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院士打到骨折 “航天书记”的狂妄你不懂

“航天书记”恶意殴打两位院士一事,我已经关注好几天了,一直没写这个新闻,是因为在等待剧情反转——现在很多人喜欢剧情反转,尤其是一些底层人士,特别喜欢为强权开脱:城管殴打小贩,一定是小贩无理取闹;老师体罚学生,肯定是学生捣蛋调皮。实在找不到借口了,就说你背后有境外势力……这顶大帽子扣下来谁不害怕?反正我是怕了。 

幸而终于等到官媒发声,怒斥打人者“可耻”,事已至此,我想已经没有什么反转的余地了。 

事件经过大家也应该有所耳闻:今年6月6日,张陶以“汇报航天投资情况”为由,邀请国际宇航科学院的吴美蓉、王晋年两名院士到自己公司访问,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席间吃饭时,张陶提出想申请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让二人进行推荐。

这就像一个煤老板暴发户找到我说:“欧阳干,你是中国作协会员,推荐我加入中国作协吧。” 

凭什么?就凭你的金链子粗,你开的是劳斯莱斯吗?你特么初中课本的字都认不全,怎么加入作协?

吴美蓉、王晋年两名院士是有操守的人,当即拒绝了张陶的要求,并委婉地表示跟他刚认识,对他工作还不了解,想多接触接触再说。

谁想到张陶却大发雷霆,说自己把公司经营得很好,收入上千亿,王晋年这种“穷人”简直是不识抬举。 

王晋年不卑不亢,说你有钱是有钱,但你给中国航天梦作出什么贡献?我虽然穷,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好嘛,这一下可触到了张陶的逆鳞。但凡没读过书的人,最怕别人说他没文化。于是资本家凭势力压迫院士的典型一幕出现了——在众目睽睽之下,张陶暴打王晋年、吴美蓉两位院士,殴打时间长达一小时,导致王晋年肋骨骨折,全身多发性软组织损伤;吴美蓉脊椎骨折、住院手术!

单不说吴美蓉院士是位女性,她今年已经86岁高龄了!这位在美国世界航天局长峰会上获得过“冯卡门奖”的科学家,竟然在电梯间里被打的嚎啕大哭! 

打到最后,王晋年院士已经无法动弹,多次昏迷,随行人员也吓蒙了,放弃了劝架。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殴打结束后,张陶竟然像没事人一样,整理衣裤,准备离开! 

你能想象吗,两位国宝级科学家默默无闻搞了一辈子研究,到头来却被一个满口高谈阔论的资本家官僚狂殴,打到危在旦夕?!

更不可思议的是,事发6月6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此事才被披露出来。这中间不知道还有多少权力和利益的博弈! 

我惊讶于张陶的狂妄,但我深知,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狂妄也不是一天养成的。这位国企高管平时有多么养尊处优,嚣张跋扈,才能上演如此狂妄的一幕。但凡他接受过一点良好的教育,有过一点待人接物的谦卑,都不至于对两位高龄院士下如此重的狠手。

哪怕是古代帝王,对于当庭顶撞自己的臣子,也不会施如此暴行,最多自己生一顿闷气了事。唐太宗多少次被魏征怼的灰头土脸,也只是气的回后宫摔杯子而已。当然,暴君除外。

嗯,张陶有点那意思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地盘上我说了算。

是谁给了他如此狂妄的勇气?更确切一点说,是什么环境造就了一个如此狂妄的资本家官僚?

领导的狂妄,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了。张陶一事让我想起了2008年10月29日的那则旧闻:时任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的林嘉祥在酒店吃饭时,借上卫生间的机会,强行把一名10岁的小女孩拖进男厕所,双手紧紧掐住她的脖子,试图性侵。后来女孩奋力逃脱,家人找到林嘉祥与之理论,他竟然指着小女孩的父亲叫嚣道:

“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我掐了小孩的脖子又怎么样?敢跟我斗,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 

“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你个院士算老几呀”……这些狂妄的人,都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知道,不管张陶做了什么,都会有人为他开脱,留言说什么“今年反转的新闻还少吗?等着被打脸吧。”嗯,我看这种被监控拍下来,发生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的事还能怎么反转,还有什么魔幻的走向。 

坐等打脸。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欧阳干的小宇宙)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