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这一疏漏 维州妈妈用光托儿补贴 只得自己带娃

维州父母因去年封锁期间用光托儿补贴,又负担不起全额托儿费,不得不将孩子从幼儿园接回家自己带。

据太阳先驱报报导,家长和反对党要求采取紧急行动,联邦政府目前正在调查这项失误。

去年,当COVID-19疫情封锁限制迫使托儿所关闭,政府实行免费托儿计划,并增加给家庭的缺勤天数,这样家长就可以在家里照顾孩子的同时维持孩子在托儿所的入托资格。

然后,政府继续向幼儿园支付补贴,以确保他们维持生计。

但《先驱太阳报》透露,这些补贴对收入在189,390澳元至353,680澳元之间的家庭来说,每年上限为$10,560澳元。

该上限涵盖了整个财政年度,因此包括Dingley的Radmila Kalimnakis在内的家长在最近几周已经没有补贴可用,他们的补贴在孩子在家时就已经用完了额度。

Kalimnakis女士不得不将她两岁的女儿Lola从托儿所接回来,因为她负担不起全部入托费用,她4岁的Luca也在上托儿所。

她说:“如果我知道是这种情况,我就会计划一下。”

“我们现在百分之百地恢复了工作,我们不在家工作。但我们在封锁中没有选择……我的补贴不应该这么用。”

“如果政府想支持这个行业,为什么不直接付给他们钱,而要亏待我们?”

教育部长Alan Tudge说,政府为保持幼儿园的生存而制定的计划中出现“技术疏漏”,估计会影响到大约1500个家庭。

他说:“我正在进行调查,并寻求建议,但我担心由于立法限制,这不是简单的事情。”

维州工党议员Julian Hill指责联邦政府 “欺骗了成千上万的维州家庭,在维州封锁期间窃取他们的托儿补贴以支持幼儿园的经营”。

在上周的联邦预算中,政府说它将完全取消补贴上限,但这一变化要到明年年中才开始生效。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