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政变下的缅甸 中国将坐收渔利?

2月1日,缅甸军方突然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自2011年开始的民选政府,逮捕了缅甸的实质领袖昂山素姬和总统温敏在内等政治领袖,并控制了主要的新闻广播机构,切断了互联网和航班等,缅甸全面恢复了军事统治。政变惊动世界,引发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政府皆表达强烈谴责,要求缅甸应该恢复民主。舆论再次聚焦曾经的“人权斗士”,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姬。

缅甸军事政变

2020年11月8日,缅甸举行全国大选,结果昂山素姬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NLD)赢得了83%的议会席位,被视为亲军方的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在476席中只取得33席。这是自2015年之后,“全国民主联盟”再一次得到压倒性胜利,再度将与统治缅甸有近50年的军队来分享权力,现年75岁的昂山素姬有望继续留任国务资政。

根据2008年由军政府颁布的缅甸宪法规定,缅甸军方人员可以自动取得议会25%的议会席位,军方可以控制政府的三个重要部委。

但反对派联邦巩固与发展党拒绝接受投票结果,随即指控选举有舞弊,并要求选举委员会进行调查。该舞弊指控获得缅甸军方的支持,据中央社报导,缅甸军方曾数度要求选举委员会公布大选最终选举人名册,但一直未能如愿。军方表示,要拿到选举人名册才能交叉比对是否有作票。军方声称,全缅甸共有860万起选举舞弊。

针对军方指控大选存在大规模舞弊,缅甸选举委员会驳斥相关指控,并称无任何谬误大到足以影响选举可靠性。

2021年1月26日,缅甸军方警告说,如果其所指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将“采取行动”。

2月1日,议会将开会认可选举结果,并批准下一届政府,获胜的全国民主联盟将进入第二个任期。结果缅甸军方发动政变,军人包围了议会,并拘留了昂山素姬和总统温敏,以及内阁部长、多个地区的首席部长、反对派政治人物、作家和活动人士。

缅甸进入紧急状态
2月1日,昂山素季、总统温敏及一些民盟高级官员突然被军方扣押,缅甸目前进入紧急状态。(图: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新委任的代总统,前军方副总司令敏瑞(Myint Swe)夺权后,随即发表声明重申军方的指控:“在2020年11月8日举行的多党派选举中,选举委员会无法解决选民清单中的严重问题。”

军方拥有的渺瓦底电视台也发布消息称,军方行动是依照 2008年宪法,该宪法允许军方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消息称紧急状态将持续一年。

据纽约时报报导,缅甸军方发动政变后,迅速控制了缅甸的基础设施,暂停了大部份电视广播并取消了所有国内和国际航班。

在主要城市,电话和互联网暂停。股市和商业银行已经关闭,在有些地方,人们在自动取款机前排起了长队。在该国最大的城市和前首都仰光,民众冲向市场囤积食品和其他补给。

2月2日,军方宣布释放所有被拘押的人员,但要求他们必须留于家中,形同软禁。全民盟官员齐托(Kyi Toe)于脸书上透露称,目前昂山素姬被软禁于奈比多家中,她的活动范围只限住家和院子,不得对外联系。

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

昂山素姬是缅甸一名将军的女儿,1945年她在仰光出生,2岁时,她的父亲翁山将军为了缅甸的独立议题而与英国进行谈判,却于同年遭到政敌暗杀。15岁时,昂山素姬随母亲出任印度大使而离开缅甸,一直至1988年才返回到缅甸。

昂山素姬
2019年12月11日,昂山素姬站在联合国国际法院。(图:KOEN VAN WEEL/ANP/AFP via Getty Images)

返国的昂山素姬于同年就遇上了缅甸“8888民主运动”,缅甸人民群起反抗军政权,但却遭到残酷的镇压,当时的她挺身而出,踏出从政的第一步。1988年8月26日的首次对群众演说,她讲了“我不能对祖国所发生的一切视若无睹”,因而感动无数的缅甸人。

在同年9月,昂山素姬组建了“全国民主联盟”,于隔年迅速成为全缅最大的反对党,但被军政府扣上煽动骚乱罪名,而将她软禁起来,这一禁就是14年,甚至连丈夫最后一面都未能见到。

1990年,缅甸军政府迫于国际压力举行大选,可是军方却拒绝交出政权。

1991年,昂山素姬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却无法出席领奖典礼。她一直到了2010年11月13日傍晚,才重获自由,随即开始率领全国民主联盟投入国会补选。2012年4月,缅甸举行了国会补选,昂山素姬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获得了压倒性胜利。

2012年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连任后首次抵达缅甸访问,在记者会上亲切拥抱亲吻昂山素姬,表达了对昂山素姬的大力支持。

2015年正式大选中,全国民主联盟再次获得了绝对的胜利,但由于昂山素姬的亡夫是英国人,两个儿子均持有英国国籍,缅甸军方阻挠她角逐总统。最终,昂山素姬进入政府内阁担任缅甸外交部部长和总统府事务部长,并被任命为一个新的职位—国务资政,昂山素姬的声势攀上最高峰。

自2016年开始,由于缅甸军队的镇压与暴力屠杀,造成逾73万名境内的穆斯林少数族裔的罗兴亚人逃至邻国孟加拉避难,演变成人道危机,联合国和美国都指控缅甸犯下“种族清洗”罪行。国际舆论指昂山素姬拒绝谴责缅甸军队,拒绝采取任何措施制止强奸、谋杀甚至种族清洗的暴行,及拒绝承认有关暴行。

之前力挺昂山素姬的国际人士们,纷纷指控她不愿谴责仍还大权在握的军方或承认国内暴行,对于强暴、谋杀,以及可能的种族灭绝,视若无睹且不加阻止;她同时还遭到11名和平奖得主同发声明对她提出的谴责。

先前她连续在包括英国、意大利、加拿大、澳洲等国家,获得了各式和平与人权的奖项,后来已陆续遭到撤除或褫夺。

此外,昂山素姬还在2019年底前往海牙国际法院,替缅甸军方进行辩护,且毫不犹豫地在法院声称,虽然无法排除对罗兴亚人使用不相称的武力,不过推断有种族灭绝的意图,是不完整及误导的事实。

BBC因此发表文章称,昂山素姬已经失去了道德地位,失去了不顾个人得失、愿意为人权挺身而出者的崇高声誉,她从“人权斗士”演变到“种族屠杀”的辩护者。

纽约时报表示,许多人认为,昂山素姬与军方的合作是务实之举,将加速该国的全面民主化进程,但她在军方政变中被拘捕似乎证明了军方对民主的承诺是谎言。

拜登面临第一场外交挑战

缅甸的军事政变,拘禁曾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缅甸实质领导人昂山素姬以及多位执政党高层官员,让上任不到一个月的美国总统拜登面临其外交政策的第一场重大挑战。

据美国网络新闻网站《政治》(POLITICO)报导指出:拜登政府是否对缅甸迅速采取行动,还是与盟邦联手,或只是展现美国的实力,都将牵动未来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分量。从另一方面来看,还涉及美国能否经得起在世界各国逐渐兴起的独裁主义挑战。

拜登
美国总统拜登。(图片来源 : Leigh Vogel/Getty Images)

据美国之音报导,白宫在2月1日发表声明,指出美国在缅甸开始民主进程后取消了对该国的制裁。“缅甸民主进程倒退,美国必须立即重新审视制裁法律,并采取恰当措施”,声明说。

与此同时,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民主党领袖梅嫩德斯(Bob Menendez)呼吁美国和其他国家对缅甸军方领导人采取“严格的经济制裁”。

据法广报导称,熟悉拜登政府内部讨论的消息人士表示,美国官员对于缅甸的状况感到沮丧,其中因素包括事件发生的时间点,拜登团队颇为手忙脚乱,设法协调各部会商讨如何因应,包括在国内以及国际的因应策略。幕僚们也讨论著是否要以“政变”描述这次事件。知情人士形容,状况简直“一团乱”。

过去几年来,昂山素姬名誉严重受损,因为她的政府放任军方对罗兴雅穆斯林的种族屠杀。不过,昂山素姬仍被视为维持缅甸民主发展的重要人物。

《美国之音》引述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研究员马斯顿(Hunter Marston)说,由国务卿布林肯领导的一批人将人权和民主放在了拜登外交政策的核心,缅甸将成为一个真正的测试,看看他们是要维护民主和人权的价值,还是将重心放在地缘政治上来与对手中国竞争。

世界各方反应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将缅甸军方的举动称为“对民主改革的沉重打击”。联合国安理会准备召开紧急会议, 并要求释放据称至少45名被拘押者。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谴责政变和对昂山素姬的“非法监禁”。欧盟领导人也发出了类似谴责。

但中国并没有对缅甸军方提出批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国“注意到”缅甸的情况,“正在进一步了解情况”。

泰国、柬埔寨和菲律宾政府都效仿中国的回应,表示缅甸目前的态势属于该国内政。东南亚地区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尼西亚也发表声明,呼吁缅甸各方“保持克制”。“我们强调,选举各方应当在现有法律机制下解决分歧。”其外交部说。

曾在中国和越南执教数年的美国经济学者克里斯‧鲍尔丁(Chris Balding)对美国之音说,亚太地区的国家为了应对北京在该地区咄咄逼人的外交态势,正日益向中国靠拢。

“如果你看看泰国、柬埔寨等国的声明,他们的措辞与中国外交部的用词如出一辙,特别是谈到‘不干涉他国内政’这样的字眼,” 鲍尔丁说,“我认为这些措辞不是偶然,这显示了这些国家在外交领域正在向中方靠拢。”

若国际制裁 中国将坐收渔利

中缅之间有1,300英里的边境线,中国是缅甸第二大投资者,仅次于新加坡。基于糟糕的人权纪录,缅甸同西方的关系渐行渐远,而与此同时,缅甸同中国的关系却越来越密切,中国政府与昂山素姬以及关押她的军方领导层都建立了友好关系。

就在缅甸军方夺权的三周前,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缅甸首都内比都会见了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王毅在会见时表示,中国赞赏缅甸军方以“民族振兴为己任,从长远角度思考国家未来发展,坚持中缅传统友好,促进两国‘胞波’情谊”。王毅还表示,中国支持缅甸军方在国家转型发展进程中发挥应有作用,作出积极贡献。

王毅与敏昂莱
今年1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左)在奈比多会见了缅甸武装部队军方总司令敏昂莱。(图:中国外交部官网)

有报导说,敏昂莱在与王毅会面期间曾提出11月选举存在舞弊的说法。缅甸军方称此次采取行动是对选举舞弊做出的反应。

德国基民盟与基社盟两党在联邦议院的外交政策发言人哈特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说:“缅甸的政变让人产生很多疑问。我不知道政变背后是否有大国在操弄。今年1月,中国外长出访缅甸,并会见了缅甸军方代表。或许中国政府当时鼓励了缅甸军方接管该国势力。我要求欧盟针对整个政变背后的情况,展开详细调查。”

据BBC报导,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所学者麦卡锡指出, “缅甸军方夺权后,掌权一年,实际上将孤立除中国之外的所有国际伙伴。”

有评论指出,国际社会对缅甸采取行动可能会使其远离民主国家,投入中国怀抱。《华尔街日报》报导说,这产生了一种可能性,即美国的任何行动都可能进一步推动缅甸向中国靠拢。

日本防卫副大臣中山泰秀则在接受路透采访时表示:“如果我们处理不当,缅甸可能会进一步远离政治自由的民主国家,加入中国联盟。”

他还对路透社表示,任何暂停日本与缅甸军方合作计划的举动都可能导致中国赢得更大的影响力,可能破坏地区安全。

“一带一路”走廊从缅甸通往印度洋

2020年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缅甸。法新社说,北京向缅甸提出建议,兴建一条中缅经济走廊,如此北京可将影响力扩展到印度洋。缅甸因此对一带一路战略至关重要。

法广称,在缅政府被指控对罗兴亚穆斯林实施“种族灭绝”受国际孤立之际,北京的支持对缅甸政府非常珍贵,北京承诺向缅甸投资数百亿美元。

中缅的经济合作一直被双方看重,但也摩擦不断,比如中国在缅甸修水库和输油管线对环境的冲击导致缅甸民众掀起反中国情绪,再加担心负债太高,几个庞大项目都处于搁置状态。

北京在缅甸的旗舰项目包括一个庞大的工业区和耗资13亿美元在西部若开邦Kyaukphyu兴建的深水港。若开邦是罗兴亚人悲剧的中心,它是缅军屠杀罗兴亚人的地方,尽管若开邦暴力冲突不断,但缅甸当局仍将这里设为经济开放区。西方投资者拒绝前来,中国却非常欢迎这个政策。

依照在2014年搁浅的中缅铁路计划,北京希望在若开邦深水港和昆明之间建一条近2,000公里的铁路,与中缅油气管线基本平行。这条铁路线如果建成,将催生北京一带一路通向印度洋的经济走廊。

另一个北京的大项目是2009年签署的,耗资36亿美元的克钦邦密松(Myitsone)水坝项目。该项目两年后被当地居民中断。反对者指控该项目将导致相当新加坡的面积被水淹没,并对伊洛瓦底江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昂山素姬曾率先反对这个大坝项目。

据报导分析,中国之所以在缅甸下足功夫,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在东南亚国家中,人口才5千多万的缅甸,自然资源丰富,土地面积是台湾20倍大,矿产、水资源、农业资源十分充沛,所以成为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的主要参与国之一;第二个原因是近年缅甸的“种族灭绝”行为导致欧美社会减少对缅甸政府的支持。

习近平的访问没有签署任何重要的新协议,正在恢复处理的那些计划也进度缓慢。

据分析称,中方应该乐见缅甸政变,因为无论军方还是昂山素姬政府,都将期待获得中共政府的支持,北京在缅甸的国际事务中将有更大的发言权,在中缅的工程合作上,缅甸也会考虑向中共妥协。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