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任何人因我而死” 引堪培拉封锁的男子自破谣言

据信引发堪培拉当前陷入封锁的男子塞德里克·尼亚姆西(Cedric Nyamsi)躺在病床上为自己破除谣言,他躺在病床上说,“我不希望任何人因我而死,社交媒体上关于我的传言是不真实的。”

据堪培拉地区最大线上媒体RiotACT周五(8月13日)报导,Cedric正躺在病床上,向社区澄清关于他通过非法行为造成病毒传染、使得堪培拉陷入封锁的谣言。

今年27岁的Cedric非常健康,是一名自由摔跤运动员,参加了联邦运动会,他直言,如今自己是被COVID-19病毒击倒。

他说自己和其他被感染病毒的人们一样,大家都不知道是如何被传染上的,当然自己也并不想看到任何人被感染,也不想看到任何人因为自己而死。

“因为我,堪培拉被封城了,这让我感觉糟糕透了。但是我没有做错什么。我也是被其他人传的,” Cedric说,“在过去的三个月,我并没有离开过首都领地,我目前正在尽全力协助有关部门去追踪病毒起源。”

Cedric表示,社交媒体上流传着一种关于自己感染病毒的说法,上面说我是违反了公共卫生指令,驾车去悉尼购买毒品因而感染上病毒的,这种说法太令我震惊了。他声明,自己是个摔跤手,我根本不嗑药。

Cedric将详情说了出来。他说自己是在周二晚上感觉身体不适,于是吃了布洛芬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早上,他感觉已经好点了,就去做建筑学徒的工作,但老板一看到自己,便让自己去看医生。到了医生那里,自己被拒之门外,并被告知去检测机构。再之后,Cedric就感觉身体越来越不适,就买了一些非处方药和牙刷,自己就去了以前搬家时候住过的酒店。因为身体很虚弱,鼻子不透气,甚至都无法前去做病毒检测……之后又吃了些药,然后又躺下来休息。一直折腾到下午四点左右,他感觉身体好多了,于是便前往EPIC做检测,但是那里要关门了,所以Cedric又去了Weston Creek的可以自行走路过去的检测点。

在做完检测后,工作人员就开始让Cedric回家隔离,一直到出来检测结果为止。所以他就又回到了酒店的房间,并一直在那里。Cedric最后收到了自己确实感染了病毒的结果,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只知道已经有三个月没有离开过堪培拉,到底是在哪里被感染的?

Cedric收到阳性的检测结果后,就被转移至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一间独立公寓,但他称,目前还没有医生或护士看过他。“我没见过任何人,我现在呼吸还好,但是头疼得厉害。鼻子也是堵的,全身感到非常疲惫。” Cedric说。

ACT警方在一份声明中说,当前的首要任务是社区配合警方一起完成追踪的工作,居民们要勇于诚实报告自己的活动轨迹,但在有确切的证据之前,警方会保护人们的隐私,不会随便公布、共享私人信息。

警方也表示,封锁确实引发了大量的猜测,但在发表公开评论前,堪培拉居民们应该先思考,再去发表自己的言论,不要先在网络上自行分享一些不好的信息。

在任何社交媒体上发表威胁、恐吓、骚扰以及侮辱别人的言论都是违法的。这些言论可能会精神上伤害到他人。

如果你受到威胁,或在网络上被侮辱,一定要记录下证据,然后将其报告给警方或相应涉及到的社交媒体平台。你也可以前往当地警察局或拨打电话131 444,如果你的安全受到直接威胁,请立即拨打紧急救援电话 000。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