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高由里子将主演大河剧《致光之君》 带你走近旷世才女紫式部与《源氏物语》

吉高由里子将主演2024大河剧《致光之君》并饰演才女紫式部,听闻此讯,心中甚喜。作为日剧与古典文学爱好者,笔者既是吉高的粉丝,亦是紫式部的粉丝。借此机会,以《致光之君》为切入点,带诸位走近紫式部及其钜作《源氏物语》。

《致光之君》将讲述紫式部受藤原道长赏识提拔、二人之间的情感以及紫式部如何写下《源氏物语》的过程。编剧大石静说,想把紫式部描绘为一位有活力且坚强的女性。

那么历史上的紫式部是个怎样的人? 《源氏物语》有诗曰:“月华幽光羡登临,红尘悲怆我自知。”她饱经悲怆、哀中有喜、情柔志坚的一生,连同耳濡目染的贵族生活,都隐藏在这部影响日本千年的小说中。

 

紫式部 —— 生如樱开  刹那芳华

平安时代汉学隆盛,男尊女卑,生于书香世家的紫式部自幼受汉诗、和歌与中国古籍熏陶,学富五车,冰雪聪明。《紫式部日记》中有这样一段话记载了她过人的天赋:“那个叫式部丞的人(紫式部的弟弟藤原惟规)在一旁听《史记》,听了又听,就是不懂,又记不住。我倒出奇地很快听懂了。”而她的父亲则常叹道:“可惜非男儿,何其不幸哉!”

纵然出身贵族,学贯古今,不料世事无常,家道中落。近三十岁时,她嫁给了比其年长二十多岁的藤原宣孝,但丈夫两年后病逝,她又落得独守空闺。

女为悦己者容,才女为知己者效力。一位伯乐的出现改变了紫式部的命运。彼时权倾朝野的藤原道长闻说紫式部才华横溢,于是请她入宫,担任自己女儿的导师,旨在让女儿培养得博学多才,博取天皇欢心。1005年,紫式部踏入宫廷,为藤原道长的女儿彰子讲授《白氏文集》等古书,宫中所见所闻也为其撰写《源氏物语》奠定基础。

《源氏物语》约于公元1000至1012年成书(也有说法认为是1014年),成为世界上第一部长篇小说。然而成书后不久,紫式部撒手人寰,得年41岁,仿佛一生只为著书而来。

后世有学者认为紫式部由于性格强势、孤僻且敏感,朋友仅有寥寥数人。在宫廷中也饱受非议,众仕女讥讽她“汉籍读得多了,才会薄幸。”所以她基本上是在丧夫之痛与孤独中坚强地活著。

但在她苦短多舛的一生中,确有零星可循的美好记忆,这段欢悦时光便来自于她的伯乐——藤原道长。

 

文采斐然笔生趣  两才相悦互赠诗 

一个是“月满而无缺”的高官,一个是“才华馥比仙”的才女,藤原道长与紫式部惺惺相惜,互赠诗歌。相传两人互生情愫,道长侍妾日记中甚至记载“上东门院女房,歌人,紫式部是也……御堂关白道长妾”,意味著藤原道长可能将紫式部纳为妾,但史学界并没有定论。笔者希望历史上二人的真实关系停留于诗交与暗慕,否则在现代人看来太狗血,整个文雅的氛围都被打破了。

两人的诗交还是蛮有趣的。比如,据《紫式部日记》记载,藤原道长有次在女儿住处读过紫式部的佳作后钦佩不已,因当时恰巧在梅树下,于是写了首诗给紫式部:“枝上青梅酸,诱人折枝繁。才女若青梅,酸色有人攀。”

紫式部阅罢立即回诗:“青梅无人折,怎知味若何。未见来攀者,谁人誉酸色。”以幽默口吻自嘲孤芳无人赏,换成白话说,就是“夸我有才,招人喜欢,但事实上谁爱我呢?”。

另有一段可爱的经历:紫式部晚上睡觉时听到敲门声,心中惧怕,不敢开门,直到天亮都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翌日早晨有人送来一首诗,应该是藤原道长写的:“昨夜秧鸡啼,暗中声声急。泪敲真木门,心焦胜秧鸡。” 

紫式部回曰:“昨夜秧鸡啼,敲门非秧鸡。若迎门外客,后悔来不及。”可爱的是,紫式部完全不因道长是上级就奉承,还大胆拿上级开玩笑。对道长而言,颇有告白被婉拒的滋味。

二人之间大概率曾渐生情愫,但紫式部或许心中明白这是一段无果的爱情,这种感受在《源氏物语》中多有体现。

 

《源氏物语》:浮生若梦 痴情化幻

《源氏物语》以日本平安时代全盛时期为背景,描写主人公光源氏的生活与爱情。全书共五十四帖,约八十馀万字,堪称日本古典文学的巅峰之作,也是日本“物哀”文化的典范。

大家可能听说过,《源氏物语》有日版《红楼梦》之称,二者极其相似,最终结局也都落得“幻灭”。

源氏物语 日本
12世纪初的《源氏物语绘卷》中一对爱人与宫廷女房被几帐和屏风相分隔的场景(图源:维基百科)

光源氏是几乎所有女性心目中的理想男人,英俊倜傥,位高权重,善待女性,可以说这个人物完全是以藤原道长为原型的。然而,他又是个花心的无赖,喜欢过的女子不胜枚举,直至最爱的紫上逝去,方如大梦初醒,开始厌倦人世。而紫上既是最得宠幸,也是最为不幸,因为她深爱的光源氏常寻花问柳,她只能在不安中承受著爱与被爱。

桐壶天皇宠爱更衣,结果更衣遭到其馀后妃妒忌,因而心情郁闷,疾病缠身,此后桐壶天皇更加宠爱她。消息传至众臣耳中,纷纷惊道“唐朝就因此等事,闹得天下大乱。”暗指中国唐玄宗因杨贵妃误国,招致安史之乱。

多情至极,便是无情;深情至极,便是伤害;宠幸至极,便是灾祸。紫式部刻划出四百多位人物的复杂故事,非是要让读者陷入其中,而是向当世乃至后世传递警世之言。

书中有诗云:“相逢江海上,难辨旧君容。夜半云中月,匆匆无影踪。” 一千年后的今天,你我也在无数次萍水相逢中感受著爱恨悲欢,转瞬即逝,轮回往复。聚散离合本就如密云遮月,但我们能看淡密云遮月,却看不淡聚散离合。

也许,看淡之际,便是梦醒之时。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0 评论
  1. Inbzxg User Says

    fildena pills robaxin 500mg cost purchase methocarbamol without prescription

  2. Onqcxm User Says

    buy fildena pill bimatoprost us order methocarbamol 500mg generic

  3. Amhdcc User Says

    acillin sale cephalexin 500mg canada buy erythromycin generic

  4. Rtumop User Says

    order ampicillin 250mg generic buy erythromycin online cheap purchase erythromycin pills

  5. Osvjyw User Says

    order spironolactone 100mg generic order generic spironolactone 100mg fluconazole over the counter

  6. Yscmdi User Says

    aldactone 25mg canada buy valacyclovir generic fluconazole price

  7. Ligfth User Says

    order avodart 0.5mg online cheap brand celebrex ondansetron 4mg ca

  8. Yoydpk User Says

    dutasteride pills dutasteride tablet buy zofran pill

  9. Mzjbke User Says

    generic levofloxacin order levaquin 250mg

  10. Aikeki User Say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