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黑人外教殺人案 我們何須懼怕「友邦驚詫」?

黑人外教殺害女大學生這個事,前文已經寫過,「黑人外教殺害女大學生,我們為什麼這麼疼?」,文章雖發,怒氣未消,今天還想談點別的看法。 

按說,如此性質惡劣的案件,就算沖不上頭條,也足夠官媒循環播報了。但奇怪的是,事情發生後,各大媒體鮮有發聲,還是靠着一幫寫公眾號的自媒體作者才進入了公共視野,這真是引人深思。 

不過,早在事情發生時,《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就對此事進行了點評,可以說反應還是很及時的。但胡編的言論,怎麼看怎麼覺得彆扭,字裡行間透着一股怪味。他對於「外賓」們長久以來享受的「超國民待遇」隻字不提,卻將重點放在了「應避免聚焦到犯罪嫌疑人的國籍和膚色上,那樣的話有可能在國際輿論場上引起反彈。」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正如我的朋友「海邊的西塞羅」所言,看了胡總的這番厥詞後,莫名的就想起了魯迅先生的「友邦驚詫論」。 

胡大總編平時說什麼「中國要搞千枚核彈」,不擔心「國際輿論反彈」;說什麼「要允許適度腐敗」,不擔心「國際輿論反彈」;現在黑人外教殺害了中國女大學生,手段殘忍,性質惡劣,面部連砍幾十刀,中國民眾群情激憤,要求嚴懲兇手,驅逐洋垃圾,這完全是自己的家事,怎麼就要擔心「國際輿論反彈」了呢? 

原來覺得你畢竟是總編,怎麼說也應該有點水平,現在一看,呵呵,你懂個毛線的「國際輿論」!叼盤就好好叼盤,麻煩不要裝成知識分子的模樣。 

之前俄羅斯駐華大使館發了一條微博,慶祝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建城160周年,還特地註明了「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中文含義:統治東方。這條微博引起了很多中國網友的反感和憤慨,因為這就是赤裸裸的炫耀和挑釁。但在這個時候,跳出來和稀泥的還是胡錫進,他說:「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今天已經是俄羅斯的領土,對這個事實,我們中國人需要接受……」 

我真想把胡編打個包,傳送到宋朝去,岳飛剛寫完「還我河山」四個大字,胡編就跳出來說話了:「北方地區已經是金國的領土了,對這個事實,你們岳家軍需要接受……」 

尼瑪,讓這玩意兒跟秦檜跪在一起示眾,不冤枉吧? 

之前給俄羅斯兜底,現在擔心「國際輿論反彈」,不就是怕友邦驚詫嗎?說好的大國崛起呢?說好的國家自信呢?現在連討論一下洋垃圾、譴責一下外賓的「超國民待遇」都得藏着掖着,胡總編,你讓你的那些戰狼粉絲們情何以堪? 

這次行兇事件,中國老百姓為什麼關心罪犯的國籍和膚色,你胡大總編心裡沒點數嗎?天下苦黑久矣,胡大總編難道一點都不知情?敢情你《環球時報》的總編室是世外桃源? 

屁股決定腦袋,斯言不錯。 

我勸某些大V,在擔心國際輿論的時候,先考慮一下本國老百姓的感情,不要做那些讓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先把自己的脊樑挺直了,再考慮友邦是不是驚詫。 

不要以為喊喊什麼「一千枚核彈」就是愛國了,口嗨誰都會,關鍵還得看事。一到真格了,要麼幫俄羅斯和稀泥,要麼幫黑垃圾打掩護,這是玩「無間道」呢? 

那我只能說,您潛伏的可夠深的。

(全文轉自微信公眾號歐陽乾的小宇宙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