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被厦门感动了

这两年,让人感动的事儿真不多,让人感慨的事却层出不穷。多愁善感的人像青春期里盼爱情一样渴望被感动,等来的却是触动、震动、撼动,唯独没有感动。

“感动”需求旺盛,有人发现了商机,炮制了“二舅”故事,把一群久旱盼云霓的心田浇得水汪汪的。但故事编急了,保温材料破绽太多,包装不住这个故事的温情,“二舅”的热乎气骤然降温了。这让人很沮丧:想感动一下咋也这么难呢!

今天,终于看到了一则感动人的消息了:厦门发现3例社会面病例,文旅局处长郭道圣提前四小时在工作群里发消息,“请告知在行程中游客,需要提前离开厦门的抓紧上午离开!( 能会出现海南滞留现象)”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现在正是厦门旅游旺季,至少得有数万游客,郭处长提前四小时传递出来的消息,让成千上万的游客免于封闭隔离,价值难以估算。在惊险谍战片里,总有一个英雄冒险传递出重要消息,比较极端的如《风声》里周迅把信息绣在衣服上,找茬被打死后用自己的尸体传递信息。郭处长提前透露消息,也许没有太大的风险,但却让数万游客受益匪浅。与三亚滞留的八万游客比,厦门的游客享受了微缩版“敦刻尔克大撤退”的胜利。

也许,郭处长有正常的善意,只是做了份内的事,这就被感动,是不是有点矫情呀?郭德纲说过一句谦虚的话:自己的出色主要是被同行衬托出来的。郭处长让人感动,更得益于同行的衬托。人们见惯了防疫中的层层加码,看够了如临大敌的诚恐诚惶以及为保乌纱帽的声嘶力竭,郭处长的一言“放生”足够让人感动了。俩姓郭的运气都好,干哪行都有同行来衬托。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厦门文旅局的善举,上海的媒体“澎湃”也是受益方。如果厦门游客滞留,上海澎湃社肯定会报道,一报道就难免有“阴暗面”,仿照三亚的惯例,澎湃社也会被厦门的正能量问候:“请问,你们与厦门究竟有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这么无视疫情防控大局,这么竭力地带负面节奏?”最后,还在GDP增速上把上海嘲弄一番。厦门无游客滞留,澎湃社免于三亚式质问,上海与厦门双赢了。

但澎湃社应该反思:上海咋没有让人感动的郭处长?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一丘千万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