运动恐怖组织明显吃亏,强驽之末已经难以为继。这个时候呼吁停火,正是中国俗话说的拉偏手,帮助恐怖组织走出困境,避免被消灭的命运。他们的呼吁和出于善意的全世界人民的呼吁,是真劝架的人和拉偏手的人之间的区别。 

中共出钱、出枪、出教官操纵下的恐怖组织存活下来,对谁有利呢?就像靠耍猴子骗钱的家伙保护好猴子,对谁最有利呢?不是猴子,而是那个靠它骗钱的人。猴子吃他的、喝他的,又被绳子牵着,无奈只能受他操纵,确实可怜。那些被无辜殃及的穆斯林群众,正是背后提线的中共制造罪恶的受害者。我们不能只有善心,也要抑制罪恶,才能发扬善良的决心。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