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购癫痫药被控贩毒 安徽病患家属恐坐牢

网名“铁马冰河”的安徽男子胡某帮助癫痫患者代购在大陆未获批准上市销售的药物氯巴占 (Clobazam),因“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被起诉,此案于3月18日在中牟县法院开庭审理,胡某可能面临1年到1年4个月监禁。

综合中国新闻周刊、北京青年报报道,在被羁押8个多月后,“铁马冰河”被控走私、贩卖、运输毒品罪一案于3月18日在郑州市中牟县法院开庭审理。

庭审前,132位癫痫病患儿家属向法院提交了一份联名请愿信,他们认为“铁马冰河”只是一位患儿的父亲,代购氯巴占也是无奈之举,“铁马冰河”是被冤枉的,不是毒贩,也不是违法犯罪分子,希望法院可以判其无罪。

代购癫痫药被控贩毒 安徽病患家属恐坐牢
(图片来源:网络)

据报道,此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氯巴占”属于药品还是毒品的问题。检方坚持认为“铁马冰河”的行为构成毒品犯罪。“铁马冰河”的辩护律师刘长表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在2015 年印发的《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应该查明药品的流向和用途,如果用于正常的医疗用途,属于药品;如果被吸食、服用人员作为毒品替代品被滥用,有可能是毒品。本案显然是正常的医疗用途,应该属于药品。

刘长律师当庭辩护称,今年3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实施,其中,第十八条规定,不以营利为目的实施带有自救、互助性质的生产、进口、销售药品的行为,不应当认定为犯罪。刘长认为,本案是病友之间互救、互助性质的行为,不应该认为犯罪。

据悉,检察院的量刑建议是1年到1年4个月,法院宣布此案将择期宣判。

据此前报道,2021年7月4日,河南中牟县警方将“铁马冰河”从安徽省的家中带走。中牟县公安局以涉嫌走私、贩卖毒品罪刑事拘留“铁马冰河”。

“铁马冰河”的8岁女儿患有癫痫病,“铁马冰河”在2021年5月首次从海外购买氯巴占,其女儿此后一直在服用此药。

“铁马冰河”妻子透露,他们的女儿之前服用喜保宁,但医生覆诊时说,随着年纪增长,喜保宁已经无法控制病情,可以试试氯巴占。

“铁马冰河”的妻子表示,丈夫代购氯巴占是给患有癫痫的女儿服用,“没有流向毒贩子,我们也没有靠这个谋利,我们做小生意,是有正常收入的”。

据悉,国外一盒氯巴占要价250元至300元(人民币,下同),“铁马冰河”以每盒350元至450元的价格在国内转卖。有患儿家属透露,自己曾经向“铁马冰河”购买过氯巴占,价格比其他渠道便宜、货源稳定,“别的代购在疫情后疯狂涨价,但他没有,而且代购者还要承担被查扣的风险”。

据多位病友家长透露,“铁马冰河”被抓后,家里囤的药差不多消耗殆尽,陆续有患者面临断药的困境,另有患者因为停药病情发作变得严重,甚至离世。

据了解,有关部门关注了氯巴占的需求问题,大陆一家药企在仿制氯巴占,六月份有望开始销售,但患者家属说,“这并不能解决现在的问题”。

由中共官媒中新社主办的中国新闻周刊,2022年1月发布“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内容指一名在北京打工的44岁男子岳某,流调显示其14天内辗转23个地点工作,引发舆论高度关注,外界认为这是大陆底层百姓的真实写照。

不过香港明报引述消息称,刊发上述报道的《中国新闻周刊》有关人员,该周刊社会部主任刘向南、副主编韩永均遭到中新社通报批评。副总编缉陈晓萍3月初宣布退休,并在社交平台写道,“做了二十年,留下三个字。再见!”同时配上写有“说真话”3字的《周刊》杂志封面图片。

国际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将中国的新闻审查程度列为“非常严重”,属于五种等级中最差一级;“开放网络促进会”将中国的审查制度标为“普遍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将中国的出版排为最差等级的“不自由”,称“在中国,国家对新闻媒体的控制是通过政党对新闻内容的监控、对记者的法律限制以及对自我审查的经济激励等复杂的组合来实现的”。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