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黑人外教杀人案 我们何须惧怕“友邦惊诧”?

黑人外教杀害女大学生这个事,前文已经写过,“黑人外教杀害女大学生,我们为什么这么疼?”,文章虽发,怒气未消,今天还想谈点别的看法。 

按说,如此性质恶劣的案件,就算冲不上头条,也足够官媒循环播报了。但奇怪的是,事情发生后,各大媒体鲜有发声,还是靠着一帮写公众号的自媒体作者才进入了公共视野,这真是引人深思。 

不过,早在事情发生时,《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就对此事进行了点评,可以说反应还是很及时的。但胡编的言论,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字里行间透着一股怪味。他对于“外宾”们长久以来享受的“超国民待遇”只字不提,却将重点放在了“应避免聚焦到犯罪嫌疑人的国籍和肤色上,那样的话有可能在国际舆论场上引起反弹。”

微博截图
微博截图

正如我的朋友“海边的西塞罗”所言,看了胡总的这番厥词后,莫名的就想起了鲁迅先生的“友邦惊诧论”。 

胡大总编平时说什么“中国要搞千枚核弹”,不担心“国际舆论反弹”;说什么“要允许适度腐败”,不担心“国际舆论反弹”;现在黑人外教杀害了中国女大学生,手段残忍,性质恶劣,面部连砍几十刀,中国民众群情激愤,要求严惩凶手,驱逐洋垃圾,这完全是自己的家事,怎么就要担心“国际舆论反弹”了呢? 

原来觉得你毕竟是总编,怎么说也应该有点水平,现在一看,呵呵,你懂个毛线的“国际舆论”!叼盘就好好叼盘,麻烦不要装成知识分子的模样。 

之前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发了一条微博,庆祝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建城160周年,还特地注明了“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中文含义:统治东方。这条微博引起了很多中国网友的反感和愤慨,因为这就是赤裸裸的炫耀和挑衅。但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和稀泥的还是胡锡进,他说:“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今天已经是俄罗斯的领土,对这个事实,我们中国人需要接受……” 

我真想把胡编打个包,传送到宋朝去,岳飞刚写完“还我河山”四个大字,胡编就跳出来说话了:“北方地区已经是金国的领土了,对这个事实,你们岳家军需要接受……” 

尼玛,让这玩意儿跟秦桧跪在一起示众,不冤枉吧? 

之前给俄罗斯兜底,现在担心“国际舆论反弹”,不就是怕友邦惊诧吗?说好的大国崛起呢?说好的国家自信呢?现在连讨论一下洋垃圾、谴责一下外宾的“超国民待遇”都得藏着掖着,胡总编,你让你的那些战狼粉丝们情何以堪? 

这次行凶事件,中国老百姓为什么关心罪犯的国籍和肤色,你胡大总编心里没点数吗?天下苦黑久矣,胡大总编难道一点都不知情?敢情你《环球时报》的总编室是世外桃源? 

屁股决定脑袋,斯言不错。 

我劝某些大V,在担心国际舆论的时候,先考虑一下本国老百姓的感情,不要做那些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先把自己的脊梁挺直了,再考虑友邦是不是惊诧。 

不要以为喊喊什么“一千枚核弹”就是爱国了,口嗨谁都会,关键还得看事。一到真格了,要么帮俄罗斯和稀泥,要么帮黑垃圾打掩护,这是玩“无间道”呢? 

那我只能说,您潜伏的可够深的。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欧阳干的小宇宙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