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黄旗大妈,黄了

几天前,北京一位“正黄旗大妈”把自己整上了热搜。

在网友上传的现场视频中,这位自称肢体残疾的大妈,在大声指责别人没有第一时间让座,并且使用了地域歧视,称“臭外地的,上北京要饭来了。” 

 如果只是到这个程度,可能还不至于火遍全网,大妈把歧视艺术上到了新高度,自称是“正黄旗”的,有“通天纹”。

现在,大妈为她神奇的脑回路付出了代价,据警方最新消息,63岁的闻某珍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按说变着花样歧视的大妈被拘,是大快人心的事情。可是看看相关新闻后的跟帖,不得不让人感慨,不少网友的素质还是挺让人感慨的。 

微博截图
微博截图

不少人觉得,大妈的行为虽然道德有亏,可行拘是不是有些夸张?所以好奇到底是按照哪条法律行拘的。

因为之前有媒体采访公交集团,相关工作人员的回应就是,“目前从法律规范上来说她可能没有明确的违法行为。”现在既然行拘,还是应该把具体法律依据公布,这样也能使处罚超越于个案,形成普遍的示范效应,让更多人明确法律的边界。

其实就个案来说,大妈的辱骂听着虽然可气,可气中又夹杂着可笑。想想看,一个自视甚高的“正黄旗”人,要来争抢公交座位,然后通过口无遮拦寻找优越感。对别人的伤害性不强,对自己的侮辱意味极大。

对这样的“前朝遗老”,批评下,其实多数人也就解气了。正黄旗大妈家境到底如何,旁观者无从知晓,但很多人的一种推断是,越是家境惨淡失意的,越是容易仇视外地人。 

失落感之下,人总是要寻找一种“假想敌”来自我安慰。这其实不局限于北京,存在地域歧视的城市,普遍有这规律。

存在当然不等于合理,这种民间情绪需要疏导,但其危害性也有限。顶多不过就是一种情绪发泄罢了。

如果说行拘严惩,是出于对地域歧视的零容忍,那更希望这种从严,能延伸到更多的公共领域。

在人员流动性已成常态的社会,越来越多的城市,在极力吸纳“外地人”。可是需要看到的是,在这个潮流中,户籍思维依旧浓重。降低户籍门槛的同时,公共服务依然是和户籍绑定的。

如果不能取得一个城市的户籍,那所能享受到的公共服务,依然是和“本地人”人有别。外地人的孩子要上学,甚至买房买车这样的消费权利,都要低人一等,有“讨饭”的感觉。

这对“外地人”的伤害,要比一个正黄旗大妈的无理辱骂严重多了。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声道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