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拉图斯山巅风光

将要离开瑞士的前一天,二侄明顺说要带我们上山?到瑞士后早已被群峰重重包围,侄儿住家前后就是葱绿的山峦。每日沿小路骑脚踏车运动,让山风拂面、聆鸟语啁啾,田梗麦穗摇晃、叆叆白云迎眼,人与寂寥天地融会,真如隐士般过著优悠的生活。山居岁月,早已和青山与云朵相伴,那还要上什么山呢?

特别为迎接伯父母而休假两周的明顺,已陪我们在瑞士与德国奔驰了数千公里,那番盛情亲情实在令我感动。他这位导游不但驾驶技术高明,且经常停车让过路人优先,也在路口礼让其它车辆,举止文明而耐性极好,实在让我刮目相看。他尽心安排,代其父母尽地主之谊。不辞辛劳,整日开车接送导游,汽油、门券、餐饮开支繁多,大破悭囊在所不惜。

那年、六月十三日中午等侄孙们从苏黎世周末中文学校回家,全车老幼八人即出发前往百馀里外瑞士中部名城卢塞恩(Lucerne)、中文也译作“流森”。初莅瑞士时,侄女经已专程导游这名胜区,早被那儿的如画美景陶醉,想著再去一次也无妨。那知到达时始知是卢塞恩郊区阿尔卑纳赫施塔德(Alpnachstad)火车站。是乘搭世界上最陡峭的齿轮火车通往皮拉图斯山巅的始点。

阿尔卑纳赫施塔德(Alpnachstad)火车站
阿尔卑纳赫施塔德(Alpnachstad)火车站(摄影:心水)

侄儿购车票、彩色印刷精美如名片尺寸的火车票往返价格,成人竟然高达64瑞士法郎(相当75澳元),五岁以上儿童半价,没有老人优惠,实在贵得很呢。

十九世纪、工程师埃德华、罗赫尔(Eduard Locher)萌生修筑铁路直通皮拉图斯山顶,多数人都将他看成疯子。但在1889年、长4,618公尺的山路开通了,直到1937年都用蒸气动力将火车拉上去,倾斜48坡度而闻名于世。1937 年后改用电动至今,这段四十分钟行程的车轨,仍然是世界上最陡峭的齿轮铁路。

若不乘齿轮火车,改以缆车往返,花费相等。侄儿相信我们早已乘过缆车,特要让我们试试澳洲没有的齿轮火车。排队等上车,一轮车有五个厢房,每房两排设八座位;可惜我们无法独占,唯有分开前后车厢。四十乘客顿时满座,前后四轮火车,每车分隔四、五公尺,准时齐齐开动。

火车动身,以四十馀度倾斜缓慢爬上去,全靠铁轨两旁齿轮转动滚著拖行,人与心皆被掬空般有点怕,此时惊恐经已太迟,所谓身不由己是最好写照。唯有放开心怀,将视线投向窗外,左右山崖都是青绿或深绿的野生松树,山脊亦是满眼翠丽,遥目山岚处处,偶而一片全黑,车已穿洞而上。

上去皮拉图斯山顶的铁轨车站
上去皮拉图斯山顶的铁轨车站(图片来源:供图)

走完隧道,光明普照,连绵雪山遥望可及,大家莫不举起相机摄下白雪盖顶的阿尔卑斯山山峰;山坳处偶见羊只啃草,该是野生山羊悠然享受,也见平房,应是铁轨维修工人落脚处。

随著车不断往上攀爬,七上八落的心忐忑悬著,四十分钟后到站,月台也倾斜著由梯级建成,设计独特。离车沿梯上,映眼是一家纪念品专卖店、小食部与公厕亦在其内。右侧是出售火车票或缆车票及询问处,窗台上挂著回程班车时间,最后下山列车是七时,万一错过就得留宿山顶旅馆了。

冷风微拂,大家赶快穿上外套,我们已到了海拔2,100公尺的皮拉图斯山巅(Pilatus Kulm),温差竟比平地底十馀度。难怪过去几周我从瑞士、奥地利及德国所见到阿尔卑斯山脉,峰巅仍是皓皓白雪覆盖,高山之会终年积雪,如今才明暸原因了。

行出专卖店门外就是广场、设有几十张帆布床供游人半躺著享受日光浴。相对著是七、八张方桌及围绕的椅子,让观光客小休或饮食,围栏架起几座投币望远镜。到处游人如鲫、莫不争相拍照,人声笑声和各种难明言语混和著风声,彷若交响曲,飘浮入高山与云霭融而为一。

由二弟陪我夫妇从旅馆旁拾级上更高处,“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已入宝山岂可空手回?回旋曲折的石级是依山势而建,行至中途又一分为二,右面顶端已目所能及,就决定转右继续行程。沿途眼廉美景处处,尤其是遥望脚下,四周全是连绵山峦、翠绿青葱;远眺就是如蛇般蜿蜒无尽的阿尔卑斯山脉,山岭白雪铺陈,反映艳阳亮光,更形娇媚。内子婉冰气喘停步,我则随手捕猎镜头,摄下“资深美人”俏影与天地美景留存。

心水与二弟玉湖在皮拉图斯山顶上留影 2016年5月于瑞士。
心水与二弟玉湖在皮拉图斯山顶上留影 2016年5月于瑞士。

拾级到尽处是Esel峰顶、极目四方,真个心旷神怡,难免兹生“念天地之悠悠”感慨。所立山巅是海拔2,118公尺,是我生平站在最高处仰望天空和俯瞰山峦大地;心中感激侄儿外,也深庆不虚此行呢。到瑞士观光,若不上皮拉图斯山顶,那真是莫大遗憾哟!

折回时行到分岐处,再转左、行行重行行,前面竟无通路?见一小洞建有石级,陡峭几近垂直,小心下去,昏暗中忽然亮光入眼、真有“柳暗花明”之喜。人已在山旁土路,下方是峭壁千仞,有惧高症者千万勿往下瞧啊。我平素胆大,也难免心中忐忑。疑无路处,左转右弯,过山洞时,壁上挂著说明,指点如画江山。行到尽处竟然就是广场附近的圆顶Bellvue旅馆,这座高山旅馆有二十八间双人房,建于1960年,也已有近半世纪了。遥对著的Pilatus旅馆是建于1890年,也有23间双人房,实难想像120年前的瑞士人如何到达这巅峰建造旅馆?

由于怕赶不上最后班车,我们放弃了从Pilatus旅馆边石级爬上2,106公尺的Oberhaupt山巅,这个山巅正好是和Esel峰遥遥相对。

回到广场合照后就入月台,乘齿轮火车下山,这次有备,由我先行到第二节车厢,守著车门;终于大小八人刚好坐满,四十分钟车程,有说有笑的回到终站。侄儿带我们到名闻遐迩的卢塞恩烤鸡大餐厅,享受用手撕食的烤鸡晚餐,美酒佳肴、真是别开生面又令人难忘的饯别宴啊!

归途车行未久,三个侄孙已酣睡了,返抵家门经已深夜十时许。难怪小朋友难抗睡虫诱惑,车中才如此安静呢。离欧前夕、免不了有依依难舍之情,侄儿安排的“压轴好戏”,导游皮拉图斯山顶,是到瑞士深亲最好的回忆,也是他送给伯父母一份最佳礼物啊。

于墨尔本无相斋。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