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9年级学生NAPLAN阅读成绩掉到史上最差

新州的九年级学生在NAPLAN考试中取得了有史以来最差的阅读成绩,每10名学生中便有一名低于国家的最低标准。教育专家表示,学校应同时关注所有的年级,不应顾此失彼。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这项调查结果显示,虽然政府的教育支出增加了超过一倍,但达到国家最低阅读标准的学生却下降了4.7个百分点,从2008年的94.4%下降到今年的89.7%。

但是,周三公布的NAPLAN初步数据却显示,三年级、五年级和七年级的成绩与2019年的成绩未有显著差别,当时学校的教育还未因为COVID-19而受到影响。

教育作家Kevin Don¬nelly博士表示,国家最低标准是一个低标准,他相信有更多学生在基础阅读方面遇到困难,比想象中的多。Don¬nelly说:“他们已经把标准定得很低了,这样更多的孩子可以达到最低标准。但有更高比例的孩子在其它国际测试中处于劣势之中。”

“(花在电脑上的)时间越多,意味着用于学习基本知识和技能的时间越少。”Don¬nelly说。

Donnelly还表示,学生的阅读技巧可以在实体纸上得到改善,比屏幕阅读的效果好。他说:“澳洲非常依赖于笔记本电脑、计算机和台式机等数字技术,远离印刷品没有很大的帮助,因为学生必须阅读印刷品才能有更好的机会理解它。” 

不过,澳洲课程、评估和报告局(ACARA)的一位女发言人表示,调查结果证明,因为疫情而关闭的学校并没有因此而牺牲了学术。

教育厅长Sarah Mitchell也表示,正如她之前宣布的那样,学校可以继续使用辅导员来帮助学生赶上进度。Mitchell说:“从整体上看,学生的表现与往年相似或达到了更好的水平,考虑到大流行病的情况,这是个伟大的结果。”

Mitchell说:“9年级的学生在阅读方面有轻微的下降。学校一直在使用能帮助学生赶上进度的工具,包括补习计划和在线报到评估。”

独立研究中心的教育专家Glenn Fahey表示,该数据显示,当学校因为疫情而关闭时,学校应把注意力放到所有年级的学生上。Fahey说:“很多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两端,一端是年幼的孩子需要更多的教导,另一端则是HSC。这导致中间的学生被遗漏了,这是一个警钟。”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