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前夕 重庆民众进京上访惊心动魄的一天

中国“两会”前夕,中国各地以各种方式极力阻止访民在敏感时期前往北京,对访民的截访有时在行进的列车上进行。

重庆维权人士赵亮、肖成林、陆远芳、胡贵琴等4人,5月15日上午从重庆火车站进站,登上重庆开往北京方向的T10次特快旅客列车。

访民胡贵琴星期日(17日)对美国之音说,列车还没有开出,就有访民被当局发现后带下车。同全国许多访民一样,这些重庆访民希望在两会期间继续向有关部门反映各自案情。胡贵琴则是应约前往北京,领取上次被打伤后的医学鉴定,同时起诉相关部门。由于疫情,她的北京行被推迟,疫情缓解后,才随即动身北上。

上午10:42分,列车离开重庆,4名访民顺利上路。如此顺利,是因为几位访民的火车票是上车前几十分钟才买的,当局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是打这个时间差。

赵亮是重庆市大渡口区村民,状告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血管外科“残忍杀害”他的父亲,院方则称是“医疗事故”。上访中赵亮曾被判入狱,受过毒打。不过,他仍坚持上访。

T10特快重庆发车后,访民们很快被当局发现,随即展开拦截。赵亮说,列车下午1点半抵达四川达州市时,3名自称警察的人突然出现。以查身份证为由,要把赵亮等人弄下车,赵亮等据理力争,坚决不从,加上停车时间短暂,警察没能得手。

列车于早上4点10分左右驶入河南省郑州,列车在这个大枢纽站停车20分钟。此时,早已等候在那里的重庆增援警察突然登车。他们为何如此之快,访民陆远芳对美国之音说:“他们是乘飞机去的,回来则是包车回来。”

赵亮表示,由于激烈抗争,警察在达州时没有下手,可能打电话叫人增援,到郑州时上来6个人,加上达州上来的那3个,一共9个人,强行把他弄下车,强行搜身。最后还将肖成林、陆远芳一起拉下车。

报导称,重庆警方租了专车,将他(她)们3人一路押回重庆,据说,当局租用商务车打道回府花了约6000块钱。

第4名访民胡贵琴此时还在这趟列车上,郑州停车期间当局没有找到她。接下来,当局为了找人,又进行了一次“全车查票”。

胡贵琴说:“第一次找我,没有找到。(当局)就先把(赵亮)他们三个人带走了。第二次又查身份证,查车票,查到我时,将我的信息输入到甄别系统里面……所有前往北京的乘客,他们的信息全部都要输入那个系统,都要核实身份,这种做法跟以前都不一样。”

胡贵琴还说,COVID-19疫情期间人人戴口罩,这样一来,无论肉眼识别,还是机器人脸识别都比较困难,无形给访民带来便利,同时增加了当局甄别难度。

早上08:25分左右,T10特快抵达石家庄,这是列车进京前的最后一站,停车时间只有6分钟,警方对胡贵琴的行动似乎是闪电式的。

胡贵琴说:“当时火车上周边群众说,‘太吓人啦,太吓人啦,简直不可以想象,提心吊胆’。警察直接上车就逮,拖出去,太快了,太快了,一分钟。”

至此,重庆警方T10特快上的这次截访行动似乎算是结束。

5月21日,中共建政后最短的两会将召开。会议举行地点北京实行严密的安保,不但将与会记者从3000多名缩至到几百名,北京所有小区也在会议期间实行封闭式管理。接待代表的饭店不接受预定,北京领空交给军方管制,禁止一切飞行器,加油站不得售卖散装油。

居住在北京的异议人士被警告和监视居住,独立记者高瑜在发推指,当局不准她在开会期间发推特。而各地公安部门则严控访民前往北京。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