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政府的承诺

广东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在1961年已经开始,1961-1963年的广州知青手里都持有一张由广州市公安局发出的“四年户口保留证”。政府承诺:广州知青下乡四年后,可以凭此证回广州重新入户。可是,谁也没有料到,四年后的1967年,文化大革命已经开始了……

广东的知青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有户口保留证,另一类没有。

1963年以前下乡的广州知青都有一张四年户口保留证,1964年及以后下乡的知青全都没有这张户口保留证。

户口保留证(1963)

“四年户口保留证”是广州市公安局发放的,政府承诺,知青下乡四年以后,可以凭籍这张户口保留证回城,有关部门将给予办理重新入户手续并安排工作。

因为这个原因,宝安海水养殖场的广州知青便分为两类,1963年来场的知青,怀里都揣着这张四年户口保留证,1964年及以后来场的知青都没有这张证。

四年后的1967年,正是文化大革命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公检法系统已经被砸烂,公安局长成了牛鬼蛇神,办公大楼已经被红卫兵占领,当权派们个个自身难保,谁还顾得上这张“四年户口保留证”?

养殖场有些知青不甘心,他们拿着这张户口保留证跑到广州市公安局,要求入户。

占领了公安局办公大楼的红卫兵小将,乜斜着眼睛瞥了瞥那张发黄的小纸片,对那些拿着保留证的知青们嗤之以鼻:滚,快滚回农村去!这张户口保留证是修正主义的尾巴,是刘少奇和陶铸发给你们的,你们有意见就去找刘少奇和陶铸吧!

知青们原以为在农村辛辛苦苦熬了四年,好不容易才熬出头,本想堂堂正正地回广州当工人阶级,可没想到却等来一句“你们去找刘少奇和陶铸吧!”

上哪儿找刘少奇和陶铸啊?刘少奇不是已经成了叛徒、内奸和工贼吗?陶铸不是也成了修正主义分子吗?

知青们虽然为政府的不讲诚信而愤怒,但这能怪政府吗?政府官员早就被红卫兵小将夺权了。

知青们欲哭无泪,那张四年户口保留证已经名存实亡了。没有城市户口,也就没有粮食供应,也不可能有工作安排。知青们很无奈,但也很不甘心,他们占领了广州市粮食局,还带上一具棺材,表示决心不惜一死,要求恢复他们的粮食定量供应。但是,粮食局也早就被红卫兵们废了,粮食局长也不知在哪个牛栏里蹲着挨斗,谁顾得上他们有没有米吃!

宝安海水养殖场的知青们在广州闹革命未果,再加上养殖场也派人前往广州,劝说这些手里拿着修正主义尾巴的知青们,劝他们要斗私批修,回养殖场扎根农村一辈子干革命。最后,大部分知青都不得不垂头丧气地返回养殖场抓革命,促生产。

四年户口保留证就这样成了一张废纸,有些知青当场将这张废纸撕毁,有些则扔进了火炉,也有些为了表示与修正主义决裂,将这张废纸上交革命委员会。林先生是惟一仍然持有这张四年户口保留证的广州知青,因为他在1965年参军入伍,复员时无须这张保留证就直接安排回广州入户,所以这张四年户口保留证在他的抽屉里一直保存至今。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