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的“野蛮与荣耀”

曾经被美国与盟军推翻的恐怖政权塔利班如今趾高气扬地重返首都喀布尔,在拜登政府丢尽脸面的同时,各国政府开始考虑要不要给它摘取“恐怖组织”帽子,并承认它的合法地位。但对一夜变天的阿富汗人来说,西方世界开了一个历史性玩笑,噩梦就这样回到了身边。

塔利班的兴起

塔利班(Tālibān)是一句普什图族语,意思就是神学学生,人们习惯称其为“神学士”。

1989年,侵占阿富汗的苏军正式撤离阿富汗,结束了持续十年的苏阿战争。1992年4月,反苏共的阿富汗伊斯兰圣战者攻克首都喀布尔,苏联扶植的红色政权彻底瓦解。

由于苏联在阿富汗的一败涂地,共产主义以及苏联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左派信誉扫地,曾经对苏共及社会主义充满热血的阿富汗年轻人处于思想真空状态,“回到从前的教义”反而更具号召力。

而那些曾经共同对抗苏军的“圣战者”们便失去了共同的目标,随之而来的各派族群军阀为争权夺利而展开的大规模内战,使阿富汗宗教、民族、政治统一体四分五裂。

这其中就出现了一位传奇人物—穆罕默德‧奥马尔。

穆罕默德‧奥马尔
穆罕默德‧奥马尔。(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奥马尔是一个骁勇善战的圣战者,曾在对苏军作战中四度负伤,并在一次战斗中失去了右眼。养伤期间一直在巴基斯坦的一个阿富汗难民营里传播圣战思想。

苏军撤离后,奥马尔回到他的家乡坎大哈组建伊斯兰学校。

1994年9月,奥马尔在坎大哈与几十位学生创立了“塔利班”武装,他声称得到真主的托付,要以“铲除军阀、恢复和平、重建家园”的名义夺取天下,并将以最纯正的伊斯兰原旨主义教法统治阿富汗。

他的倡议得到了饱受战乱之苦、渴望和平的阿富汗人民的支持,更得到巴基斯坦的军火援助,曾经在战乱中逃亡巴基斯坦避难的阿富汗人积极地回国加入了塔利班,仅仅几个月,塔利班的武装人员就达到了几万。

一年之后,塔利班武装席卷全国,夺取首都喀布尔,占领总统府。并从联合国驻阿富汗办事处中强行逮捕了前苏共扶植的领导人纳吉布拉,将其残酷处死后吊在卡车上示众。

1996年至2001年间,塔利班在阿富汗建立全国政权,正式名称为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奥马尔以最高领袖,实施独裁专制和政教合一治国治民政策。

塔利班迅速崛起并一举统治全国,震惊了世界,当时仅巴基斯坦、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沙特阿拉伯三个国家承认塔利班是代表阿富汗的合法政府。

由于塔利班以落后的伊斯兰价值观来复兴阿富汗,存在众多侵犯人权的行为,受到国际上的广泛孤立。

再加奥马尔不顾国际社会反对,给予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庇护,引起美国和沙特阿拉伯的强烈不满,认为他支持恐怖主义,基地组织以阿富汗为根据地进行恐怖袭击训练。联合国曾两次通过决议,要求阿富汗当局引渡本‧拉登,但遭到奥马尔的拒绝。

本‧拉登
本‧拉登(左)(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由于奥马尔不愿意交出塔利班政权保护下的本‧拉登,美国将塔利班政权定义为恐怖组织,并联同北约发动战争,推翻了塔利班政权,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与本‧拉登均逃入山中,开始游击战,继续领导塔利班与联军对抗。

2013年4月,穆罕默德‧奥马尔在巴基斯坦境内病逝,穆罕默德‧曼苏尔成为塔利班新任最高领导人。

2016年5月,在美军无人机的一次行动中,穆罕默德‧曼苏尔被炸死。

2018年2月,美国扶植的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宣布承认塔利班是合法政治团体,并愿意与塔利班谈判。

2019年6月,塔利班代表抵达中国与外交部会谈。2019年8月3日,塔利班与美国开始一场正式谈判。

2021年7月15日,塔利班夺取阿富汗政权,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出逃海外塔吉克。

不成文的“普什图法典”

塔利班创世人穆罕默德‧奥马尔是普什图人,他也是一个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者。原教旨主义理论上的共同点是反对现代主义、自由主义和世俗主义。

普什图族是阿富汗第一大民族,占阿富汗人口的40%以上,居住范围最东至印度河,最南至巴基斯坦的锡比县、奎达以及阿富汗的坎大哈。其地理位置直接横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两国。

阿富汗虽然只有约3,000万人口,却有20多个民族,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各民族又分为若干个大部族或集团,下面又分成众多的小部族或家族世系。由于地形复杂,交通不便,经济、文化落后,各部族间相互隔绝,形成了各自独特的文化传统。

部族的内部事务由各自的首领管理,而且大多数部族拥有自己的武装,矛盾错综复杂。作为阿富汗最大的民族。在过去的200多年里,普什图族在军事、政治和经济生活中占统治地位。普什图族与非普什图族之间的矛盾一直是阿富汗主要的民族矛盾。

普什图人绝大多数为哈尼法(Hanafi legal school)的逊尼派穆斯林,宣扬逊尼派伊斯兰教一种强硬的教义。自古以来,普什图族部落中维持著一种特有的道德和行为规范,它源自于风俗习惯和民族传统基础,是一套原始而又严厉的但没有成文的约定俗成法,被称为“普什图法典”。掌权的宗教领袖往往依照自己对古兰经的理解制定教规,严格管理个人和社会生活。

普什图人又有不同的地域和派别之分。塔利班中坚力量是来自坎大哈的吉尔扎伊普什图人。早在塔利班攻下喀布尔之前,奥马尔就曾在坎大哈召开了一个由各部族首领、伊斯兰教宗教领袖参加的大会,并接受了‘信徒的领导者’的称号。

在奥马尔建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后,奥马尔拥有发布伊斯兰教令的权限,塔利班设施严格的原旨主义伊斯兰教规。

例如他们要求男性必须留胡须,剥夺了女性的工作权力,女性必须穿著遮盖全身的罩袍。他们禁止一切非伊斯兰教的文化、音乐。不允许10岁及以上的女童上学,女性必须在男子的陪同下方可外出。

教规还对不守规矩者进行残酷的处罚。例如女子不戴面纱要承受鞭刑,通奸者必须用石头砸死,对判处犯有盗窃罪的人进行砍手断脚等等。

野蛮与荣耀

普什图族人是一个超级强悍的民族,骁勇善战,他们把个人的尊严与荣耀视为至高无上,为了尊严与荣耀可以放弃生命。

依照“普什图法典”,每个普什图男人都要保护自己的女人和领地,只有自己的母亲、姐妹、子女和妻子享有好名声,他的尊严才能得到维护。因此,普什图人极看重女人的贞洁,普什图人在婚后,习惯把妻子束缚在家中,妻子不允许与其他男子见面,更不能随便与别的男子讲话。

而塔利班更认为,这个世界是男人的,女人不该拥有男人的权力。用最严厉的方式处罚犯罪者,是保障社会稳定的最有效的方法。

穿着传统波卡的阿富汗妇女,摄于2010年
穿着传统波卡的阿富汗妇女,摄于2010年 图片:维基百科

塔利班的指挥层大多由参加过抗苏“圣战”的退伍军人组成,其中大部份都是在伊斯兰宗教学校里被灌输过原旨主义思想的学生,也有很多因生活贫困而成为匪徒的农民或无业人员,他们个个生性残忍。完全无法容忍现代文明与自由主义,他们把出现在阿富汗的西方文化视作对伊斯兰教的宗教的极大破坏,是引以为豪的荣耀感遭到外族的玷污。

尽管阿富汗内战从来不断,但对于打击基督教,他们永远同心同力。维护恐怖份子本‧拉登就是一个实例,本‧拉登出生于沙特,在阿富汗抗击苏联的战争中建立了基地组织。海湾战争中,本‧拉登因反对基督徒美军干涉伊斯兰国家内政,与美国翻脸为敌。当他被沙特取消国籍、被苏丹驱逐出境后,无路可走,就向当时掌控阿富汗政权的塔利班寻求庇护。塔利班以抗苏英雄的身份接纳了拉登,奥马尔也与拉登结成了良好的私交关系。

不过,911发生后,美国要求塔利班交出本‧拉登时,塔利班就难以接受了,因为塔利班认为,交出本‧拉登,就等于是交出了普什图族的民族尊严。视尊严如性命的普什图族,一旦失去尊严,就生不如死。而为了尊严,好战的普什图族人会选择战斗到死。于是,奥马尔选择了抗拒。当本‧拉登被美军射杀在巴基斯坦后,为了报复,塔利班把巴基斯坦视为头号敌人,美国排在第二。

震惊世界的枪杀事件

绑架韩国人质

2007年7月19日,23名韩国人在阿富汗被塔利班绑架。这些都是韩国籍基督教传教士及志工,前往阿富汗的目的只为济弱扶贫。塔利班要求释放关押在阿监狱中的所有塔利班成员,并要求韩国军队撤出。

在谈判没有得到进展后,塔利班先后杀死2名韩国男性人质。这种滥杀无辜的行径也遭受到了国际社会的一致谴责。

由于那次被绑架的韩国人大部份都是妇女,媒体称,多数阿富汗人都相信塔利班不会杀害女人质,因为这是明显违背伊斯兰教规。阿富汗人认为塔利班若此次杀害女人质,那么塔利班不仅会被国际社会唾弃,而且在穆斯林社会中也将无立足之地。

韩国和塔利班进行了一番交涉。8月13日,塔利班释放2名女人质,半个月后释放其馀人质,塔利班声称胜利,得到了购买武器的赎金。

尽管韩国政府否认支付赎金,但一名匿名的塔利班高级首领向半岛电视台透漏,韩国为释放人质,向塔利班支付了2千多万美元的赎金。

韩国政府同时宣布一条禁令:未来韩国公民如果不经许可就擅自前往阿富汗,将被处以监禁以及高额的罚款。

杀害国际医生

2010年8月,8名“国际援助救济会(IAM)”的医生在3名阿富汗翻译的陪同 下,前往东北部偏远地区,为当地居民提供医疗帮助。完成工作后,一行人踏上返回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旅程。

8月6日早上,当他们经过巴达赫尚省一片森林地带时, 和10多名塔利班武装分子相遇。他们搜走人质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和护照,然后让人质站成一排,残忍地用AK-47自动步枪对他们逐一展开“行刑式枪决”。枪响之后,只有一名阿富汗翻译在生死关头跪下并朗读《古兰经》经文,才侥幸逃过一 劫。

事后,人们发现这些人质的尸体上布满弹孔,场面惨不忍睹。

“国际援助团”负责人当天在阿首都喀布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确认,8名遇害外国人中包括6名美国人、1名英国人和1名德国人。

而其中一位是来自英国的华裔女医生吴凯伦(Karen Woo)。据报导这位美丽的女医生年仅36岁,外科医生,父亲是香港人,母亲是英国人。2009年10月,凯伦放弃高薪职位,冒险前往阿富汗偏远地区,为居民提供医疗和救援服务。吴凯伦与未婚夫本打算于8月8日正式结婚,没想到这一飞来横祸让两人阴阳相隔。

阿富汗两大反政府武装塔利班和阿富汗伊斯兰党均宣称这起袭击事件是他们所为,他们称遇害外国人在当地传播基督教并从事间谍活动。

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强人

1.海巴图拉‧阿洪扎达(Hibatullah Akhundzada) 

海巴图拉‧阿洪扎达
海巴图拉‧阿洪扎达。(图片来源:
公有领域)

阿洪扎达在2016年5月成为塔利班的最高指挥官。

阿洪扎达是一名宗教学者,曾在苏联入侵阿富汗后,参加了伊斯兰抵抗运动,成为一名具有号召力的宗教领袖。他一直是穆罕默德‧曼苏尔的副手。

1996年塔利班攻陷喀布尔之后,阿洪扎达被任命为“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伊斯兰教法法庭首席法官,主导制定了塔利班政权的大部份教令。

塔利班被美军赶出首都喀布尔后,阿洪扎达在巴基斯坦邻近阿富汗边境的库什拉克一座清真寺传教15年。

2016年5月,奥马尔的接班人穆罕默德‧曼苏尔被美军无人机炸死后,阿洪扎达成为了塔利班第三代实际掌权人。作为塔利班的最高指挥官,阿胡恩扎达掌管著政治、军事和宗教事务。

2.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Abdul Ghani Baradar)

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
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巴拉达尔是塔利班的元老,他是塔利班创立者之一。

2001年,塔利班被美国领导的盟军推翻后,巴拉达尔一直是美军追捕的目标之一。2010年2月,在巴基斯坦南部城市的一次美巴联合行动中,逮捕了巴拉达尔。

巴拉达尔在监狱里呆了八年,出狱后加入到塔利班和谈团队,与各方沟通。自2019年1月以来,他一直在卡塔尔担任塔利班政治委员会的负责人。

2020年,巴拉达尔与川普通了电话,成为第一位与美国总统直接沟通的塔利班领导人。

2021年7月,巴拉达尔到访天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与他进行了会谈。 

3.穆罕默德‧雅各布(Mohammad Yaqoob)

穆罕默德‧雅各布
穆罕默德‧雅各布。(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雅各布是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之子。目前是该组织的军事行动领导人。

4.希拉杰丁‧哈卡尼(Sirajuddin Haqqani)

希拉杰丁‧哈卡尼
希拉杰丁‧哈卡尼。(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希拉杰丁‧哈卡尼是塔利班的另一名高级副领导人。

哈卡尼的父亲贾拉勒丁‧哈卡尼曾是奥马尔的师友,由于他创建了极端组织 “哈卡尼网络”,在奥马尔强烈邀请下,加盟了塔利班,成为塔利班“部族首领”,“哈卡尼网络”也成为塔利班三大支柱力量之一,。

“哈卡尼网络”目前是该地区最强大、最令人恐惧的武装组织之一。有人说,它在阿富汗甚至比“伊斯兰国”(IS)更有影响力。

哈卡尼与基地组织创始人本‧拉登有著极为深刻的渊源。1988年,“基地”组织成立,其总部就是由哈卡尼负责建造的,“基地”组织的第一个恐怖训练营也建在“哈卡尼网络”的地盘上。在美国对本‧拉登的剿捕行动中,“哈卡尼网络”多次协助拉登从阿富汗逃往巴基斯坦境内。

美国将“哈卡尼网络” 认定为恐怖组织。

贾拉勒丁‧哈卡尼在2018年9月去世后,享年73岁。其儿子希拉杰丁‧哈卡尼成为“哈卡尼网络”的新领导人。 

5.阿卜杜勒‧哈基姆(Abdul Hakeem) 

阿卜杜勒‧哈基姆
阿卜杜勒‧哈基姆。(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2020年9月,塔利班任命哈基姆为塔利班多哈谈判小组的新负责人。

据报导,哈基姆曾在巴基斯坦的奎达开办了一所伊斯兰宗教学校。他还负责监督塔利班的司法机构。

哈基姆还领导著塔利班强大的宗教学者委员会,据信他是与最高指挥官阿胡恩扎达关系最密切的人之一。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