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学者:澳中蜜月外交已经结束了

澳中关系进入前所未有的紧张,许多澳洲学者及商人大声质疑政府,“为什么领导人不放下身段与中共当局握手言和呢?”其实修复那层关系并没有那样简单,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2018年,澳洲政府为了限制外国势力渗透及影响澳洲而立下反外国渗透法,令与澳洲交好超过30年的中国政府相当不满;现今的澳洲总理、时任联邦财长莫里森宣布了一个紧急决定—— 严禁华为参与澳洲的5G网络建设;紧接著设立外国投资审批委员,对海外企业和个人在澳洲“shopping”作出严格把关;今年三月,澳洲更领头要求国际社会联合彻查Covid-19病毒的起源….  种种规章制度、限制条文均让中共当局极为不满,暴跳如雷。 

作为报复澳洲的种种新政,中国发布禁止澳洲牛肉、大麦、葡萄酒等一连串通告,造成多达数千亿澳元的损失。澳洲学术机构,企业领袖,前外交人士等将指责的矛头指向澳洲政府,认为那是因为澳洲外交政策的无能,才产生了如此被动的澳中关系。 

近日,专门研究公共政策,也是自由党智囊团的独立研究中心CIS的执行董事Tom Switzer在悉尼晨锋上发表了一篇文章“The good times with China is over. Get used to it.”文章称,很多澳洲人在看待国际政治问题时,就像美国著名作家 Charles Krauthammer所说的‘单极时刻’思维,这种人早已习惯了国际权力的分配是由一个强国影响著大部分的国家,包括文化、经济和军事领域,没有竞争对手。因此,一旦国际形势中出现了竞争对手时,‘单极’就会成为‘两极’,全球政治形势就会变得危险,几十年前美国和苏联的冷战就是如此。 

Switzer分析称,苏联解体后西方社会对中国产生强大的互动。当然,这对澳洲来说,是相当有意义的,与中国强大的贸易关系让澳洲繁荣稳定。这个过程让澳洲人甚至全世界的人认为,让中国进入西方自由世界的行列能帮助其走向民主和自由。 即便如此,澳洲人并没有预料世界会再次‘两极’化。 

但事与愿违的是,中国的崛起、俄罗斯的复苏,让原本由美国主导的‘单极’世界进入了‘多极’的权力导向。 预期中的自由中国没有实现,迎来的却是莫斯科与北京联手,暗流涌向全世界,“2019年是民主倒退的第14年,全世界有64个国家不是自由社会。” Switzer在文中称。 

“当中国告别了近20年在经济和军事上的弱势,中国与西方的蜜月期也已经结束了。”Switzer说道,“如今他们掌握了西方的先进技术,一个更加专制的中国正在迅速崛起,更将其经济实力转为战略影响力。” 

但这点超出澳洲的预料。文章表示:“中国对其国家利益的定义也随著其不断增加的实力而改变,他们正试图在东亚建立广泛的势力范围,这在政治范围上肯定会惊动澳洲,更不用说印度太平洋地区了。” 

Switzer认为,美国的大选即将到来,谁入驻白宫根本不重要,“如果中国继续在东亚地区快速扩张其势力,华盛顿不会放任不管的。”他指出中国快速扩张的时候似乎不需要“朋友”,北京似乎也不会安抚朋友,中国的外交人员直接了当的以“战狼外交”替代其“软实力”,但对澳洲和其他国家来说,如此重手出击,立即被视为威胁主权的手段,“这也是澳洲与中国发生冲突的原因”。 

文章称,强硬的外交手段也好,威胁主权也罢,中国仍掌握了澳洲40%的出口额,也是澳洲的经济命脉;因此,这么多企业、组织等会站出来拼命要求澳洲政府与北京恢复以往的关系也就不意外了。 

不过,在多数澳洲人眼中,经济利益是无法与国家安全相提并论的。据Lowy Institute的民调显示,有77%的澳洲人认为,尽管会影响澳洲的经济,但澳洲政府应该做出最大努力来抵抗中国在澳洲管辖的区域内的军事行动。Switzer表示,尽管目前澳洲与中国仍存在大量的贸易关系,这种经济往来会受到限制,但相当明确的是,当经济利益与国家安全发生冲突时,捍卫主权肯定是首选。 

Switzer最后总结称,澳洲生活在我们亲密盟友掌控的‘单极’世界中这么久,早已习惯了和平,尤其是东亚地区的和平,因此希望这种和平是永久的。但很遗憾,尽管澳洲人很难想像大国间的竞争会再回到东亚,那样的和平年代却已经结束,“在我们的帮助下,中国已经快速崛起”,“中美竞争”已经成为未来国际关系的标志,而且一切都将发生在澳洲的身旁。 

“无论我们多不希望这样的发展,但这就是我们的未来。” Tom Switzer表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