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观蚁

我不懂昆虫学,也不想在这未曾入门的学科上瞎费功夫,只是看到蚂蚁生命的一些现象,顿生感慨,粗笔以记之。

一对带翅膀的雌雄蚂蚁在空中自由恋爱举行婚礼后,母蚁即脱掉翅膀安然进入蚁穴开始繁殖后代,地位也即荣升为母后,成为家庭的主妇,统领全局,深受众生敬重。而交配后的雄蚁可怜地跌落下来,气息奄奄的煽动翅膀在地上艰难地挣扎,两只小蚂蚁过来,一只在前,一直在后,连拉带推,它们是想把这位为延续家族命脉而舍身的“父亲”的尸体移运到另一地方举行葬礼呢,还是别有打算,我没有跟踪全过程,不得而知,单凭两只小蚂蚁的拼命精神和对逝者的虔敬情感已让我无限感慨,生物的本能和悲悯之情胜于人类。

再看看小小的蚁穴旁边,穴口堆满细腻的橙黄色圆球土粒粒,这是蚂蚁建造屋舍时开挖的土方量吧,颗粒如此之均匀,堆放如此之有序,相对蚂蚁渺小的身躯,土方量之大,岂是我们人类能比拟的!

蚂蚁有了自己的屋舍,蚁后与世隔绝,安稳地在家中繁殖培育后代,领导各部门的工作,忙而不乱,为生活平添无限的乐趣。蚁穴口密密麻麻的小蚂蚁排成两队,一队轻装上阵由穴口向外走去工作,一队衔着食物向穴内走输送给养,各行其道,秩序井然,俨然是经过训练有素的蚂蚁队伍。

查知,在室外劳动的是工蚁,它们的职责是建造巢穴,采集食物,饲喂幼虫和母后。倾情仔细观看,工蚁们个个脚步匆匆,不怕山高,不怕路远,上树的上树,围猎的围猎,忙忙碌碌,齐心协力,不停地采集食物,保证家族的饮食供应,延续家族的繁荣昌盛。蚂蚁有灵敏的触角,记得小时候用樟脑球在地上画个圈,蚂蚁就跟碰到墙壁一样翻来覆去跑不出界限,也许是凭着这种灵敏,蚂蚁保证有能力寻找食物并准确地找到回家的路线。

有时,看着蚂蚁拉着比自己身体大数倍的食物,吃力地运回蚁穴,内心深受感动:小小蚂蚁,你们历经风雨而不屈,逢遇豺狼虎豹而不惧,以微弱之躯敢于对抗各种凶恶的庞然大物,以微量食物使生命充满生机,这种不怕牺牲,前赴后继,公而忘私,孜孜不倦,保证家族有序繁衍,大地之上,还有哪种物种比蚂蚁的家族大?还有哪种物种比蚂蚁家族寿命长?

严酷的冬天,万物冻得瑟瑟发抖,蚂蚁不吃不喝,安全地住在温暖的蚁穴中冬眠,像骆驼一样慢慢消耗着体内储存的营养,养精蓄锐,等到来春,再为世界添彩。

看到蚂蚁的品格后,我这个俗老夫子,怜恤之情油然而生,走路时,有意无意地低下了头,避免踩着蚂蚁。

2021.7.17

本文作者:拜怀德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